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寡守財妻第2章 第2章

-

邊疆的仗打了七十年,拉鋸不下,一招就舉降了。

急報回京,眾人才知道,原來是我那個死在戰場上將近一年,烈士紀念碑都落了灰的相公,用半年多的時間打通了一條天險之路,直襲了敵方大本營,掏空了對方國庫,還生擒了對方首領。

這仗自然冇法再打了,敵國舉降,承諾三十年永不動兵。

訊息傳回京城的時候,我那個死了的丈夫霍衣錦已經距京城不過五日的距離了。

我內心慌的一批,直覺好日子馬上就要到頭了。

三日後,一個身材均勻修長,一身騎行裝扮,風塵仆仆,也絲毫擋不住滿臉殺氣的英俊男子,站在了我麵前。

彼時府裡見風使舵,說霍少爺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天仙都配不上他,他回來第一件事肯定會先休了我。

我眨眨眼,看著院子裡冒出來的陌生人,火氣蹭的一下更大了。

“你是哪個房裡的,未經通傳,一個兩個都敢往我屋裡跑,如今我還是少夫人呢!”

我話音一落,周圍道道驚呼聲響起,美婢們噗通噗通跪了一地,口中嚷著“給少爺請安!”

我呆如木鵝!

“誰”

有婢女拽了我的袖子,泣不成聲道:“少夫人,是少爺回來了呢!”

我機械的目光一寸一寸移向麵前的英氣逼人的少年郎。

可不是,我早晚八柱香的霍小將軍回來了呢!

我剛纔都說了些什麼啊

我努力憋出兩滴淚,就要跪下行禮。

“夫君!我就知道,你肯定冇死……”

禮冇行下去,半道被霍衣錦長腿勾了個圓凳子卡住了。

“夫君”男人抱臂、聲線輕佻:“真是人在戰場搏,禍從後院起啊!”

噗!我有點受內傷。

霍衣錦說我是個禍害。

我尋思,就算是禍害,也是個美貌遺千年的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