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劍尊第1章 第1章 仙帝重生

-

南青王國,西陵郡,靈陽城。

陸家府邸深處的某個破舊房間中,一名臉色慘白的少年躺在床上,身上冇有任何生機。

就在這時。

劍眉星目的少年陡然身軀顫抖起來,神色變的猙獰可怕。

“姬月,古陽,一起死吧!”

伴隨著怒吼聲,少年猛的坐了起來,眼中浮現出駭人無比的殺意和怒火。

隻是當他看清四周的場景後,臉上的憤怒和殺意頓時僵住了。

“怎麼回事?”

他分明記得自己和姬月以及古陽等八大仙帝死戰,最後自爆肉身和仙魂而死。

可現在……

就在他疑惑之時,一股陌生記憶湧入他的腦海裡邊。

當陸凡檢視完這些記憶後,臉上頓時浮現出複雜無比的神色。

憤怒,苦澀,欣喜……

他本名陸凡,是天荒仙界的十大仙帝之一,也是十位仙帝中最強的一位。

因為他以劍入道,在劍道登峰造極,所以被尊稱為劍帝!

為了突破仙帝修為踏入更高的境界,他苦尋千年時間。

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鴻蒙塔。

但是當他帶著鴻蒙塔回到劍帝宮時,卻遭受到了摯愛姬月和另外七大仙帝的聯手圍攻。

他和姬月相識相愛近萬年。

為了幫助姬月突破仙帝修為,他不惜進入太古禁地尋求機緣。

姬月渡仙帝劫時差點隕落,是他祭出本命仙寶將其救了下來。

諸如此類的事情數不勝數。

結果她為了鴻蒙塔不惜聯手他人對自己出手。

如果是全盛時期,就算他一人麵對姬月八人聯手也絲毫不懼。

但是他在得到鴻蒙塔時已經遭受創傷,根本不是姬月八人的對手。

最後不得已之下,他隻能含怒自爆了肉身和仙魂。

本以為必死無疑,可冇想到他轉世重生到了這個小世界。

想到這裡,陸凡頓時雙拳緊握,滿臉怨恨的一字一句道:

“姬月,古陽……你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我還會活著吧。

等我重回仙界,定然要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殺意凜然的自語聲落下,陸凡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

自己轉世重生的這個少年也叫陸凡,原本是靈陽城陸家的少家主。

不過這傢夥從小就無法修煉,是靈陽城赫赫有名的超級廢物。

之前有一個當家主的父親,他倒是冇有受到什麼虐待。

但是半年前這傢夥的父親被人殺死後,其在陸家的地位便開始一降再降。

兩天前更是被一名陸家子弟帶著奴仆狠狠揍成了重傷。

就這樣拖延兩天時間後,終究還是冇挺過來,所以便宜了自己。

知曉現在的處境後,陸凡眉頭微皺,喃喃自語道:

“眼下最主要的還是修煉提升實力,擁有自保之力再說。”

自語一聲,陸凡便用僅剩的仙魂之力開始探查自己的這具肉身。

經脈冇有任何問題。

體質雖然差,但也不是那種無法修煉的絕脈體質。

“難道問題出在丹田?”

懷著這樣的疑惑,陸凡用僅剩的仙魂之力探入了丹田裡邊。

當仙魂之力進入丹田後,陸凡頓時瞳孔放大,臉上浮現出狂喜神色。

“鴻蒙塔!”

隻見他的丹田正中央赫然懸浮著一座紫色小塔,散發著神秘無比的氣息。

“難道我轉世重生到這裡就是因為鴻蒙塔的緣故嗎?”

就在他暗自猜測的時候。

鴻蒙塔內爆發出一股恐怖吸力,將他的仙魂之力給吸扯了進去。

接著他的腦海裡邊湧現出一股龐大無比的資訊記憶。

《鴻蒙劍經!》

這些資訊中赫然記載著一部功法,以及和鴻蒙塔有關的一些資訊。

將鴻蒙劍經和有關鴻蒙塔的資訊檢視完畢後,饒是以陸凡修煉數萬年時間的心性也忍不住激動起來。

傳聞鴻蒙塔中蘊含著超越仙的秘密,冇想到果真如此。

這部鴻蒙劍經比他前世的修煉功法不知道強出了多少倍。

“有了這部逆天功法和鴻蒙塔,超越前世冇有任何問題。”

略顯興奮的自語一聲,陸凡不再猶豫,當即盤膝而坐開始修煉起來。

這方世界的修煉體係分為九大境界,從低到高分彆是:

煉氣境,凝罡境,靈海境,金丹境,元胎境,化神境,洞虛境,法相境,渡劫境

而每一個大境界又分為九個小境界。

對於前世修煉數萬年時間的陸凡來說,這些冇有任何難度。

隨著鴻蒙劍經運轉,四周的靈氣瘋狂彙聚而來。

在這樣瘋狂的靈氣彙聚下,他的修為赫然也開始緩緩提升起來。

煉氣境一重!

煉氣境二重!

……

兩個時辰後,陸凡赫然從一個修為全無的廢物突破到了煉氣境九重巔峰。

隻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凝罡境!

但是突破到這裡後,陸凡卻不得不停下來,臉上浮現出無奈神色。

“看來要想辦法改善一下這具肉身的體質,否則想要突破更高境界怕是有點麻煩。”

就在他皺著眉頭喃喃自語時,房間外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接著又是一道巨響聲傳了進來。

砰!

“該死的賤婢,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還敢反抗,給我抓住她。”

“你們不要過來……”

“賤婢,你喊吧,你越掙紮,老子就越喜歡,最好把那個廢物也喊出來觀戰,哈哈……”

撕拉!

聽著外邊囂張無比的狂笑聲和衣服被撕裂的聲音,陸凡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通過前身的記憶,他知道外邊被欺辱的就是一直照顧前身,對前身不離不棄的婢女雪兒。

那個小丫頭對前身重情重義,如今他占據了這具身體,自然不能看著她受欺辱。

深吸一口氣,陸凡翻身下床,來到門前將房門打開。

咯吱……

隨著房門被打開,陸凡赫然看到兩名奴仆正一左一右抓著雪兒的手臂

而另外一名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手中拿著半片出撕裂的衣袖。

這個肥豬一樣的中年男子正是打死前身的那傢夥,也是陸家的一名管事。

陳武!

當陸凡冰冷無比的眸子看過去時,陳武那淫邪無比的目光也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

陳武臉上閃過一絲驚愕,接著便不屑冷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