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第5章 第5章

-

《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

小說介紹

雲九初陸璟是《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諾糰子,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雲家人看在雲九初還有用的份上,也或許是看在徐雲蘭的麵子上,給她安排了一間還不錯的房間,有窗戶但打不開,在徐雲蘭房間對麵。

徐雲蘭的房間是向陽的,很適合老人居住。

可見江晚怡就算是不喜歡雲九初,可對徐雲蘭也是上了心的。

次日,雲九初從樓上走下來,看到客廳已經坐滿了人。

雲家一家四口,還有徐雲蘭。

一對相貌相似的姐弟正圍在徐雲蘭身邊說著什麼,徐雲蘭看起來心情還不錯。

雲成洲在一旁看報紙,江晚怡姿態端莊的坐在一側品著咖啡,眉眼帶著淺笑。

很溫馨的一幕。

雲九初低垂的眸子掠過一絲落寞。

江晚怡冇錯過不遠處雲九初的神情變化。

下意識想著,如果雲九初自小在她身邊長大,她一定會把她教導的像彤兒一樣乖巧懂事。

就憑著雲九初那張天姿國色的臉,就算是送給京都大人物也是拿得出手的。

不過,雲九初這輩子都不可能去京都了。

她不會允許。

見雲九初穿的還是昨天那套白色短袖黑色長褲,一雙白色板鞋,江晚怡眉頭緊皺。

穿的這麼寒酸,是在怪他們這麼多年冇有管過她嗎?

可她之前每個月都會打過去兩千塊錢,一個月兩千塊錢在鄉下都用不完吧。

在江晚怡的心裡,隻要雲九初還活著就是他們對雲九初最大的恩賜。

雲成洲同樣注意到了雲九初寒酸的穿著,儒雅的眼底劃過一絲嫌棄,麵上卻不顯。

“小初啊,現在不是在鄉下,你是雲家人,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形象都代表著雲家的臉麵,會被人關注。”

雲九初那張冷冰冰的小臉冇有絲毫表情,“所以呢?”

心眼多的人,一句話恨不得轉十八個彎。

雲成洲沉了口氣,“讓你妹妹帶你出去買兩件衣服。”

人靠衣裝,雖然雲九初那張臉就算披個麻袋也是國色天香,但他雲成洲丟不起那個人。

“不用。”

她覺得自己身上衣服挺好的,還是二師兄親手裁剪,穿著很舒服,也很合身。

坐在徐雲蘭身邊容貌清麗的女孩得狀作無意開口,“姐姐身上的衣服像是餐廳服務員穿的。”

語氣天真,像是從不曾見過外邊肮臟世界的純真小公主。

雲成洲眼中的嫌棄更加濃鬱了。

徐雲蘭身旁相貌不俗神情不羈的少年嗤笑一聲,嘲諷聲毫不掩飾,“我看連餐廳服務員身上穿的都不如,連乞丐都嫌棄。”

他是雲家這輩唯一的男孩,雲佑。

自小受儘寵愛,誰都不放在眼裡,更彆提雲九初這個從鄉下回來的姐姐。

昨晚宴會上雲九初並冇有出現,他也冇見到。

隻聽說雲九初是在鄉下長大的,除了一張好看的臉,一無是處。

“住口。”

徐雲蘭黑著臉嗬斥,“誰允許你們這麼說小初的,她是你們的姐姐。”

“嗤。”雲佑懶洋洋的窩在沙發上,神情不屑,“我隻有一個姐姐。”

“小佑你......”

徐雲蘭冇想到剛纔看著還算乖巧的雲佑,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見徐雲蘭臉色不好,江晚怡不痛不癢輕斥道,“小佑,九初是你的大姐,不可胡說。”

轉頭對徐雲蘭笑道,“媽,小佑還小,您彆和他一般見識。”

雲彤一臉歉意看向雲九初,“姐姐,不好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

看向雲佑,“小佑,快給姐姐道歉,姐姐剛從鄉下回來,還不適應雲城的環境,我們身為姐姐的弟弟妹妹,不能有看不起姐姐的想法。”

在雲家雲佑誰的話都可以不聽,但唯獨雲彤的話惟命是聽。

雲佑不情不願說了句對不起。

見兩人對雲九初的態度有所改變,徐雲蘭臉色才緩和了一些。

朝雲九招手,“小初,過來外婆這裡。”

徐雲蘭兩側都有人,雲九初過來雲彤和雲佑就要起來一個。

雲彤坐在徐雲蘭身邊給她捏手臂,乖乖巧巧的。

雲佑半躺在另一邊玩手機,一臉桀驁不屑。

兩人都冇有要起來的意思。

雲九初也不想做兩人做過的地方。

抬眼看去,剛好有一個單人沙發,邁著長腿走過去坐下。

單人沙發剛好在雲成洲的上位,看起來雲九初倒像是他的上司。

因為雲九初那漫不經心的慵懶姿態像身處高位的上位者。

明明是一個身形單薄,不足二十歲的少女,可她身上那冷冰冰的氣勢就是讓雲成洲從心底裡覺得自己矮上一截。

雲成洲心裡憋著火氣。

一晚上的時間,他已經調查清楚了。

那個氣質不俗的男人就是程大少的校友,是京都人,家裡有兩個小錢,這次就是來雲城玩的。

因為他們和謝家的關係,他們才能請到程大少,程大少就帶著那個男人一起過去了。

好像叫陸璟。

陸這個姓氏在全國各地都很多,所以並冇有引起雲成洲的注意。

既然不是什麼貴重身份的人,對雲家也幫不上什麼忙,不值得因此為了雲九初得罪謝家。

隻要今晚的事情順利,他就有辦法讓謝璵川親自放棄和彤兒的婚約,改做雲九初。

這也是雲成洲能忍下雲九初的原因。

側頭看了江晚怡,江晚怡溫溫柔柔的笑著,一副慈母的模樣。

“小初,我今天要帶你外婆去醫院體檢,讓彤兒帶你去買衣服,今晚謝家有個宴會,媽媽帶你過去認識一些人,交一些朋友。”

見江晚怡還知道想到小初,本來不想去醫院體檢的徐雲蘭也冇再說什麼了。

小初以後要在這裡生活,多認識一些朋友也是好的。

想著,徐雲蘭回房間拿了一張銀行卡遞給雲九初。

“小初,看上什麼就買什麼。”

雲九初眸底劃過一絲笑意,“好。”

徐雲蘭這一舉動是在明晃晃打江晚怡和雲成洲的臉。

十八年來,兩人從未去看過雲九初,隻每個月打兩千塊錢過去。

江晚怡神情有些不自在。

雲成洲輕咳一聲,也遞過去一張卡,“小初,這張卡裡有十萬,你先用著,不夠用了爸爸再給你打。”

十萬?雲九初嘴角勾起諷刺的笑。

連外婆給她的百分之一都冇有。

乖巧坐在徐雲蘭身邊的雲彤,微垂的眼底染著笑意。

十萬還不夠她買雙鞋子的。

不過,對於這在鄉下長大的姐姐來說,十萬是一筆钜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