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紙。

我抽出來開啟,偌大的收養証明幾個字映入眼簾,姓名沈昭。

原來他真的不是爸媽親生的。

我想到上輩子有一次我去找哥哥,看見他拿著一張白紙,表情又喜又悲,十分矛盾。

我問他在看什麽,他收起紙,眼神讓我覺得有些奇怪:“安安想和哥哥永遠在一起嗎?”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我點頭說想。

但哥哥的氣色越來越差,我撞見他捂著胃的次數越來越多,後來哥哥再也沒提過。

我想,那個時候哥哥應該是知道自己不是爸媽親生的。

沈昭看我愣住,伸頭過來想看是什麽。

我立馬把紙放在身後,試探問道:“哥,如果你知道爸媽不是你親生父母,你會怎麽辦?”

沈昭毫不猶豫道:“養恩大於生恩,如果我是被收養的,說明我的親生父母對我不關心,我會孝順養父母。”

“如果親生父母有什麽難言之隱呢?”

沈昭想了想:“不知道,安安問這個乾什麽,快去睡午覺,我收拾一下,等爸媽廻來看到那麽亂會生氣的。”

我看著他低頭整理東西,突然道:“哥,你猜到了,對吧?

你不是爸媽親生的。”

沈昭的手頓住,他擡頭,有些害怕地問:“安安是不想要哥哥了?”

我看著他不安的眼神,有些難受地撲過去把他抱住。

“不會,哥哥一直是安安的哥哥,安安永遠都喜歡哥哥。”

“哥哥永遠都會對安安好。”

沈昭的話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上輩子他把我寵成了小公主,即便是死,也用他的心血換我的幸福。

如果真的要比,我欠沈昭的太多太多。

下午的考試在我咬著鉛筆頭不斷皺眉思考中順利度過。

黃澤和一個麪生的中年男人拿著試卷,表情平靜:“雖然成勣不是太好,不過可以進第一小學。”

我媽抱著我,在我嘴裡塞根糖:“安安真棒。”

我鬆了口氣,裝學渣好累。

爸媽在跟黃澤和市裡小學的校長談論學籍什麽的。

我悄悄地剝了顆大白兔塞到沈昭嘴裡。

他瞪大眼睛:“哪來的?”

我指著市裡小學的校長張繼宗:“叔叔給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長得太可愛,給了我一把糖。

等爸媽談完,臉上帶著笑容,要領我們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