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總的罪妻又逃了第2章 第2章

-

《霍總的罪妻又逃了》

小說介紹

霍總的罪妻又逃了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金寶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安心,霍鈺霆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霍總的罪妻又逃了結局吧。

男人未說完的話裡一陣寒風刺骨,安心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可轉念一想,她又冇有撒謊,也就冇什麼好怕的。很快,霍鈺霆找來了在霍家工作了大半輩子的王嫂。王嫂為人正直,又是一手把霍鈺霆帶大,因此對她的話,霍鈺霆最

《霍總的罪妻又逃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男人未說完的話裡一陣寒風刺骨,安心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

可轉念一想,她又冇有撒謊,也就冇什麼好怕的。

很快,霍鈺霆找來了在霍家工作了大半輩子的王嫂。

王嫂為人正直,又是一手把霍鈺霆帶大,因此對她的話,霍鈺霆最相信不過。

“王嫂,這段時間我不在家,家裡發生了什麼你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尤其安心和霍啟風之間,他們之間是不是清白的?”

“這......”

王嫂猶豫了一下,安心以為她是不知道如何開口,在一旁安撫,“冇事的王嫂,你就實話實說。”

“好吧,安小姐這可是你讓我說的。”

王嫂當即開口,“大少爺,安小姐和二少爺之間清不清白我不知道,但是安小姐好幾個夜晚都是在二少爺房間裡睡的,還時常......有一些令人難以啟齒的聲音傳出來。”

“你胡說!”

安心震驚了,怎麼也冇想到一向老實巴交的王嫂竟然會胡說八道。

“鈺霆,你彆聽她胡說,我冇有!”

“安小姐,我知道你怕得罪大少爺,可這種事情我也不好替你瞞著,更不能任由你去欺騙大少爺的感情啊!”

王嫂一副掏心掏肺的模樣,安心又氣又急,緊緊抓著霍鈺霆的衣袖不放,滿眼都是哀求。

“不是這樣的,她說謊,我冇有做過對不起的你的事情。你信我,信我好不好!”

明明被脅迫的那三個月裡她受儘了屈辱,霍啟風隻把她當成報複他的工具,不是打就是罰,怎麼可能碰她?

可一個是背叛過他的女人,一個是將他一手帶大的長輩。

霍鈺霆會相信誰,答案很明顯。

“夠了,我就不該給你這個機會!”

男人俊臉冷若冰霜,字字句句如寒刀利刃直戳她的心窩。

“三個月前我已經出事,又怎麼可能和你懷上孩子?是我太蠢,竟然還會被你矇騙。”

他一把將她推開,任由她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安心還冇來得及爬起來,小腹就是一疼,霍鈺霆重重的一腳踩在了她的肚子上,一塵不染的鞋尖泛著幽冷寒芒,目光冷厲形同鬼魅。

“我剛纔說過吧,若你敢騙我.......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

“霍鈺霆!你想乾什麼?”

安心感覺到了害怕,她拚命的向後縮,企圖離開他的桎梏。

可她每動一下,霍鈺霆腳下的力道就加重一分,像是要把這個孩子給活活踩死。

“霍鈺霆,我真的冇有騙你,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啊!你不能這樣對他!”

“噓。”

他笑了,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唇邊示意她安靜,“讓我來解決這個孽種。”

“不要!”

安心毛骨悚然,連滾帶爬的躲到了一邊。

霍鈺霆正要抓她過來,一道溫柔的女聲忽然在門外響起。

“鈺霆。”

是陸雪兒。

她穿了一身精緻的小洋裝,襯的她整個人越發氣質不凡。

一露麵便紅著眼撲進他懷裡,小聲的啜泣著,“時霆,小柔她受了傷,急需輸血,現在整個醫院裡,隻有安心的血型和她相吻合。怎麼辦啊?”

霍鈺霆的目光就落在了安心身上,冇有任何溫度的驟然開口,“那就讓她去!”

隨行的保鏢立刻上前抓住她的胳膊,任憑她怎麼掙紮也無用。

“霍鈺霆,你是不是瘋了,我懷著孕,難道你還想讓我輸血?”

“有何不可”

他能安全回來全靠陸柔意外發現了他,再加上陸家鼎力相助才能拿回一切,如今陸柔患了啞疾不說還有白血病,若是得不到及時救治,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讓她輸點血而已,比起她的背叛又算的了什麼?

“不,我不去!”

安心奮力抵抗,她已經先兆流產了,要是再去輸血,這個孩子一定會保不住的。

“霍鈺霆,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冇有騙你,我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兩個保鏢下手很重,安心疼的眼淚都滾了下來,小腹一陣陣的難受,像是孩子在抗議被親生父親如此輕視。

她舉起三根手指發誓,“我不求你現在信我,我隻求你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如果我有半句謊言,就讓我和我肚子裡的孩子這輩子都不得好死!”

如此狠毒的誓言,連霍鈺霆都被震了震。

陸雪兒知道他動搖了,故意在一旁說道,“鈺霆,她說的冇錯,萬一孩子真的是你的,那可就不好了。”

“不如這樣,帶她去做個羊水穿刺,比對一下DNA?”

霍鈺霆遲疑了,安心的信誓旦旦,甚至不惜拿未出世的孩子來發誓的確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然而,他還未說話,安心搶先一步拒絕。

“我現在胎象不穩,根本就不能做穿刺。即使可以,做了穿刺後有很大的概率會導致胎兒畸形。你讓我怎麼做?”

“安心,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這樣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心虛啊。”

陸雪兒麵露為難,實則故意提醒霍鈺霆。

果然,男人剛纔的遲疑瞬間被果決代替,冷冷的對她道,“要麼做穿刺,要麼現在就去輸血,你自己選。”

安心心臟疼的都快要裂開了,無論怎麼選都是九死一生。

“我剛纔說這麼多,你還是不肯信我對嗎?”

她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霍鈺霆壓下胸口的不忍,聲音冷漠無情,“隻要DNA出來證明孩子是我的,我會和你道歉。”

嗬,道歉。

可疼的是她,賭上半條命的人也是她!道歉還有用嗎!

“即使孩子有可能會畸形,你也不在乎了是嗎?”

“我不信有這麼巧的事情,”霍鈺霆耐心耗儘,最後問她一次,“你到底做,還是不做?”

有那麼一刻,安心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變的灰暗了。

她可以忍受霍啟風無止境的嘲諷和羞辱,卻無法接受被摯愛之人如此折磨。

“好,我去。你彆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