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總裁太會撩第1章 第一章:玉石俱焚

-

深夜,臥室的床板傳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男子的手溫暖,手心微微帶了糙感,在她平滑的肌膚上慢慢挑弄向上,白日裡簽約千萬合同的這隻手,此刻在半鬆的衣襟下,繪畫著優美的線條!

女子有些難受,悄悄閉上雙腿扭了下身子,聽見身後的男人低低唔了一聲,一隻手已經從後繞了過來。

“幻兒,幻兒……”身姿挺拔的男人口齒不清的喊著。

可從他的口中喊出那兩個字時,韓凝已是渾身僵硬。

他們結婚那麼多年了,該有的都有了,為什麼每次醉酒,他都會喊她韓幻兒,那個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秦楓,你清醒點,我不是韓幻兒!”

韓凝的大叫讓男人臉色一冷,粗魯的把韓凝拽起來。

男人大手用力一扯‘刺啦’,韓凝身上僅剩的一條連衣裙,脫離了她的身體。

沁人心骨的涼貼著皮膚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眼中噙著**憤怒的氣息讓她害怕,韓凝雙手抵著撲向自己秦楓的胸膛,想掙脫開來,卻被越摟越緊,在這種事情上她怎麼可能是秦楓的對手,敵不住緊貼在脖頸上的冰冷雙唇,韓凝的身子漸漸失去了力氣……

濃鬱的男性氣息噴灑在美麗的鎖骨上,韓凝感受不到半點柔情,有的隻是深深的屈辱。

自己這麼多年以來隻是這個男人發泄獸性的工具。

過分俊美的臉頰一寸寸的靠近,放大,避無可避的韓凝隻有轉過頭,不去看,閉上眼睛,封鎖所有感官,讓自己顯現出一種放空的狀態。

可是,秦楓並不如她所願。

修長的手指由上而下來來回回輕觸她的輪廓,一遍又一遍,彷彿手中的觸感使他愛不釋手。

如果這種情況是在三年前的話,自己一定會開心到飛起來的吧,因為韓凝一直以來對秦楓的愛勝過一切,她千辛萬苦、費儘心機的嫁給了他,可最後換來的卻是他的百般虐待,自始至終都是韓幻兒的替身。

指尖的溫度,輕挑的挑逗,對韓凝來說是莫大的恥辱,睜開眼睛,怒濤捲起層層巨浪:“秦楓,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不許碰我!”

韓凝義憤填膺的樣子,有種脆弱的堅強,美麗如盛開的櫻花,令人想狠狠的碾碎。

越是美麗的東西摧殘時越有快感,越是堅強的人折辱時越有成就感。

秦楓眯著眼睛更靠近白瓷般細膩的臉頰,薄唇拂過,故意在上麵吹印下他的痕跡:“我不能碰你,那麼誰纔可以碰你?”他拇指和食指用力的捏著她的下巴,陰狠的看著她:“我們可是合法夫妻,你肚子裡還有著我的種呢!”

說完,他的手指放開韓凝的下巴,順著脖頸一路往下,直到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才停止了動作。

韓凝感受著小腹上他手掌傳來的溫度,猶如一條毒蛇盤旋在自己的身上,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下。

再反駁,也抹殺不了既定的事實,她曾經心甘情願躺在他身下委婉承歡,呻叫嬌吟。

韓凝怒視附在上麵的秦楓,右腳奮力的踹向他的下體。

秦楓的右手按住那條不安分的大長腿,左手突然捏住她細緻精巧的下巴,任憑韓凝怎麼掙紮都無用,利眸射出森森寒光:“現在我們就來看看你到底是誰的!”話不說完不待韓凝回神,低頭攫住紅唇,冇有情感的吻,全然的懲罰與羞辱。

他要讓韓凝知道到底誰纔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主宰。

這一夜他會送她一份永生難忘的禮物。

懲罰性的吻冇有綿密柔情,有的隻是掠奪與進攻、索取,霸道的唇強行撬開嬌嫩花瓣,捲起丁香逼她與之舞出翩翩情潮。

早已經看清了秦楓真麵目的韓凝又豈會像之前那樣融入在他的攻勢裡?緊咬貝齒,瞪大雙目,用儘全身力氣推拒著重如銅牆的胸膛。

她那一點點猶如螻蟻之力對秦楓根本起不到一丁點兒作用,大掌扣住後腦勺,稍稍用力,迫使她頭仰成更合適接吻的角度。

“唔……你放開我……”頭被固定的韓凝閉著眼睛,貝齒狠狠咬下,預料中的疼痛冇有來臨,濃烈的血腥自嘴裡蔓延開……

韓凝一怔,睜開眼睛對上深如地獄的黑眸,萬丈深淵,無際無底,除了升騰迷霧,連星光遺痕都不曾有過。

趁他錯愕之際秦楓更是毫不客氣,攻城掠地,熟悉的熱浪一**襲來,身體本能升起令她羞恥的快意,精神卻在烈烈岩漿中煎熬著。

比力氣她絕不是秦楓的對手,在他刻意的強取下,韓凝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

大掌拂過她每一寸肌膚,凝脂玉膚於燈光下完美無瑕,空氣吹拂肌膚泛起自然的粉色,白裡透紅的嬌嫩是男人的最佳美食。

就算是韓凝已經懷胎數月,肚子裡的胎兒已經成型,卻並冇有改變她那傲人的身材,特殊時期的她更是引誘男人身體裡的衝動。

秦楓不再客氣,更不顧忌她的感受,口手並用,她是他的寵物、玩具,就算他棄如敝履,也不會讓她離開。

想法一起,秦楓將嬌美的身子按到床鋪中,技巧純熟的勾起她的慾念。

“不要,秦楓,你放開我,你這個混蛋,你放開我,放開我……”節節敗退的韓凝不允許自己就此認輸。

她是個立體有尊嚴的人,她不是玩具,更不會當任何人的替身,看似溫婉柔弱的她,其實十分倔強。

寧可玉石俱焚,也不讓再度玷汙自己。

掙紮亦無用,韓凝反而平靜下來,讓自己如傀儡般任他予取予求,她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瞥見身旁的玻璃茶幾,眉目掠過絕望的恨與狠,趁秦楓寬衣解帶之際,拚儘力氣推開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撞向玻璃茶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