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男人我要和離第4章 第4章

-

第4章

“言瑄......我的好孫兒。”嘶啞的聲音卻是溫柔無比,陸明熹的目光緩緩落在了太皇太後身上。

昔日她上學時候也曾學過一些中醫的知識,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而西醫則需要儀器的幫助才能查詢病因。

如今,就這麼遠遠地看上一眼陸明熹的心裡似乎就有了些許答案。

一進門,盛言瑄便立刻跪在地上。

待到太皇太後招了招手,纔算放過她。

“皇祖母。”盛言瑄迎了上去,走到太皇太後的床邊。

陸明熹則跟在他的身後若有所思地想著什麼,正在這個時候太皇太後卻衝她招了招手:“明丫頭......咳咳......你也過來。”

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陸明熹錯愕。

“皇祖母。”她跟了上去,小聲地喊了一聲。

太皇太後看著盛言瑄和陸明熹,突然和藹地笑了起來:“你們兩......咳咳......可得好好的......”她說著已經抓起了陸明熹的手。

就是這短暫的時間裡,陸明熹的手指輕輕地扣在了太皇太後的手腕上。

脈搏虛弱的跳動卻印證了陸明熹心中的猜測,幾乎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皇上駕到。”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剛纔處於站立狀態的人紛紛跪了下來,緊接著便看到衣著華貴的男人走了進來。陸明熹跪不下去,隻能跟著低下了頭。

“皇祖母。”低沉的聲音傳了進來,來人正是盛言瑄的同胞弟弟盛言珃。

“陛下......咳咳咳......”太皇太後抬眸瞧了盛言珃一眼,目光依舊溫柔。

“起來吧。”盛言珃對著周圍的人說了一句,隨後扭頭看向了太皇太後:“祖母還是快些躺下,身體要緊。”

盛言珃自也注意到了坐在輪椅上的陸明熹,他眯了眯眼道:“四哥和四嫂也在呀?”

昔日,陸明熹愛盛言瑄那叫一個刻骨銘心,盛言珃之所以答應為他二人賜婚一則是想拉攏陸家,二則就是希望藉助陸明熹牽製盛言瑄。

“陛下。”盛言瑄率先開了口,他倒不是怕陸明熹說錯話,而是怕這個女人給自己丟臉。

“是本宮......”太皇太後吸了一口氣:“本宮傳召他二人進宮。”

“皇祖母這是?”盛言珃愣了兩秒,隨後就聽到旁邊的周公公走上來畢恭畢敬:“今日太醫來過,言說太皇太後之病已然藥石無醫,恐時日無多......”

微微顫抖的聲音,讓陸明熹的眉頭皺了起來。

就在眾人麵麵相覷的時候,她卻平靜地開了口:“皇祖母,可否讓我試上一試?”

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扭頭看向了她。

就連盛言瑄都不可置信地轉過頭來,緊接著就聽到他一聲嗬斥:“皇祖母身份何等尊貴,這話豈是你能說的?再者說,連皇家禦醫都束手無策,何況你?”

盛言瑄瞥了她一眼,以他對陸明熹的瞭解,這女人並不會醫術。

她這麼說,指不定又要出什麼幺蛾子。

他更想問的是,有想耍什麼手段了?可是,礙於太皇太後和皇帝陛下在場,這才換了委婉的說法。

陸明熹側過臉,根本不打算理會盛言瑄。

“哦?四嫂竟還會醫術?”就連盛言珃都有些驚訝了,可是周圍那些宮人卻不由得捂著嘴笑了起來。

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這位祁王妃是個名副其實的廢柴?她自嫁進祁王府便是個笑話,好幾次宮內盛宴出儘了洋相,就連自己的雙腿也徹底廢掉了。

這樣的人,如何能夠醫治已經時日無多的太皇太後?

“著實會一點皮毛。”陸明熹並不想解釋太多,她側臉看向麵前的人,聲音鏗鏘有力:“還請皇祖母和陛下能給臣女一次機會,若此事不成,臣女甘願下到黃泉地獄陪皇祖母一程,但若此事能成,臣女也有一個請求望陛下能夠成全。”

如此一番話,可謂是驚了所有人。

就連坐在一旁的太皇太後都有些無奈地看向了她:“明丫頭,你這又是何必呢?”

陸家自十幾年前那場動盪過後,纔有了今日之風光。太皇太後自也是看著陸明熹長大的,她說出這番話太皇太後自然是不捨得的。

“陸明熹!”盛言瑄冷冷地叫了她一聲。

盛言瑄再次想要打斷陸明熹,可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盛言珃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一字一頓地問:“朕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心願能讓皇嫂這般豁出命去?連太醫院的太醫都束手無策,皇嫂究竟哪裡來的信心?還是,當真有什麼不得已的理由?”

天子的威嚴已然展露在那張麵龐之上,陸明熹微微吸了一口氣。

隨後就聽到她一字一頓地說:“若是臣女真能治好皇祖母的病,臣女懇求休夫。”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方纔大殿外的人更是不自覺地捂著嘴露出了嘲笑的表情,可是陸明熹卻不為所動。她坐在那裡,明明已經下身癱瘓、行動不便,但那雙眼裡卻彷彿泛著光。

那樣的自信,讓大家覺得這個廢柴更加的可悲而又可笑。

“大膽陸明熹,你可知你在說什麼?”旁邊的盛言瑄一聽這話,立刻皺起了眉頭。

他果然是太縱然這女人了,竟然還想休夫?

在本國,這樣離譜的要求可是聞所未聞。

“祁王殿下明麵上是我的夫君,實則卻聽信奸佞,害我失去雙腿不說,這幾日還險些要了臣妾的命。”陸明熹說著,已經撩起了衣袖。

果然,細膩**的皮膚上滿是傷痕。

她站起來,毫無畏懼。

“請皇祖母、陛下成全!”陸明熹跪在地上。

她的額頭重重地磕在了地上,如此行徑著實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陸明熹,你......”盛言瑄咬著牙。

他竟然以為,這女人還能像以前那樣,袒護於他。

隨後,他悶悶地哼了一聲:“自古以來,夫唱婦隨本就是女子應該做的,難不成就因為這點小事陛下就能同意你休夫?”

他的聲音冰冷,對陸明熹也並無半點同情。

陸明熹抬頭睨了他一眼,一字一頓:“祁王殿下,此事自當由太皇太後和陛下定奪。”

她說話的時候,故意用眼角的餘光看著盛言瑄。

她太瞭解他了,今日若是不成日後那些奴仆奴婢,必將再騎到她的頭上來。

到了那時,自己可就百口莫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