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能夠更好地掩飾情緒。

那天晚上,顧識洲喝得還挺放肆。

- 南迦在顧識洲不在的這幾天裡,她成功和何淺淺出去採風。

她畫出了一幅她很喜歡的郊外圖。

就是這次採風她有些心不在焉,老是忍不住去想他答應給她做裸模的事情。

衹是想想,就已經開始激動了。

她連畫完以後怎麽処置、放在哪裡都想好了。

顧識洲微信跟她說明天到,正好沒課,她準備去棠園。

路上,想起什麽,又讓司機改道去另一條路。

那條路有家花店她很喜歡,常常在那裡買花。

花店很多,棠園在市中心,周邊就有好幾家花店,她卻縂是繞路去這一家。

司機起先很疑惑,這家店到底是有多好?

花更新鮮還是花的種類更多?

後來有一次顧識洲讓他去買束玫瑰哄南小姐,他特意去的這家買,以爲南小姐更喜歡這家的花。

可進去了才知道南小姐喜歡這家店不是花的原因,這家的花和別家的都是一樣的,原因可能是在店主身上——這家花店的主人是一對聾啞夫妻…… 怎麽說呢,反正司機那一刻對南迦肅然起敬。

原先多少有些漠然,畢竟這衹是顧識洲身邊一個沒名沒份的女人而已,豪門裡多的是,他工作多年,見得太多了,她們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離開,所以他沒必要付出什麽真情實感,喜歡或者厭惡都不必有,衹需要冷漠地給予最基本的尊重、做好本職工作就行,但那一刻連他的心都被打動了。

這位南小姐,心腸還怪好的。

打那以後司機對這個小女孩還是挺有好感的,一想到哪天她可能就會和顧先生分開,他就覺得很可惜。

不過司機沒想到的是,一晃眼,南小姐竟然在顧先生身邊待上兩年之久了,而且兩人關係看上去還挺好的,沒有絲毫要分開的跡象。

這麽久的關係,倒是難得了。

司機把車停在花店門口,請她下車。

南迦在思考今天買什麽花好呢,走到門口準備進去時,不經意地看了眼旁邊,沒想到卻是看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走過。

街上車水馬龍,再一眨眼,就看不見了。

顧識洲?

是他嗎?

南迦疑惑地蹙了下眉。

真的很像。

她不會認不出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