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綿綿霍司諭墨景澤txt第3章

-

賀綿綿麵色立變,脫口而出:“我不離!”霍司諭睨了她一眼,聲音裡含著冷怒:“這由不得你,我現在是在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你不離也得離。”賀綿綿眸色一閃,立即想到了白天顧雪的話。她急忙抓住霍司諭手臂,語氣急促:“司諭,如果你是為了招標的事情,我真的可以幫你!”...

賀綿綿麵色立變,脫口而出:“我不離!”

霍司諭睨了她一眼,聲音裡含著冷怒:“這由不得你,我現在是在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你不離也得離。”

賀綿綿眸色一閃,立即想到了白天顧雪的話。

她急忙抓住霍司諭手臂,語氣急促:“司諭,如果你是為了招標的事情,我真的可以幫你!”

霍司諭抽出手臂,嫌棄似的擦了擦被賀綿綿抓過的地方:“不必了,招標的事情顧家已經答應幫忙了。”

賀綿綿心一痛,不由往後踉蹌了一步。

她咬牙穩住自己,語氣堅決:“反正我不離。”

說完,賀綿綿轉身就打開書房門走了出去。

經過客廳時,她正好遇上了回家的霍母。

賀綿綿腳步頓住,想起手上提著的項鍊,又回頭望了書房一眼。

下一秒,她臉上擠出笑,上前把項鍊遞給霍母。

“媽,您上次不是很喜歡這款項鍊嗎,今天我特意買回來送給您。”

霍母登時麵上一喜,立即就要戴上試試。

賀綿綿把項鍊幫霍母戴上,誇讚道:“媽,這款項鍊真的很襯您的氣質。”

霍母附和著點頭,對賀綿綿的話很滿意。

霍母正對著鏡子沾沾自喜,可轉眼麵色就冷了下去:“又花我兒子的錢,你怎麼這麼敗家。”

賀綿綿忙解釋:“媽,這是我自己的錢買的。”

霍母沉著臉諷刺道:“你正經工作都冇一個,哪裡來的錢。”

說完,霍母一把推開賀綿綿,抬步回了房間。

賀綿綿站在空闊的客廳內,鼻尖倏地湧起一陣酸澀。

她好想找個地方發泄一番。

然後,賀綿綿就把自己關進了酒窖,一口氣喝完了數瓶紅酒。

第二天。

三年來,賀綿綿頭一回睡了懶床,冇有起來做早餐。

她還在睡夢中,突然猛的被霍明萱一把掀開被子拉起,頤指氣使:“趕緊起來去給我做早餐。”

宿醉實在是個讓人太遭罪的事兒,賀綿綿此刻隻覺頭疼的要命。

她抬手摸了下額頭,燙得要命。

可即便如此,她還是強撐著起床去了廚房。

管家著實看不下去,滿臉心疼:“大小姐,要不還是我們來吧。”

賀綿綿揮了揮手拒絕:“不用,我隻是想給司諭做早餐吃,至於霍家其他人,不過是順帶的。”

她這麼說,管家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好退了出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賀綿綿還冇從廚房出來。

霍明萱不耐,朝廚房邊走邊罵:“這都多久了還冇做好,賀綿綿,你在廚房修仙呢!”

剛進廚房,就見賀綿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

賀綿綿再睜眼醒來時,她發現自己居然在自家的豪宅裡。

她剛撐著身子坐起,房間內守著的的傭人們立即躬身問好:“大小姐好。”

賀綿綿淡淡應了聲“嗯”,抬頭看向管家:“我怎麼會在這兒?”

管家臉上又是氣憤又是心疼:“大小姐您強撐著身子給霍家人做早餐昏倒在地上,霍家人卻隻當冇看見一樣,我就把您帶了回來。”

賀綿綿心漸漸沉了下去。

半晌後,她又強忍著鼻尖的酸意,掀被下床:“安排車,我要回去。”

管家連忙阻止:“大小姐,您身體纔剛剛好一點……”

話冇說完,就被賀綿綿抬手製止:“我心裡有數。”

管家歎了口氣,隻好轉身出去安排車。

西九樾豪華小區。

賀綿綿到家的時候,已是晚上八點多。

一樓客廳裡已是空無一人,她提著步伐朝二樓房間走去。

剛推開門,賀綿綿腳步就猛的頓住,瞳孔震驚!

隻見她的床上,竟躺著一身吊帶蕾絲睡衣的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