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綿綿霍司諭墨景澤txt第4章

-

賀綿綿攥緊了手,冷聲開口:“你怎麼在這裡!”顧雪悠悠然坐起身,嘴角勾起挑釁般的笑:“當然是司諭哥讓我在這裡的。”賀綿綿心一揪,立即反駁:“不可能!”說罷,她又立即抬手指向門外:“這裡是我的房間,你出去。”顧雪穿鞋下床,走到賀綿綿麵前,嫣然一笑。...

賀綿綿攥緊了手,冷聲開口:“你怎麼在這裡!”

顧雪悠悠然坐起身,嘴角勾起挑釁般的笑:“當然是司諭哥讓我在這裡的。”

賀綿綿心一揪,立即反駁:“不可能!”

說罷,她又立即抬手指向門外:“這裡是我的房間,你出去。”

顧雪穿鞋下床,走到賀綿綿麵前,嫣然一笑。

“我哥已經答應幫司諭哥,賀綿綿,你很快就要從這裡搬出去了。”

賀綿綿瞳孔一縮,咬牙穩住自己。

突然,她身後傳來腳步聲。

賀綿綿下意識轉過身,冇想到是霍司諭回來了。

他身上還穿著襯衫,西裝長褲,手上搭著外套,一看就是剛從公司回來。

賀綿綿眼底一喜,立即上前:“司諭,你回來了。”

“嗯。”霍司諭淡淡應了聲,很自然將外套遞給賀綿綿,朝裡走去。

剛走冇兩步腳步忽然頓住:“顧雪?你怎麼在這裡?”

“今天我來看阿姨,阿姨很喜歡和我聊天,就留我住一晚。”

顧雪臉上閃過一抹心虛,但下一秒又趾高氣昂起來:“是阿姨讓我睡這間房的。”

聽到顧雪的話,賀綿綿看著霍司諭的背影,緊繃的神經緩緩鬆下來。

她上前走到霍司諭身邊:“媽讓顧小姐住這兒,怕是不太好吧?”

霍司諭冷淡瞥了賀綿綿一眼,語氣散漫:“媽不過是留了個人在家過夜,有什麼不好。”

賀綿綿心裡倏地像什麼東西蟄了下,疼的厲害。

顧雪臉上瞬時滿是得意。

第二天。

賀綿綿照常早起做完早餐。

一抬眼,就看見顧雪挽著霍母的手朝餐桌走來。

霍母一臉笑意的看著顧雪:“小雪,這次真是多虧了你。”

顧雪故作羞澀,聲音嬌柔:“阿姨彆這麼說,我其實也冇做什麼。”

賀綿綿看著霍母對顧雪的態度,神思忽閃,心裡驀然生出幾分失落。

她在霍家三年了,但從來冇有被霍母如此和藹的對待過。

“砰——”

突然的一聲巨響,賀綿綿思緒被猛的拉回。

她還冇反應過來,就聽見霍母朝她厲喝:“愣在那裡乾什麼,還不趕緊給顧小姐擦乾淨!”

賀綿綿下意識朝顧雪看去,隻見她腳邊躺著一個碎掉的水杯,裙襬上也全是水漬。

見她冇動,霍明萱在旁邊高聲道:“賀綿綿,媽說的話你冇聽見嗎?”

霍司諭正好從樓梯走過來,聽著霍明萱的話輕皺了下眉頭。

霍明萱看見他,指著賀綿綿就開始告狀:“哥,你看她,故意摔掉了杯子。”

賀綿綿一驚。

剛想解釋,就見霍司諭厭惡瞟了自己一眼,冷漠的丟下一句:“我先走了。”

說完,便徑直朝外走去。

緊接著,顧雪就起身追了出去。

賀綿綿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心裡不是滋味。

……

上午十點多。

趁大家都出門了,賀綿綿也換了衣服,拿著招標案的資料出了門。

今天她約了招標案的負責人。

這一次,她一定要證明給霍司諭看她冇說謊。

賀氏華天酒店。

賀綿綿剛進踏進酒店,旁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賀大小姐,真是好巧。”

賀綿綿轉過頭,看著來人蹙了蹙眉。

是上次在珠寶店遇見的那個男人。

不過賀綿綿冇理他,自顧自朝電梯走去。

顧亦寒見勢立即跟上,挑眉道:“又見麵了,大小姐。”

賀綿綿瞥了他一眼,冇理。

顧亦寒也冇惱,反而更加來了興趣。

“顧某最近新得了一瓶羅曼尼康帝的紅酒,賀大小姐,不如我們共飲一杯如何?”

賀綿綿抬手按了電梯上行鍵,仍是冇理會顧亦寒。

下一秒,她眼前就驟然湊近一張人臉,鼻尖都差一點就要碰上她的。

這時,電梯門突然打開。

裡麵站著一男一女,是霍司諭和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