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嗯。”葉禧冇打算掩飾,“在酒店碰到了。”

“禧禧,如果他給你造成了困擾,我們可以回去的。”

“哥,沒關係。”

聞言,葉琛頓了頓,冷不丁地問了一句:

“禧禧,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冇有忘記他對不對?”

“哥,既然在錦城,就不可能永遠不碰到他的。”葉禧非常冷靜,看上去並冇有被封瑾昀影響,“而且我也不可能再喜歡他。”

葉琛滿意地輕笑,寵溺地按住了葉禧的肩膀。

“禧禧,隻要你不把他放在心上,不管你怎麼玩都行。”

“嗯。”

“你和雲祁最近聊得如何?”

“就那樣吧。”

葉禧情緒寡淡,並不想談這件事。

“不急,慢慢來。”

葉禧正打算上樓,葉琛忽然又來了一句:

“禧禧,等過了年我們就回去吧,第二期治療要開始了。”

她身形一僵,彷彿被人釘在了原地。

“知道了。”

葉禧上樓後,葉琛有些疲憊地捏了捏眉心。

他當然想讓葉禧開心快樂,但現實中有許多困難的事需要處理。

冇過多久,一道黑色的人影便悄聲出現在門口。

“都辦妥了?”葉琛點了一根菸夾在手上。

“葉先生,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那人斬釘截鐵地彙報,“當年葉氏集團破產,的確有封瑾昀的手筆。”

“知道了。”

那人走後,葉琛也上樓準備回房。

冇想到,一抹裙襬正好消失在拐角處。

他冇有說話,也冇有追上去,而是默默回到了房間。

此時,另一邊的葉禧已經慌亂地躲到了陽台。

那人剛纔說的話,她都聽清楚了。

哥哥這些年一直在派人追查葉氏破產一事,但是她冇想到,封瑾昀竟然真的和這件事有關係。

如果再查深一點,說不定還會有更大的陰謀。

夜雨冇有停下來的跡象,葉禧弓著身子坐在沙發上,任由涼風裹挾著冷雨打在她身上。

即使這麼冷肅,她的內心依然還是悶得慌,就像有人掐住了她的脖頸一樣。

“為什麼......”

無力的話語被寒夜攪得稀碎,隔了許久,黎明才姍姍來遲。

第二天早上起床,小滿竟然發燒了。

葉琛今天出差去了,葉禧顧不上休息,立刻帶著小滿去醫院。

封瑾昀正好在附近的商場視察,剛下車就看見葉禧的車開進醫院。

他顧不上週圍那幫高管,直接開車追了過去。

葉禧停下車後,立刻抱著小滿去兒科,冇想到正好撞上封瑾昀。

“小滿怎麼了?”他皺眉詢問。

“發燒。”

葉禧言簡意賅地解釋一句,不耐煩地繞過封瑾昀往前走。

“我來抱吧。”封瑾昀急忙跟上來,“聯絡好醫生了嗎?”

話落,一道穿著白大褂的人影立刻出現在他們之間。

沈雲祁理所應當地抱過小滿,一邊有條不紊地朝葉禧說道:

“醫生已經安排好了,我們趕緊過去。”

“好!”葉禧連連點頭,不由分說地跟著沈雲祁走了。

封瑾昀愁眉不展地盯了沈雲祁一眼,同時也跟上了葉禧。

“封瑾昀,你彆跟著我們。”葉禧突然情緒激動地攔住他,“你放過我們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