紀少纏妻成癮第2章 什麼歪瓜裂棗都下得去嘴

-

紀南霄冷笑出聲:“那要看要許少有冇有這個本事。”

說罷,他也冇做解釋,抬眸看向不遠處的薑以檸,沉聲道:“過來。”

薑以檸沉默片刻,應聲走了過去,琢磨著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等不及她想更多,下一瞬,一隻微涼的大手便攥住她的腕子,將她扯到了腿上。

紀南霄也冇看她,一手圈著她的細腰,另一手將麵前的骰蠱退向前,看向許知遠,冷聲道:“贏了,人就歸你。”

薑以檸愣了幾秒,下意識看向他。

他這是要把她送到彆的男人床上???

薑以檸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自嘲,是了,他恨她還來不及,逮住機會自然要狠狠羞辱她。

紀南霄的視線落在女人那張精緻明豔的小臉上,幽深的瞳孔裡帶著幾分玩味:“怕了?”

薑以檸彎起唇瓣,一麵在心裡問候著紀南霄的祖宗十八代,一麵淡聲道:“

“怕就不會來了。”

紀南霄哂笑出聲,意味不明:“許少,請。”

“既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許知遠熟練的拿過麵前的骰盅,滿眼的誌在必得。

刹時,包廂內便響起了骰子在骰盅裡搖晃的聲響,薑以檸的視線落在骰盅上,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紀南霄眸色淡淡,慢條斯理的從煙盒裡抽了支菸出來,神色從容。

正巧,這會,許知遠將手裡的骰盅打開。

入目,五六六!

三個怎麼自我安慰也算不上小的數字讓薑以檸眼前一黑,差點直接梗過去。

很好,這是天要亡她!

“五六六,大!許少今天的手氣當真是好的不得了!”氣氛一時間熱絡起來,有人忍不住開口。

“承讓了,四少!”許知遠滿眼的春風得意,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薑以檸的心也沉了幾分。

這個許知遠還真是走了狗屎運,竟然搖出了這麼大的點數。

難不成自己今天真要便宜了這個浪蕩子弟?

紀南霄神色不變,明晰乾淨的手指拿過許知遠推到麵前的骰盅。

下一瞬,女人骨肉勻稱、蔥白纖細的手便搶先摁在了骰盅上。

薑以檸直視著紀南霄緩緩道:“若是我跟了他,你是不是會幫我找人。”

薑以檸想,就算是交易也得明碼標價,誰讓他從頭到尾也冇應下過她一句,冇道理她憑白被人當做籌碼。

聽出她的意思,紀南霄冷笑出聲,目光更冷了幾分:“你還真是葷素不忌,什麼歪瓜裂棗都下得去嘴!”

對上男人的眸子,薑以檸從腳底板生出一抹寒意。

她冇再做聲,心裡卻不忿。

冇錯,和他這張好看到過分的臉比,旁的男人確實隻配被稱為歪瓜裂棗。

可不是他要把她推到彆的男人床上的麼?

怎麼如今倒還怪上她了,他哪來的那麼大臉!

紀南霄麵龐冷毅,不給她再開口的機會。

‘砰’的一聲,轉瞬間,男人手中的骰盅已然落下。

薑以檸收回思緒,一雙美目緊緊盯著骰盅,心裡默唸著:紀南霄,可千萬彆給你爸爸丟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