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第2章 第2章

-

《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

小說介紹

《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是諾糰子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雲九初陸璟,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和豪門大佬扯證後,她被嬌寵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雲溪鎮距離雲城不遠也不近,四個小時的路程,到雲城是下午六點鐘。

“媽,我們等會直接去雲上酒店。”

徐雲蘭側臉看著神色懨懨的雲九初,“去那做什麼,四個小時的路程,你不累我這把老骨頭都累散架了。”

“媽,今天是彤兒的慶功宴,您作為外婆怎麼說也要去一趟,彤兒也是您的外孫女。”

雲彤是江晚怡的雙胞胎女兒,今年十八歲,不僅長得漂亮性子乖巧懂事,學習更是一等一的好。

今晚的慶功宴就是為了慶祝雲彤考上了京都京大醫學係,彤兒還是雲城的高考狀元。

說著,坐在副駕駛上的江晚怡轉頭朝雲九初看了一眼。

看到那張姿色絕豔的臉半靠在椅背上,雙眸輕闔,秀眉輕蹙,像是睡著了夢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這樣子的雲九初少了幾分淩厲的鋒芒,看起來倒像是個乖巧需要人疼的孩子。

想到今晚的事情,江晚怡心中那一絲不忍瞬間消散。

為了彤兒,雲九初犧牲一些也冇什麼。

“慶功?慶什麼功?”

徐雲蘭還不知道雲彤被京大錄取的事。

想到雲彤,江晚怡心中那股子鬱氣終於消散,笑的真心實意,“是彤兒,她是今年雲城的高考狀元,已經被京大搶走了。”

語氣間是藏不住的驕傲。

“高考狀元啊,那倒是值得慶祝。”

徐雲蘭的語氣不淺不淡,也冇有江晚怡想象中的震驚。

江晚怡又重複了一遍,“媽,彤兒是雲城的高考狀元,你怎麼一點都驚訝,彤兒是自兩年前滿分狀元之後,唯一一個上了七百分的高考狀元。”

“哦,那倒是挺驚訝的。”

江晚怡:“......算了,說了你們也不懂。”

徐雲蘭看著雙手環胸慵懶靠在座椅上的外孫女,寵溺的笑了。

江晚怡在後視鏡中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她這個媽真是年紀大了老糊塗了,有彤兒這麼聽話乖巧成績又好的外孫女不疼,偏寵一個打架鬥毆帶著一身匪氣小混混的雲九初。

等見到彤兒,她就知道誰纔是該被偏寵的那個。

到了雲上酒店,江晚怡給徐雲蘭安排了一間房間,讓她們先休息一下,等慶功宴開始了再讓她們過去。

其實就是怕兩人在雲家那些親戚的麵前丟麵子。

江晚怡剛走進宴會廳,一個身穿香家夏季高定的粉紗長裙笑盈盈的少女走過來親昵的晚上江晚怡的手臂,“媽媽,人接回來了嗎?”

說話間,彆在烏黑長髮上的鑽石髮卡熠熠生輝。

江晚怡一臉自豪看在嬌俏可人的女兒,點了點她的額頭,“放心,接回來了。”

這次謝家逼婚,要不是彤兒提起鄉下的雲九初,她還想不起來還有這個女兒。

整個雲家都冇人記得還有雲九初這個人。

想到在資料上看到雲九初的照片,雲彤眼底閃過一絲嫉妒和狠毒。

一個被爸媽拋棄在鄉下的野丫頭竟然有著比自己更好看的容貌。

江晚怡左右看了看,才低聲問,“謝璵川來了冇?”

提到謝璵川,雲彤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來了。”

見她如此,江晚怡的臉上亦不好看,“他又對你動手動腳了?”

雲彤那張柔美的臉上閃過隱忍和惱怒。

“這個畜生,你猜剛過完十八歲生日,他竟然......”

想到了什麼,江晚怡臉上钜變,緊張看向雲彤,“他冇對你做更過分的事情吧?”

雲彤抱著江晚怡的手臂緊了緊,杏眸泛紅閃過一絲寒意,聲音壓得低低的,“冇有。”

江晚怡長呼一口氣,“這就好,這就好。”

對雲彤耳提麵命,“彤兒你要記得,你以後是要嫁進京都陸家的,再不濟,也要嫁進其他三大豪門,雲城裡的男人冇有一個人能配得上你,知道嗎?”

雲彤自小就被江晚怡灌輸這種嫁進豪門的思想,規矩禮儀,相貌成績,都是為嫁進京都豪門做的鋪墊。

“嗯,我知道了媽媽。”

見雲彤乖巧聽話,想到了渾身都帶著詞的雲九初,眸色微冷,“等宴會開始之後,我會找個機會把你外婆叫出來,你把謝璵川帶進808房間。”

犧牲一個毫無用處的女兒換另一個女兒的大好前程,這很劃算。

“媽媽,真的要這樣做嗎?”

雲彤咬了咬唇,有些不忍的樣子。

身側江晚怡搖頭輕歎。

彤兒就是心地太善良了。

雲九初那個冇教養的能替彤兒嫁給謝璵川,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彤兒,你想嫁給謝璵川嗎?”

雲彤搖了搖頭。

“那就是了,你就聽媽媽的,到時候隻管把謝璵川帶過去就行了,雲九初那張臉冇有一個男人能拒絕的了。”

即便這不是誇讚的話,雲彤心中還是嫉恨極了。

兩人說話的地方是在露台上,離開後一側柱子後邊走出來一個身形碩長,氣勢凜然的男子。

黑色襯衫解開兩顆釦子,露出性感精緻的鎖骨,矜貴清雋的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笑意,像是沾染了凡塵的禁慾神祇。

嫁進陸家,還挺敢想。

要是換一個人,說不定還有一絲希望。

此時清冷矜貴高高在上的京都陸家二爺竟然想到了今天在雲溪鎮見到的那個容貌傾城的女孩,冷豔的一張臉被眼尾那顆淚痣染上了幾分勾魂的意味。

陸璟低笑一聲,轉身。

“嘭”,一個裹著淡淡藥香的女子撞進了他的懷中。

“抱歉。”

清冷淡漠的嗓音,即使道歉也帶著刻在骨子裡的狂傲。

“撞了人就想走?”

雲九初回頭,眼尾帶著幾分不耐,抬頭看拽著她手臂的男人。

“我已經道過歉了。”

好看的鳳眸閃過驚訝。

雲城什麼時候有這麼好看的男人了?

深邃的五官輪廓,透著棱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濃密的眉,高挺的鼻,性感的薄唇,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

男人一件黑色真絲襯衫,黑色西褲,簡單的穿搭卻遮不住他自內而外流露出那股高高在上的氣勢。

陸璟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低頭睨著看他看到發愣的女孩。

京都好看的女子千千萬,可冇一個能比得上麵前膚若凝脂,皎若秋月,美豔絕倫的人兒。

陸璟甚至覺得這些形容女子容貌的詞語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

還有那若隱若現的纖細腰肢,心中驚歎,怎麼這麼細?

一次相遇是意外,兩次就是上天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