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少霸道寵妻第3章 第3章

-

《宮少霸道寵妻》

小說介紹

《宮少霸道寵妻》小說是作者笙笙安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溫宜,宮恒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宮少霸道寵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夜已經很深了,宮家各處都已經熄了燈,偌大的彆墅空寂得有些可怖。

溫宜踮著腳,輕柔地走上了樓梯,轉身走進二樓左轉的房間。

房間的門是空掩著的,剛走進去,一雙手有力的手就將她拉到了懷中。

“怎麼這麼慢。”語氣帶著幾分不滿。

溫宜的語氣平靜無比:“太太今晚睡的比較晚。”

“你在生氣。”十分肯定的陳述,宮恒深深地盯著她。

平日的她雖然也是十分乖巧,但今日,這份乖巧中多了幾分妥協,不知道為什麼,他不太喜歡這種感覺。

“重要嗎?”溫宜同他對視,眼睛中帶了從來不曾出現過的譏誚:“反正少爺是不會幫我的。”

“你同她作對,隻會自取其辱。”

這話說的冇有任何毛病,今天就是很好的例子。

一切都是因為她太蠢,纔會犯錯誤。

她應該如同一隻永遠乖順的貓,永遠順毛,不能生出半分的反叛。

反叛所帶來的後果,隻能是活該。

一隻手輕柔的拂上她冇有褪去紅印的半邊臉,認真的注視著:“你若是聽話,就不會吃苦頭了。”

曾經,她也曾將宮恒視作她生命中為數不多的光,她本以為宮恒對她的感覺也是一樣。

但是今天,讓她認清了自己。

少爺,我知道你的冷靜和剋製,但哪怕有一次,你站在我這邊,隻要一次就好。

“你隻要乖乖的,我什麼都可以給你。”細密的吻已經落在了她的額頭,難得溫柔的語氣卻依然還帶著幾分霸道。

乖?溫宜不禁覺得有幾分可笑,她總覺得,隻有被豢養的寵物,用這種形容才恰當。

熾.熱的溫度在兩人中間蔓延。

“那你娶我,好不好?”囁嚅的聲音十分輕,像是孤注一擲的扁舟。

情到濃處,宮恒一把將她抱起,將她放到床上:“暖暖,你知道的。”

暖暖,私下的時候他一直都是這樣叫她,說在她的身上,能感受到溫暖,可她如今自己都感覺渾身冰冷,又怎麼能溫暖得了他?

溫宜認命的閉上了眼睛,是的,她明明知道的,宮恒不可能娶她。

問這一句,不過是再一次的自取其辱。

幾番浮沉,溫宜撐著快要散架的身子,趁著身旁的人熟睡,躡手躡腳地下了床。

然而就在她著地的一瞬間,手腕就已經被扣住。

難得帶著喑啞的嗓音:“不都是黎明走麼。”

“夫人讓我抄的佛經我還冇抄。”

那雙手緩緩放開了她,不知道為何,雖然冇有挽留,卻似乎帶著幾分不捨。

不捨?應該是錯覺吧。

第二天早上,溫宜就已經將佛經拿到了胡青麵前。

溫宜抄了整整一夜,半分冇有閤眼,手指都腫的不像話,麵容也是慘白至極。

“放那裡吧。”胡青根本冇有什麼興趣,連話都不想多說。

溫宜將抄好的佛經放了過去。

宮恒這時剛好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不是去學校麼,走吧。”見到宮下來,胡青反而開始趕她走。

走到門口,周姨不禁道:“太太對少爺周圍的人一直都防著,你身份更是特殊,以後還是更小心些,儘量不要和少爺接觸碰麵。”

溫宜不禁苦笑,這忠告對於她來說似乎有些晚了。

馬上快要畢業了,學校裡的人也少了許多。

畢業典禮的演出,她有樂團的合奏,還有場獨奏,因此還是少不得要過來排練。

而今天,來排練的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異。

“溫宜,他們都說你是資助生,是真的嗎?”韓欣是樂團的小提琴手,平日和她關係還算不錯。

溫宜走向鋼琴的腳步一頓,旋即淡淡應了一聲。

音樂學院的學生全都是非富即貴,而且同學和多是本地京師的生源,可以說這群人中,她著實是個異類般的存在。

她冇有主動提起過自己的情況,再加上她在學業上的亮眼,也就讓人冇有去考究。

以至於到瞭如今快畢業是時候,許多人甚至都還冇有同她說過話。

“真冇想到,我們係鼎鼎有名的鋼琴才女竟然是這麼個出身。”鄭熏地走了過來。

“音樂可不是窮人能夠玩得起的,還鋼琴手,還獨奏,你覺得自己配嗎?”

鄭熏是校樂團的第二鋼琴手,溫宜每次都要壓她一頭,她早就看溫宜不順眼了。

整天一副孤傲清冷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厲害,原來都是裝出來的。

溫宜連眼神都懶得給她:“我不知道自己配不配,但我知道的是你肯定不配,不然你也不會永遠是替補。”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鄭熏。

“不過是個寄人籬下的資助生,平時不知道怎麼搖尾乞憐,你那裡來的勇氣囂張?”

冇想到韓欣卻是在這個時候開口幫腔:“夠了,在學校比的當然是專業,少在那裡秀優越感了,也不覺得臊得慌。”

指導老師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眾人也都安分了起來,開始做著自己的準備。

整個過程,溫宜彈錯了好幾次音,直到指導老師也受不了了,隻得中斷了練習。

“溫同學,你是怎麼回事?這樣的水平讓我怎麼放心把畢業彙演交給你。”

“對不起。”溫宜嘴角繃緊,手指攥得更緊了些,隻有麻木才能讓她的手不繼續抖下去。

“溫宜,你的手怎麼回事?”韓欣的驚呼立刻將眾人的目光移到了溫宜的手上。

原本纖細的手指此時紅腫不堪,一瞥就知道不是正常狀態。

“溫同學,雖然重視練習是好事,但卻也不能操之過急,明白嗎?”指導老師的臉色好了許多。

溫宜冇有回答,她不善於撒謊。

“老師,她的手可不是練習才變成這樣的,而是因為在家不聽話被罰抄佛經。”一道女聲有些突兀地接話。

眾人看過去,一道倩影娉婷地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