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雙胎

-

夏去秋來,轉眼便進入了十月。

距離謝洛卿臨產之期還有一個月,簫離落也越發緊張起來。

數百年來,女子難產而亡的事不知有多少。

即便有太醫和薛紫蘇,蕭離落仍是擔憂得夜不能寐。

謝洛卿眼看著他一日日瘦下來,心疼不已,然而不論怎麼安慰,都還是絲亳不能緩解他的憂慮。

她其實也怕。

她的一位遠房表嫂,據說就是難產而死的。

留下一個女兒,後來,有了繼母,日子過得並不太好。

她相信蕭離落不會苛待他們的孩子,可是,她也更怕自己真的有什麼意外。

她怕死,更怕徒留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在世。

於是,到了後麵的幾個月,她聽從薛紫蘇的建議,每日嚴格控製飲食,避免因為胎兒太大,從而導致難產。

同時,每天都挑上午或入夜涼快些的時候,在禦花園中散散步,強健一下身子。

一切雖都己準備妥當了,但是最後,還是出了點岔子。

這日一早,蕭離落正在上朝,忽然間玉露殿的宮人急匆匆地衝進金鑾殿,“皇上,皇後孃娘快要生了。”

“什麼?”蕭離落驚得自龍椅上站起,“不是還有一個月麼?”

“奴婢也不知,娘娘半個時展前開始腹痛派人請了太醫,說是羊水已經破了。”

“怎地不早些來通知朕!”

蕭離落說完,飛快地閃身進入殿。

李茂全正要跟上,瞧一眼殿中還站在原地的大離朝臣們,忙停住腳,道:“備位大人先請回吧,如有要事可先遞摺子。”

說完,便忙跟了上去。

等到人走遠,一眾群臣便也一道出殿。

人群中,戶部侍郎江謙朝一個朝官使了個眼色,那人馬上心神領會,湊至三朝元老王太師跟前,狀似無意地道:“王老,皇上寵幸皇後孃娘,己經到了連早朝都不顧的地步了,您看這……”

那官員說完,一些離得近的朝宮們紛紛停住腳,想聽聽王太師怎麼說。

滿朝文武誰人不知,這位王太師曾先後授業過先皇,當今聖上,是最古板的老臣。

當年先皇專寵一個妃子,致使後宮怨聲載道,還曾被他上書力諫過。

眾人等了半響,卻見這王太師捋了下長鬚,悠悠道:“胡塗!自古最忌諱寵妾滅妻,如今我朝帝後和美,鶼鰈情深,此實乃大離之福、百姓之福也!”

那人萬萬冇想到會被王太師當麵訓了一頓,瞬間麵上訕訕。

他強笑道:“您說得是,是下官目光短淺了。”

眼見場麵尷尬,他又忙說了點彆的,這才讓氣氛好了些。

等到幾人走遠,一直隨在身後的謝氏父子這才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他們忙隨著小太監往宮中趕去。

玉露殿正廳,蕭離落不停地來回走動,臉色陰沉得如山雨欲來。

李茂全有心想勸,可是聽著裡麵產室裡傳出的一聲高過一聲的痛呼聲,他又吞了吞唾沫,把話咽回了肚子。

“娘娘,您再用力,對,就是這樣,深呼吸~”

“再端幾盆熱水來!”

“啊~”

儘管人在外頭,可是裡頭的聲音卻源源不斷的傳出來。

不時有宮女端著一盆盆染血的水自跟前走過。

簫離落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暈血。

他隻要看一眼那盆裡浮動的紅色,就感覺頭暈眼花,站立不穩。

謝章和謝欺程本來也是緊張的,可是看著簫離落那滿頭大汗,不停在廳中走來走去的模樣,他們又略有些欣慰。

自古為女子者苦,即便身為一國之母的皇後,這生子之痛也是無人可以替代的。

好在,她的夫君是真心疼她。

“皇上,”謝童勸道:“您要不先回承光殿吧?等孩子出來了,臣馬上讓人去通知您。”

畢竟,龍體是萬金之軀,關係到一國之本。

他此刻氣色瞧著實在不太好。

“不,”蕭離落搖搖頭,斷然拒絕道:“朕哪裡也不去,朕要陪著卿兒。”

話落,隻聽裡頭謝洛卿的呼聲越來越大,隱隱約約似乎還聽到“皇上”兩個字。

蕭離落臉上擔憂之色更深,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朝內室衝去。

“皇上,您不能進去啊!”謝章忙呼道,可是蕭離落步履太快,一下子便不見蹤影了。

屋子裡有濃鬱的血腥氣,還有許多忙碌的宮人。

每個人見了他,隻來得及微微福個禮,便又都忙自己的事了。

“卿兒,朕來了,朕在這兒。”

蕭離落快步衝到床前,緊緊地握著謝洛卿的手。

如不是親眼所見,他完全不敢相信,這是早上那個笑著承受他溫柔親吻的女子。

隻見謝洛卿雙眼緊閉,頭髮都被汗浸得濕透,淩亂地貼在臉上,氣色蒼白如紙。

身下的床單上,血紅一片,刺眼至極。

隻看一眼,蕭離落便覺得萬箭鑽心、渾身發冷。

他忍不住朝太醫吼道:“都過去兩個時辰了,怎地還冇生出來?

皇上,”杜若擦了擦額角的汗,回道,“宮口開得太小,孩子的頭卡住了。”

蕭離落一聽,正要發怒,好在一旁的薛紫蘇已忙道:“皇上彆急,根據民女往日的經驗,娘娘很可能懷的是雙胎。”

“雙胎?”蕭離落震驚至極。

這一刻,他第一反應不是喜悅,而是害怕。

生一個孩子已經是十分艱難了,現在是雙

胎,那豈不是更加危險?!

“正是,”薛紫蘇點點頭,道:“娘孃的腹部本就比旁人要大些,兼之她自己便是雙生。”

說話的當口,一旁的謝洛卿經過熱水擦身之後,又稍稍清醒了。

看到不知何時出現在跟前的蕭離落,她臉色大變,急道:“皇上,你快出去!”

“卿兒,你感覺如何了?”

“你先出去。”

她不想他看到自己這副模樣。

薛紫蘇曾跟她講過,民間有的男人見過自己妻子生子後,留有陰影,之後便再冇了夫妻生活。

“卿兒~”蕭離落心疼地看著她。

一旁,剛剛抽出空來的謝夫人也過來了,她忙勸道:“皇上,您先出去吧,您在這裡,卿兒會緊張。

聽到嶽母大人這般說,蕭離落無奈,這纔出去了。

又在外殿心急如焚地等了一個多時辰,終於,傳來了響亮的嬰兒哭聲。

“生了!”

謝章與謝欺程聽到動靜,皆麵露喜色。

蕭離落聞言,再次飛快地衝了進去。

剛剛講門,便遇上出來報喜的嬤嬤,她身後兩個奶孃各抱著一個包裹著明黃色繈褓的嬰兒。

“恭喜皇上,娘娘生了兩個皇子!”

“她怎麼樣了?,

“娘娘有些累,其它的太醫說並無大礙。

“太好了。”

兩個奶孃眼見龍顏大悅,便都站在一側,以為皇上會要看看兩位皇子。

誰知,他卻瞧都不瞧上一眼,徑自往產室跑。

“卿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