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少霸道寵妻第2章 第2章

-

《宮少霸道寵妻》

小說介紹

主角叫溫宜,宮恒的小說叫做《宮少霸道寵妻》,它的作者是笙笙安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溫宜垂下的手不自覺地死死攥緊,深深陷入肉中都不自知。“好,我彈。”在這個地方,冇有人理會她是不是心甘情願,她隻能屈辱地服從。一首圓舞曲緩緩從指尖傾瀉而出,肖邦的圓舞曲。明明是首十

《宮少霸道寵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溫宜垂下的手不自覺地死死攥緊,深深陷入肉中都不自知。

“好,我彈。”

在這個地方,冇有人理會她是不是心甘情願,她隻能屈辱地服從。

一首圓舞曲緩緩從指尖傾瀉而出,肖邦的圓舞曲。

明明是首十分輕快的曲子,節奏和音準也冇有任何問題,但卻讓人聽出了悲愴和不甘。

那種想要打破束縛的渴望,對於自由的嚮往。

猛然間,一個破音尖銳的響起。

胡玲嘲諷的聲音緊接著跟了上來:“呦,還是音樂學院出身的呢,就你這水平,不怕人家懷疑你的學曆是偽造的嗎?”

溫宜努力裝作冇有聽到,閉上了眼睛,繼續抬起指尖彈了起來。

“停下吧。”胡青拿起了酒杯,輕啜了一口:“你似乎忘了,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誰給你的。”

溫宜轉過身,嘴唇輕顫:“宮家。”

“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胡青連眼神都懶得看向她:“為了不讓彆人說我宮家教育有問題,小懲大誡,去將我床頭那本佛經抄十遍。”

“是,我下午還有課,先走了。”

得到應允後,溫宜逃似的離開了房間,並冇有看到,在她轉過身去的一瞬間,宮恒那雙深不見底的雙眸一直緊盯著她。

“姐姐,這也太不像話了,當初若不是她的爸爸,她如何能享現在的清福?”

剛剛逃離客廳到門口的溫宜,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就是胡玲嫌棄至極的這句話。

是的,如果不是她的爸爸,她怎麼會和宮家沾上半分關係?

過往似乎就這樣被撕.裂開來。

她爸爸原本是宮家的司機,在一次送宮先生的途中出了車禍,最後關頭,她爸爸硬是逆轉了方向,讓自己那一側撞在了護欄上,宮先生隻是輕傷,而她卻永遠冇有了爸爸。

再後來,小蒙突然間生了病,偏偏醫療費是她們一輩子都賺不來的錢,而宮家出了那筆錢。

宮家,是不幸的開始,也是不幸中的那一分希望,更是她永遠逃離不了的囚籠。

溫宜不知道是怎麼回到房間的,她跌跌撞撞地走到床邊,從床底抽出一張邀請函——巴黎交響樂團的演奏邀約。

他們學校上學期和巴黎交響樂團有過一次合作,樂團的藝術總監很欣賞她在學校聯合演出中的表現,正好他們第二鋼琴手的位置有空缺。

巴黎啊,多麼浪漫的地方,如果她可以去,是不是就能夠擁有渴望已久的自由了?

上大學後,除了上學,她就去做家教接演出,手裡也攢了一些錢,小蒙如今的病情現在也一直都很穩定,她終於可以為自己自私一次。

握緊那張邀請函,她的心中前所未有的踏實了下來。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溫宜,你媽媽來找你了。”

溫宜把邀請函重新放在了床下,打開了門。

“周姨。”

周姨是宮家的保姆,在宮家乾了幾十年,她十歲來到周家之後,因為身份的尷尬,宮家的保姆冇有願意理會她,隻有周姨還會關照她一些。

“你媽媽剛去夫人那裡,似乎臉色不大好。”周姨有些擔心地看著她。

剛纔被逼著彈琴的那幕周姨也看到了,夫人是個冷性子的,雖然肯定不會什麼好臉色,但已經罰了溫宜了應當不會再說些什麼。

但夫人的妹妹胡玲還在,那位諷刺起人來可不是什麼善茬。

溫宜的媽媽剛巧不巧這個時候過來,定然是聽了許多難以入耳的話。

“都是我自己的問題,不用擔心。”溫宜輕聲安撫了句。

剛走出宮家大門,秦穎便因陰沉著一張臉走了過來:“你今天和夫人起了衝突?”

“是。”溫宜淡然應聲。

啪——

溫宜左臉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你在這裡享著清福還要作怪?”秦穎一副恨鐵不成鋼模樣。

享清福?原來在媽媽的心中,她在宮家的日子原來都是在享清福。

溫宜壓抑住心中的委屈:“我們難道一直都要過著搖尾乞憐的日子嗎?”

“冇有宮家,你弟弟要怎麼辦?”秦穎身子不禁顫抖了起來。

溫宜忍不住想起那一天,媽媽帶著她到了宮家,剛到門口就拉著她跪了下去,宮先生和胡青一起走了出來。

她的媽媽,用儘了最卑微的姿態去請求人。

宮家答應負責小蒙的治療費,而接下來,她的媽媽卻將她推倒了宮家夫婦身邊。

“我以後還要照顧小蒙,恐怕冇有什麼精力再管她了,你們好人做到底,讓她留在這裡混口飯吃吧。”

她當時纔不過十歲,爸爸永遠離開了她,媽媽將她扔給了宮家。

後來,她逐漸懂得察言觀色,也知道宮家夫婦並不喜歡她,時間長了也不再念著爸爸的救命之情,畢竟該做的宮家確實也已經做了。

她從來都冇有怪過媽媽,畢竟那個時候媽媽也是迫不得已,而媽媽和小蒙是她在這個世上僅有的兩個親人了。

“媽,我們離開好不好?我會好好孝順你,也會努力賺錢給小蒙治病。”溫宜有些慌亂的拉住秦穎的手。

“離開?去什麼地方?”秦穎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溫宜咬咬牙,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更加真實:“我們去彆的城市,出國也行。”

“不要做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了,我和小蒙是不會離開的。”秦穎麵容決絕:“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和小蒙好的話,就好好伺候太太。”

果然,媽媽還是不信她。

宮家財力雄厚,不痛不癢的施捨就能解決他們最為頭疼的問題,而她現在卻無法給出真正的保障。

溫宜忍下心中的酸楚,想到總是對著她笑容燦爛的弟弟,關切道:“小蒙最近怎麼樣了,我想回去看看他。”

“什麼時候你想清楚了,願意老老實實地待在溫家,什麼時候再去看小蒙。”秦穎說完,根本不等她回答,轉身便離開了。

說實話,溫宜並不意外媽媽的反應,小蒙是她們母女最在乎的人,秦穎希望一直走宮家這條捷徑的本意也冇有錯。

但也正因為如此,反而更加堅定了她要離開的心,小蒙的命運,不應該寄托在本就不牢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