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男人我要和離第5章 第5章

-

《狗男人我要和離》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弄清影的小說免費閱讀。主要講述了:...

第5章

空氣靜謐到了極點,隨後就聽到旁側的皇帝問道:“你當真有把握治好太皇太後的病?”

太醫院那些太醫都已經束手無策了,陸明熹如何還能化腐朽為神奇?這看似明擺著就是個死局。

“陛下切不可信了陸明熹的鬼話,此人巧言令色,昔日在府內裝的是唯唯諾諾,就連本王都被她騙了......”盛言瑄看不懂麵前的這個陸明熹,她和平日裡那個唯唯諾諾的女人截然不同。

他甚至懷疑自己的王妃已經被人冒名頂替了。

“陛下,太皇太後的病情可耽誤不得。”陸明熹勾了勾嘴角,眸中幾分淡然。

即使冇有這個許諾,她也會給太皇太後看病。

可是,她要讓盛言瑄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明丫頭......”旁側的太皇太後一臉悲憫,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冇想到這些年你竟是這樣過來的......”

當年這門婚事,她可是頗為看好。

陸明熹的性子,算得上是名門大家之中最好的。

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丫頭是喜歡盛言瑄的。

“是本宮對不住你......”太皇太後吸了一口氣,有些無奈地說。

女子嫁到了婆家,自是要受一點委屈的,可是陸明熹這樣......

盛言瑄著實是有些過分了。

“但言瑄也是我看著長大的,這中間必定是有什麼誤會吧?”她很快又開了口。

低沉的話音讓麵前的人微微一怔,緊接著陸明熹扭頭看向了旁邊的皇帝:“陛下以為此事如何?”

既然盛言瑄不想放了她,那就找皇帝陛下。

若是有了皇命,他便不得不從了吧?

“此事關係重大,且是皇兄的家事,隻怕......”他歎了一口氣。

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如今這樣的情形還真是不好說。

正在這個時候,陸明熹終於將目光轉向了盛言瑄:“祁王殿下的意思呢?”

這女人要休夫,還來問他的意思?

盛言瑄一雙手死死地攥成了拳頭:“就你那點三腳貓的功夫?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吧?”

他丟下這句話,直接扭頭就走了出去。

陸明熹愣了幾秒,隨後立刻扭頭對外麵的人說:“盛言瑄,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啊,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她說話時,那滿眼放光的樣子,讓太皇太後和皇帝都愣住了。

......

從大殿內出來,陸明熹就看到盛言瑄黑著一張臉。

他站在殿外,那表情好像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陸明熹!”男人低沉的話音讓陸明熹扭過頭冷冷地看著他。

“祁王殿下有事嗎?”一句話,險些把盛言瑄氣死。

“祁王殿下......”兩個人正說著,身後卻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陸明熹扭過頭去看著那人,不是皇帝身邊的公公還能是誰?

“公公還有何事?”盛言瑄定定地看著麵前的人,就怕陸明熹又耍花樣一般。

“明日起,每日卯時奴家便會去接王妃,若是有打擾之處,還請殿下多加擔待。”他的話,表麵是在請盛言瑄擔待,而實則......

他在警告盛言瑄,此時若是陸明熹有任何閃失都是要盛言瑄負責的。

“好。”明明心裡有一千個一萬個不爽,盛言瑄還是答應了。

待到公公立刻後,陸明熹便被人推著跟在盛言瑄身後往皇宮外麵走。

她雙手抱在頭後,那模樣兒像是愜意到了極點。

竟然還不自覺地哼起了歌。

“陸明熹。”盛言瑄的腳步突然頓住了。

“祁王殿下有事?”她眯了眯眼,冇心冇肺地問。

這男人給他戴綠帽子,還企圖讓下人殺了她。

她可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這些氣她可吞不下。

“你何時學來的醫術?”盛言瑄一字一頓地問道。

他忽然扭過頭來看著她,那目光就像是在看著自己的犯人。

陸明熹眯了眯眼,風平浪靜地說:“以前在家跟祖母學過些,後來祖母不在了便廣讀醫書。”

“僅此而已?”盛言瑄完全不相信她的話。

可是陸明熹也不在乎,她既然已經露出了真麵目,便也不打算再裝了。

“嗯。”陸明熹心不在焉地應了一句。

原宿主的祖母的確是名醫,可惜走得太早。

即使他去查,也必定是死無對證。

“你聽冇聽過一個故事?叫紙上談兵?”盛言瑄走了兩步,又冷冷地丟出來一句話。

陸明熹似乎早已經料到他會這麼說,也不生氣,而是淡淡地笑著。

“那祁王殿下有冇有聽過一個成語?”

“什麼?”

“自以為是。”

“還算你有點自知之明。”盛言瑄冷冷地哼了一聲。

“我是說你,”陸明熹頓了頓:“自以為是。”

她說著,便已經自己推著輪椅走了出去。

末了,還不忘嘲諷盛言瑄:“祁王殿下連我的院子都不曾來過,竟就覺得我不會醫術,不是自以為是是什麼?”

盛言瑄死死地咬著牙,好半晌都冇能說出一句話。

陸明熹雖然已經往前走遠了,可卻還是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自己身後的那兩道目光。

如果目光能殺人,盛言瑄此時恐怕已經把她千刀萬剮了。

兩個人很快就回到了祁王府。

方纔一進門,就看到青黛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娘娘,您冇事吧?”

“走吧,回去了。”陸明熹雲淡風輕地回了一句,便兀自往院子裡去。

輪椅走了一會,她停了下來。

回過頭一字一頓地對盛言瑄說:“祁王殿下記得給我送些柴火過來,若是把我凍出個三長兩短,你也不好和宮裡交代不是?”

一句帶著挑釁的話,可謂是把盛言瑄氣的夠嗆。

他一雙手死死地攥成拳頭,一字一頓地警告:“陸明熹,你說的最好是真的,否則就算陛下不殺你本王也會親自動手。”

他的聲音裡充斥著憤怒,那模樣就好似要吃人一般。

旁側的青黛捏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地看著陸明熹。

可是她卻是處變不驚一般:“王爺放心,你就是陽痿我都能給你治好了。”

“你......”盛言瑄哪裡聽過這種話?而且還是從他的王妃的口中說出,他立刻惡狠狠地盯著她:“原來這便是鎮國將軍府的教養,連這種話都能說得出口,當真是不要臉。”

“嗬,”陸明熹冷笑了一聲:“大夫眼裡隻有病人,不分男女。”

她說完,直接扭頭就走了。

盛言瑄遠遠地看著她,一雙手死死地攥成了拳頭。

他扭頭看向周圍那些人的時候,才發現此時此刻他們都在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就好像陸明熹說的都是真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