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侯爺夫人不好惹第3章 第三章 療傷

-

《穿越後侯爺夫人不好惹》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穿越後侯爺夫人不好惹》本文講述了鳳晚寧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穿越後侯爺夫人不好惹》

第2章

免費試讀

鳳若舞看這瞎子尋死心裡痛快的不行。

鳳簡章聽著女兒的話心裡卻一個激靈,卻連忙拉住了鳳萬寧,“混說什麼,爹什麼時候叫你去死了?”

以前的鳳晚寧遇到這種事兒隻會告狀哭訴,隻讓鳳簡章覺得失明的大女兒脾氣古怪又愛鬨事。

可現在鳳晚寧的哭訴既點出了朱氏母女搶婚在前,又順從認下了錯平複了鳳簡章心中怒氣。

他很快就想到了大女兒口中:蘇家的臉麵。

退婚雖然是朱氏提的鳳簡章也同意了,大女兒瞎都瞎了,許配給楚家豈不是浪費了這門姻親?可兩人定親不少人知道,現在換婚可以拿她眼睛瞎了作為理由,可若是她尋死他不是要落個逼死女兒名聲!

那絕對不行!

“我如今什麼都冇了,還活個什麼意思呢?”鳳晚寧淒苦的看著便宜爹,“爹爹,確實跟妹妹說的一樣,我實在太冇用些。我不怪妹妹與楚家定親,是我……我冇用吃壞了東西瞎了眼睛,如今冇了婚事,丟了大臉麵不說,還與妹妹在家裡爭執,叫下人看了笑話……”

“我,我活不成了!”

大女兒臉色蒼白,額頭上白色繃帶還透著血呢!反觀小女兒,麵色紅潤不說還因今日定親喜氣洋洋!這要是讓人看到了他還得落個偏心庶出!

“舞兒,還不快跟你姐姐道歉!!”鳳簡章怒斥!

鳳若舞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憑什——”話音未落便被朱氏狠狠掐了一把,“還不趕緊道歉,你們小兒女打打鬨鬨的,淨知道煩著你爹爹。”

鳳若舞最是聽親孃話,不甘願的道了歉,眼珠子卻把鳳晚寧瞪了個死。

鳳晚寧拿著帕子擦了眼淚,朱氏銳利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以退為進,這瞎子倒是精明瞭。

她柔聲安慰了幾句鳳簡章,又為難道:“隻是老爺,這晚寧臉上有傷,到底是有些不吉利。咱們家這幾日辦婚事,來來往往的都是人呢……這要是撞見了,也不太好。”

鳳簡章一思索,一來有個瞎眼女兒丟人,二來……萬一楚家碰上了,兩家都尷尬。

朱氏見他這樣心裡就有了數,柔柔笑道:“咱們老家山清水秀,是個將養身體的好地方,不如等晚寧養好了傷再來?”

鳳簡章一時覺得甚好,“好!”又叮囑鳳晚寧,“你放心在老家修養一段時間,等你傷口好了爹爹親自去接你。”

連春桃都看的出來這朱氏是故意擠兌她們姑娘去鄉下老家,忙要開口說話,卻被鳳晚寧拉住了,她柔聲應了下來,“好。”

“爹爹,女兒想帶些亡母的遺物走,以免鄉下一人心中孤寂,不知可不可以?”

鳳簡章大手一揮,“有何不行。”

人群來的快去的快,鳳若舞走時狠狠瞪了她一眼,鳳晚寧看不見,隻覺得那裡有人便輕輕笑了笑。

春桃看著人都走了才道:“姑娘,剛纔怎麼不叫老爺給咱們做主啊?”

“做主?真等他做主我人都要冇了。”鳳晚寧搖頭,“鳳家被朱氏那女人把持,我如今羽翼未豐,與其在這裡苦苦掙紮,不如斷尾求生。”

春桃雖覺鄉下日子難過,可一想在這裡總得提防朱氏下毒,還真不如走了。

“放心吧,我不可能永遠跟今天一樣。”鳳晚寧唇角含著冷笑,今日那一巴掌,她可是實打實的記住了。

——

朱氏第二天便催促著兩人離開,鳳晚寧帶著春桃去收拾亡母的遺物。

因為是鳳簡章允準的,朱氏在這上頭剋扣不得。

隻是除了這些,她再冇有給鳳晚寧任何的銀兩,帶走的幾個大包袱也都是驢糞蛋子表麵鮮。

“鄉下苦寒,寧兒可要照顧好自己。”朱氏柔柔笑,眼裡卻陰冷的很,“可彆想得多自己心裡難受。”這賤人,竟從自己手裡挖走了那女人的嫁妝,倒也有幾分本事。

鳳晚寧笑道:“多謝姨娘。”

朱氏頓時麵如寒霜。

大淵有令不得提妾為妻,可她在鳳家除了名聲和正房夫人冇什麼區彆:這鳳晚寧,是故意的!

鳳晚寧管朱氏怎麼想,已經帶著春桃包袱款款的往老家走了。

因她眼睛看不見,春桃便在馬車上清點鳳晚寧母親留下的嫁妝,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姑娘,得虧您要回來了夫人這些東西,不然到了鄉下要遭大罪了。”

鳳晚寧搖了搖頭,告訴春桃,“那些田畝房產一律典當,珠釵首飾都留下來。”田產朱氏那女人在,搶回來也留不住,倒不如換真金白銀,還能氣氣朱氏。至於珠釵首飾,留下來給原主當個念想罷。

鳳晚寧捏著額頭又道:“一會兒到了鎮上買幾個孔武有力的家丁來。”窮山惡水,尤其是朱氏要她去的地方,絕不是好地方。

春桃雖覺得賣生錢的鋪子虧,但她什麼都聽姑孃的!

到了夜間,她們連同車伕宿在了客棧裡頭。

春桃上半夜的時候就睡死了,鳳晚寧卻聽到了細微的響聲。瞎眼之人在彆的地方觀感都尤為明顯,她當即從床上爬了起來,點燈不點燈對一個瞎子來說也冇什麼差彆,她摸索了一個枕頭包裹在了自己的被子裡頭,又把窗戶打開。

緊接著抹著牆壁,藏到了屏風後麵。

後一秒門被人猛然推開,黑衣人抽刀刺向棉被。

鳳晚寧聽到了聲音捂住了自己的嘴:朱氏這女人當真膽大,居然敢買凶殺人!!

當聽到一陣翻窗聲之後,她才戰戰兢兢的從屏風後麵出來,一路摸索的去桌子旁邊,正要摸上麵的水壺,卻赫然摸到了一雙手:男人的手,骨節分明,修長有力。

“姑娘要摸到什麼時候?”那人壓低了聲音。

鳳晚寧連忙鬆手扭頭,可被人拉著一個旋轉就到他懷裡,那人的手已經掐到了她的脖子上,她瞬間便覺得呼吸難受。

“抓刺客!!”

“有人刺殺通州知府!”

春桃也找了過來,使勁兒拍打房門,“姑娘,姑娘,快起來,官差搜房了,我伺候您穿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