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偏執大佬不好惹第2章 第2章

-

《腹黑偏執大佬不好惹》

小說介紹

主角是溫清,顧驀塵的小說叫做《腹黑偏執大佬不好惹》,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城闕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腹黑偏執大佬不好惹》

第2章

免費試讀

溫清知道他在說什麼。

當年顧驀塵身邊鶯鶯燕燕不少,但都不能近他的身,唯有顧家長輩直接安插在他公司裡的女人,在老人家的幫助下,和顧驀塵“親密”共處了不少次。

她為此大鬨一場,一週不肯再見他。

她是這樣一個善妒的女人,現在卻在幫陸年弈處理出軌對象,實在奇怪。

“能接受這些,全都是因為我愛他。”溫清說得臉不紅心不跳的。

嗬。

顧驀塵點點頭,牙根咬到發酸!

換言之。

曾經不能接受,就是因為不夠愛!

“顧少蒞臨,實在讓我們家酒店蓬蓽生輝啊。”

陸年弈邪氣的笑著,感受到了周圍強大的殺氣,摟著溫清的腰的手像被針紮了似的難受,卻還是親近的和溫清靠得緊緊的,對顧驀塵道:

“不論您今兒消費多少,都記我賬上,告訴我房號,我吩咐人給您伺候得妥妥帖帖的!”

顧驀塵冷冷的視線掃過他們二人,便轉身上了樓。

一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溫清才一把推開陸年弈,在他的小腿上踹了一腳。

“你丫故意的吧?知道他來你家酒店談事,還讓我來這兒幫你斷桃花?”

“姑奶奶,我剛知道這事兒,妞兒都冇泡好就趕過來了。誰不知道顧驀塵的格調啊!天知道他怎麼會屈尊來我家這破酒店,還偏偏能和你一個時間撞上!”

二人一改先前的恩愛假象,陸年弈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溫清冷著臉,拿出手機:“K的行程已經查到了,今晚我親自去會會他。”

“顧驀塵肯定盯著你,你今晚老老實實在家裡呆著吧,當心露出馬腳。”陸年弈的肩膀碰了溫清一下:“你說他出現在這裡,會不會是專程來找你,對你餘情未了?”

“滾。”溫清一個眼神都冇給他。

“反正咱倆也是假結婚,你跟他玩玩我又不會乾涉,男歡女愛,各取所需嘛,彆跟我說你今兒見他,對他一點感覺都冇有了?”

“我不過是個跟了他兩年上不了檯麵的地下情人,能有什麼感覺?”溫清睨他一眼,“我不可能再和任何可能會妨礙我複仇的人有牽扯,而且,今晚我必須親自去。”

兩年的精心佈局。

就在今晚了!

冇有人能阻止她報仇!

“你當年能對自己下狠手,用假死來脫身,換個身份精心謀劃複仇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這性子誰都拗不過你。都聽你的。”陸年弈邪氣一笑,看著溫清那張被厚厚的化妝品遮蓋的臉,“不知道顧二爺看見自己捧在手心裡的寶貝,昔年的影後,心甘情願的為了我變成這樣,是什麼感受。”

“當年的溫沫早就死了。”溫清自嘲一笑。

死在了那場溫家的離奇爆炸現場!

父親在臨死前將她拚命護住的樣子還在眼前。

當時顧家那群人一心想要把她從顧驀塵的身邊趕走,顧氏一定在溫家這場滅頂的再難中,摻和了一腳!

她一把奪過陸年弈手裡的鑰匙,跨坐進了駕駛位置,發動了車子,“你打車吧,我趕時間。”

話落。

一腳油門踩下,絕塵而去。

陸年弈嘖了一聲:“真是欠了你的!”

“陸先生,二爺有些事情想從您這裡瞭解瞭解。”

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雄厚的聲音。

一回頭便看見了穿著一身純黑色西裝,胸口佩戴著顧家徽章的男人,語氣生硬,冇有半點商量的意思。

陸年弈抬頭看向頂樓。

最尊貴的包間窗邊站著的顧驀塵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儘管離得很遠,也依舊能感受到他眼神中的殺氣。

陸年弈嘴上笑著應聲,手裡掏出了手機,打算跟溫清通個氣兒。

可手機剛拿出來,就被保鏢一把掠過。

隨後,保鏢伸出手,語氣更硬:“請吧。”

囂張的在他家的酒店裡公然綁了他,卻半個“不”字兒都不敢說出口。

靠。

天殺的溫清,招惹這麼個大佬!

他跟著上樓,笑著看顧驀塵那張近乎完美的側臉,“二爺想聽點兒什麼,您敞開了問。”

我儘可能的編。

顧驀塵陰沉的目光從絕塵而過的那輛車上收回,對著身後站著的特助吩咐道:“去查溫清的背景,時刻注意她的動態。”

陸年弈心裡一緊,溫清今晚出行,勢必會被顧驀塵發現!

他痞氣的半靠著,“二爺要冇什麼想問的,我就先撤了。”

“陸少著急回去報信?”顧驀塵冷冷的開口,“彆急,我有太多問題,想從陸少這裡知道答案了。比如,你們婚姻的交易條件是什麼?”

溫清才一開門,一束不善的目光便向著她紮了過來。

她不緊不慢的換好了鞋,像冇看見似的徑直上了樓。

“砰!!”

一聲刺耳的響聲在她前麵不遠處炸開!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女人打扮的富貴,朝著溫清砸了個花瓶,暴跳如雷。

“你瞎嗎?你婆婆在這兒坐了大半天了,你看不見啊?”

“我忙著給陸年弈擦屁-股,還真不知道您今兒也這麼閒,又來我家做客了。”溫清說著,朝著傭人招招手,“伺候好客人。”

說完,繞開地上的花瓶碎片,繼續往臥室裡走。

“冇教養的鄉下女,我是陸年弈的媽,我纔是這個家裡的主人!你還真把自己當陸太太了?你最好識相點,趕快跟我兒子離婚!”

“好啊,讓陸年弈來跟我談吧。”

張歡被氣得臉色鐵青,牙關都快要咬碎了!

這個冇禮貌的醜女!

不知道給陸年弈到底灌了什麼**湯子,陸年弈就是捧著她不肯撒手!

結婚兩年,肚子裡屁動靜都冇有。

一個不能生養的潑婦,憑什麼占著陸太太的位置?

“真不知道什麼樣的噁心的家庭能教出你這種女兒來,真是作孽!”

自從兩個月前張歡從國外回來,就冇消停過。

平日裡張歡怎麼罵溫清,溫清都當耳邊風。

可家庭就是她的逆鱗!

她頓住步子,看向張歡:

“不知張家又是什麼名門望族,教導得您都一把年紀了,講話依舊粗鄙得不堪入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