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王爺黏著寵第3章 第003章 尷尬的事後

-

《穿越後王爺黏著寵》

小說介紹

主角是夏雲月的小說叫做《穿越後王爺黏著寵》,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一汀煙雨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越後王爺黏著寵》

第3章

免費試讀

所以,自己是真的死了,但靈魂卻穿越了。

而且穿越後因為身體還殘留著藥性,還和一個陌生的男人睡了?

意識到這一點後,夏雲月陡然地清醒了過來,然後就發現自己真的正蜷縮在一個男人的懷裡,並且幾乎從頭到尾地都緊貼著對方的肌膚,頓時嚇得連忙撐手一推。

結果一推冇推動,二推也冇推動,反而是全身各處猶如被車子碾壓股一般,渾身又酸又痛。

就在這時,緊緊抱著她的男人驀地睜開了眼睛,纖腰也被一把捏緊。

霎那間,夏雲月彷彿看到一把寒光四射的長劍錚然出鞘,彷彿隨時能切割一切膽敢阻攔他的存在。

這是一個強大並極其危險的男人!

光是靠近可能就會被傷的體無完膚。

夏雲月瞬間汗毛倒豎,心中警鈴大作,本能地立刻後仰想要遠離,卻忘了腰身還被男人桎梏著。

男人目光微垂,凜冽的目光瞬時幽深了幾分。

“你放開我。”夏雲月低呼了一聲,雙頰迅速飛紅,下意識地連忙抬手一把捂住了男人的眼睛,同時一手拉起衣服遮住胸口。

被纖細柔軟卻又帶著微繭的手心剛蒙到眼睛的那一瞬,謝瀛洲心中頓時不由微顫,隨即就瞬時鬆手轉身翻立而起,並一把抓起旁邊的衣服直接兜在夏雲月身上。

因為他的動作太快,夏雲月隻依稀看見一抹初晨的陽光正好照耀在他的寬肩窄腰的倒三角身形上,就被劈頭蓋腦地遮住了腦袋。

等她又羞又窘地縮著身,草草地將衣服裹在身上後,才發現自己穿的好像是男人的外袍。

男人特有的冷冽氣息傳入鼻子,昨夜那迷亂而又瘋狂的記憶頓時自動地湧了上來。

天哪!她竟然真的跟一個男人那個了,而且還是個完全陌生的男人。

那現在她該怎麼辦?

從未有此類事情經驗的夏雲月一時間不由地懵在原處,不知該如何應對。

“兩個選擇。”很快的,她就聽到了身後傳來男人悅耳卻極其冷漠的嗓音,“一,我許你妾室之位,你隨我回府。隻要你安分守己,我會照顧你終生。二,我給你萬兩白銀,以後你我再不相乾。”

還在羞愧窘的夏雲月身體一僵,頓時所有的慌亂無措,都轉變成了強烈的羞辱感。

惱怒之下,她本能地用刺蝟般地態度來維護自己的尊嚴:“這算什麼,嫖資嗎?如果是,那我是不是也得付你錢?”

“你說什麼?”

謝瀛洲倏地轉身,目光中射出駭人的光芒。

此時兩人正一坐一站。男人本就高大的身體頓時如山嶽般給地上的夏雲月帶來極大的壓力。尤其是那雙眼睛,彷彿瞬間有風暴驟然而起,隨時都能掀起危險的浪潮,直接顛覆她這隻小船。

夏雲月本能地瑟縮了一下,但下一秒,身為現代女性的驕傲就讓她勇敢地選擇了麵對。

“我說,昨晚我們充其量隻是各取所需而已,既然你不需要我付你錢,我也當然不需要你負責。”

謝瀛洲沉著臉上前一步,迫使夏雲月不得不將頭再仰高點才能保持和他對視。

看著少女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的衣袍,雖然身子明顯地微微顫抖著,那雙霧濛濛的眸子裡卻又閃著倔犟的光芒,本該大怒的謝瀛洲頓時想起了昨晚那迷亂的一幕幕。

而後,他自己都不自知地下意識放緩了語氣。

“彆跟我玩這種欲迎還拒的把戲。”

你以為你是誰啊?跟你睡了難道我就舔著你嗎?

夏雲月強忍著不敢翻白眼,咬牙道:“你放心,我死也不會賴你的。我現在隻有兩個要求。”

“什麼要求?”

謝瀛洲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失望和不屑,剛剛還說不需要他負責,轉頭就跟他提條件,這女人的臉也變得太快了。

看到他眼中的不屑,夏雲月恨不得直接給這個渣渣一記大耳光,本能卻告訴她最好離這個男人越遠越好,當下忍著氣道。

“第一,我的衣服被你撕爛了,你得陪我一套。不用貴的,尋常農家女子穿的即可。”

“可。”謝瀛洲冷漠地道,“第二呢?”

“第二,”夏雲月盯著他那雙明明長得非常好看,裡頭卻盛滿了無情的雙眼,“出了這個山洞,就當你我從未見過,往後也不必再見。”

她夏雲月雖說從未亂搞男女關係,但好歹也曾受過開明的現代思維教育,怎麼可能和一個男人那個過了就要死要活非他不可。

“你確定?”謝瀛洲目光閃動,眼神瞬間又莫測如深海。

“百分百確定一定以及肯定。”夏雲月再次一字一句地道,以示自己的決心。

雖然一穿越就遇到這種事情真的很糟心,但比起重生,這種小事又算得了什麼?

何況自己昨晚也算是……也算是享受到了。

既然如此,何不就當做是一場你情我願的遊戲?

隻是雖然這麼告訴自己,但一想到自己的初次就這麼稀裡糊塗地失去了,夏雲月心中還是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記住你自己說的。”謝瀛洲沉著臉道,忽然隻著一身中衣,轉身就走。

他這是答應了?

看著他離開山洞後,夏雲月勉強凝聚起來的力氣頓時一下子被重新抽走,不由地萎頓在地。

這時,她才覺得身上有些冷,連忙裹緊了外袍,而後探出一隻手,拉過一邊被撕爛的衣服,想要檢查還有冇有能穿的。

結果就發現外衣和中衣都已經被撕破了,隻有一條胸口上簡單繡著纏枝的杏色肚兜還算完好。

夏雲月忙將那肚兜塞進衣袍中,小心地係起,又扯了件破上衣圍在腰際,這才覺得稍稍有了點安全感。

隻是她本就渾身痠軟無力,這一動,更覺腰都快直不起來了,便下意識地伸手輕柔。

謝瀛洲再次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她正挺著腰身一臉痛苦地在按摩自己的纖腰,身體頓時本能地一緊,隨即就刻意地放重了腳步。

下一刻果然就看到少女觸電般地放下手,彷彿林間小鹿陡然受驚一般無措。

謝瀛洲麵無表情地走近,彎腰將一個包袱放在少女的旁邊:“這裡頭是換洗衣物,離開山洞後向南三裡路便是落霞寺。”

“謝謝。”夏雲月輕舒了一口氣,抬手接過包袱的時候,下意識地道了個謝。

見她一副迫不及待劃開界限的放鬆之色,謝瀛洲心中又是一堵,原本打算和這個女人再無瓜葛的他,居然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句話。

“上林縣城南有個陸家鐵匠鋪,以後你若遇到危難之事,可以找陸鐵匠,他會幫你一個忙。”

夏雲月一臉訝然地抬頭看著他。

這個男人剛剛明明才被她激怒,現在怎麼還願意給她一個機會?

這是什麼眼神?

謝瀛洲的眼神驟然又愣了下來,轉身就走,隻拋下一句:“屆時你就說是右二的親戚即可。記住,機會隻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