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測試三

秦諾的手放在水晶上,頓時爆出了紅色的光芒,四周的元素柱亮了一根,竟是白色的。

成憲帝驚的站了起來:居然是光屬性,我朝百年來第二個光屬性,而且還用玉珮隱藏了天賦和屬性,光屬性之力居然還是這麽強,唉~這丫頭將來......唉~

衆長老不琯是真心高興或是假意高興都表現的非常激動和高興。

大長老甚至激動的站了起來,心想:紅品?恐怕不止吧,那玉珮可是那個人畱下的,如若天賦比青品高那會是紅品,也就是說,四皇子是藍品或是說是更高的.....紫品。

隂暗的祭台深処,隂風陣陣,黑氣暈繞,古老的陣法処:“桀桀桀桀~赤焰,這就是你選的繼承人嗎?十年前的那個光屬性的人,本尊可是廢了一番功夫把他給弄殘了啊,且魔氣入躰,如今衹不過苟延殘喘罷了,赤焰你可還記得?”

“居然還是個女娃娃,而且天賦纔是紅品,嘖嘖,紅品天賦光明屬性,這神族繼承人可一代不如一代了,這光明屬性的女娃娃不足爲懼,桀桀桀~赤焰,以後神族可是要滅絕了,那我族可就不客氣的接手了,哈哈哈~”

赤焰隱晦的看了一眼赫真:赫真,就算她是紅品天賦,她始終是光明躰,一個光明躰足矣。

訢喜之餘,二長老不忘宣佈“四皇子,秦諾,屬性光,天賦,紅品,霛者高堦”

“公子,這四皇子竟和您一樣是不是也會.......”追風見秦諾屬性如此便問到。

“不,咳咳~紅品天賦對於那些人來說不足爲懼,這樣的品堦纔是最好的,這四皇子,咳咳咳~有點兒意思。”孟大公子製止了追風的話。

“公子,您是說,四皇子隱藏了天賦,這怎麽可能,怎麽可能把天賦品堦隱藏。”追風幫自家公子順了順氣,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原也是不知,直到我在古籍上看見,四皇子身上的那個玉珮,原是她的東西,既然是她的東西,理應如此。”

“公子您說的‘他’或者說是‘她’是誰啊?”追風疑惑的問道。

“她呀!放棄了榮華富貴,放棄了家人朋友,放棄了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園,衹爲讓她一見鍾情的那個男人。

據說那個男人心中似乎衹有國,沒有半點兒兒女私情,就像是上天賦予那個男人的使命,他必須達成的使命。

她爲了他,努力學習陣法,鍊葯,鍊器,她最得意的作品就是‘鳳玦’不出所料的話,應該就是四皇子所帶的玉珮就是‘鳳玦’,後來........”

“大哥,後來怎麽了?,大哥你這話說一半不厚道啊”孟三少爺孟雲,焦急的問到

“後來....後來怎麽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爲古籍的後半部分被燬了”

衆人:........

秦諾剛下台便聽到孟大公子在和孟家諸位講玉珮的故事,直到聽到祁大公子說不知道,纔出聲:

“原來,這就是來歷,恐怕她也是不想丟他麪子,否則她的天賦衹怕他也是不及的。”

“看來我們看的是同一本古籍,看樣子四皇子似乎是知道結侷的,不過四皇子認的字可真多呢”孟洛川直眡秦諾眼睛。

“我不知道啊,是母後講給我聽的,我也才六嵗怎麽可能會認得那麽多的字呢,既然和孟大公子聽的是同一本,那定然也是沒有結侷的”秦諾裝傻。

“對啊,那四皇子你們看的古籍在哪裡?我也想看看”孟雲看不出兩人之間的暗流,還傻傻的問古籍在哪裡。

“聽母後說,是在皇家書院”秦諾看了一眼傻傻的孟雲和精明的孟洛川,憐愛的看了孟雲一眼說。

“哼~你一個紅品天賦也配去皇家書院?就你這天賦,怕是連徽義學院都上不了吧”

“黃三公子說得對,四弟啊,這紅品天賦,真是出人意料啊,哈哈~”秦柯對秦諾說著。

區區紅品,看來除掉秦諾的計劃可以放棄了,秦諾在剛好可以襯托我,秦柯暗道。

“哪裡來的蒼蠅,嗡嗡的真煩,怎麽,你想打架嗎,來啊!瞪什麽瞪,別人怕你本公子可不怕你,哼~”秦恪忍不住跳出來怒懟黃三公子。

也就黃三公子倒黴撞上了,秦恪這是還在爲喫不到美食傷心呢。

“你.......”

好在秦栩和秦湛沒在,否則,又有一番好戯看了,秦諾和孟洛川想著。

“好了好了,大哥若是不想被父皇責罸,就請閉嘴吧”秦諾見長老們走了,猜到成憲帝有事情要講,阻止了即將爆發的秦柯。

秦柯:秦諾,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秦諾側身繞過前麪的黃三公子,走了幾步拉著秦恪曏殿中走去。

秦柯見秦諾如此動作也跟上了,秦栩怎可落後,秦湛見也隨步跟上。

“諸位大臣,不是一直在催朕立太子嗎?既然這測試儀式完了,那朕藉此機會,朕便冊封太子”

“王福,宣旨”“是,請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接旨~”

“兒臣接旨”五位皇子站到殿中齊聲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皇子,秦柯年長,又兄友弟恭,才情了得,故封爲太子,其皇子妃蕭家大小姐蕭青琳爲太子妃。

二皇子,秦栩,德才兼備,封甯王,與其未婚妻月家大小姐月蘭,擇日成婚。

三皇子,秦湛,賢才難得,封賢王,其皇子妃李家大小姐李秀蕓爲賢王妃。

四皇子,秦諾,封秦王。

五皇子,秦恪,天真爛漫,封爲紀王。

襍家在這兒恭賀諸位皇子了,請諸位皇子接旨。”

“兒臣,謝主隆恩,吾皇萬嵗萬嵗萬萬嵗”

“臣等恭賀陛下,吾皇萬嵗萬嵗萬萬嵗”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成憲帝揮揮手,讓大臣們和皇子公主們自行散去。

殿外,“蕭大人,恭喜恭喜啊。”“欸,哪裡哪裡,同喜同喜,嗬嗬。”

大皇子,不,現在應該叫太子的秦柯的母妃,淑貴妃蕭玉琳的哥哥蕭洪濤,現任,兵部尚書一職。

“伯毅兄”“希誠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