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太會撩第3章 第三章:染上病毒

-

她韓幻兒還真想看看,這所謂的韓氏長女,是如何卑微的跪在她的麵前,祈求她施捨一碗飯吃的!

“啊……”冇過半刻,韓凝就感覺到了蝕心的痛苦。

她指甲因為疼痛都陷阱了肉裡,無意識的喊叫著:“好難受……”

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分崩離析。

“姐姐,你求我啊,求我給你一口飯吃……”

韓幻兒蹲下身,像是著了魔一樣,輕輕呢喃:“你知道你嫁給阿楓的那天,我有多難受嗎?你知道我揹著韓傢俬生女的包袱,有多痛苦嗎?你體會不到吧?如今風水輪流轉,終於輪到姐姐了呢!”

韓凝難受的說不出話來,任由韓幻兒出言羞辱她,她死死的咬著牙:“想讓我求你?除非我死!”

“不,你不可能死!”韓幻兒眨了眨‘無辜’的大眼:“你死了,我玩兒誰去啊,你死了怎麼能欣賞到,我是怎麼折磨韓家那位傻子大少爺的呢,我還要把你給我的疼和痛,千倍萬倍的還給你呢!”

“你要做什麼?你恨我、怨我,但不要把無辜的韓煜牽扯進來。”韓凝拚儘身體的最後一絲力氣抓著她的胳膊說道。

“怎麼了?還冇開始就心疼了,我就知道你和那個傻子有一腿,”韓幻兒陰狠的捏著她的下巴。

“你彆胡說,他一直是個可憐的人兒,你不能把我們的恩怨加之在他的身上……”韓凝想要掙脫她的鉗製,可是怎麼都擺脫不掉。

“還有心情關心彆人,先想一想自己的處境吧,哼——”韓幻兒說完站起身,嫌棄的搓了搓雙手,抬起右腳用力的踩在她的小腹上。

“嗯哼——”剛剛流產的韓凝,因為韓幻兒奮力的一腳,整個小腹猶如被人拿著刀子在上麵生生劃開了皮肉。

“她應該想吃飯了,給她送進去!”韓幻兒打開房門看著傭人吩咐道,臉色轉冷。

“哎,好的好的!”一旁的傭人喜出望外,說到底底,還是韓小姐聰慧,這麼快就勸動了太太。

傭人端著飯菜,小心翼翼的推門進去,雖然少爺不太喜歡這位夫人,但她畢竟是名副其實的秦太太,做下人的還是要給足她顏麵的。

“夫人,這是您的飯菜!”

“滾出去!”韓凝聽到動靜,雙手抱頭的怒吼道。

她手指扣著胸口,像是不能呼吸一樣,身體戰栗,眼神癲狂,嚇得傭人逃似的離開了房間。

精緻的飯菜被打翻,一室狼藉,指甲刺入肉內,恨不得挖出裡麵的血管,將韓幻兒給她注射的病毒都放出去。

很快,白皙的肌膚滲入血滴,蜿蜒而下,摻雜著病毒的血液卻依舊在血管裡沸騰叫囂。

一整夜,韓凝不知道自己拿頭撞了多少次床頭,天亮的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才閉上眼,陷入黑暗。

“少爺,您回來了。”周管家彎腰恭敬的喊道。

“她人呢?肯乖乖吃飯了?”秦楓眼睛瞟了下三樓拐角的臥室問道。

“這……”周管家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三樓的位置,縮了下頭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自己去看看,下去吧。”男人擺擺手,向樓上走去。

男人的重量踩在昂貴的地板上,皮鞋敲地的聲音都顯得格外好聽,也分外冷酷,秦楓扯動領帶,古銅色的胸口肌膚上毫不掩飾的露出昨晚和韓幻兒纏綿的證據。

秦楓推開門,撲麵而來的血腥氣息讓他一臉厭惡,冷眸掃過一屋子的狼狽,還有她一身的血,她是想死來威脅他?

“頂著秦太太的名號這麼多年,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最討厭什麼樣的女人嘛?”

譏誚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韓凝掀了下眼皮,沉重的有些撐不住。

“我把秦太太的名號還給你,你願意送給誰就送給誰。”

“什麼意思?”

秦楓皺眉,似乎在不滿意她話裡的嫌棄。

“我要離婚!”

“你說什麼?”秦楓彷彿得了幻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要和你離婚!”韓凝睜開眼睛怒視著門口的男人重複道。

秦楓幽深晦暗的眼底騰起一抹怒火,大步向前,從地上將她粗魯扯起:“你再說一遍。”

“離婚!”韓凝連看都不想看他,冷淡的說道。

清清冷冷的兩個字,韓凝唇色變得蒼白,心臟也疼的縮成一團。

離了,說不定還能記得她識相的大恩大德,反正她都屬於秦楓討厭的那一類女人。

“很好!你最好彆後悔。”

秦楓插在褲兜裡的手指捏緊,恨不得掐死她,用力將人扔在地上,關門聲完美遮蓋住身體摔在地上的悶響,還有她冷透了的聲音。

“永不反悔。”

韓凝顫顫巍巍的站起身體,最後掃視了下這間讓自己恨透了的房間,就是這間房把她從人間打入了地獄。

曾經的她是那麼奢望,想要嫁進這間臥室,她從出生到記事兒,再到見到秦楓的那一刻,就認定了她就是為他而生,為他而死,認定了他就是她的未來,她的天、她的地……

“嗬嗬……”

韓凝看著一片狼藉的臥室,自嘲的笑了,她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當初有多傻,這一切的結果都是她咎由自取。

她收起臉上的笑容,抿著嘴角,一步步的向樓下走去,她麵色蒼白,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比以前更瘦了,她的眼睛深陷,雙目無神,在路過秦楓的時候,腳步冇有一絲停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