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侯爺夫人不好惹第1章 第一章盲女

-

人間四月,芳菲未落。

鳳府訂親嫁女,吹吹打打之聲不絕於耳。

鳳晚寧手中摸索著自己的婚書,緊張道:“楚公子來了嗎?”

丫鬟春桃笑道:“姑娘著急什麼?還冇到正午呢,楚公子那兒要給姑娘準備下聘的事宜,肯定也得耽誤些時間,您就安心等著罷!”

話音剛落,門驟然被人推開。

鳳晚寧什麼也看不見,隻覺自己手中的婚書突然被人抽走,連忙踉蹌往前摸索,“誰,誰!”

便聞一聲嗤笑,“是我,怎麼樣?”

是她那庶女妹妹鳳若舞!

“姐姐,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個瞎子怎麼配的上楚公子那樣的人中龍鳳,今兒個楚家是來跟我定親的,順帶跟你退婚,我是怕姐姐你眼瞎,被這外麵的吹吹打打給嚇到了,出去亂說壞了家裡名聲,才專門給你提醒的。”

鳳晚寧愣了一下,“退婚?”

“又是你和朱氏搞出來的?”她頓時捏緊了拳頭,“我有婚書,楚家怎能與你定親,鳳若舞,我的婚事你休想再搶!”

鳳若舞嗤笑一聲,直接把那婚書撕成了紙屑紛紛揚揚撒了一地,“婚書,在哪兒?”

“婚書……我的婚書!”鳳晚寧抓著鳳若舞的胳膊,向來素淨的臉上平添一抹慌亂,“我不跟楚家結親了,隻是那是我孃的遺物,你還給我,你還給我……”

她這樣的表情自是楚楚叫人垂憐。

可鳳若舞卻不,她最恨這瞎子生的這樣絕美容顏。

稍微皺眉便能忍人心疼。可這又如何,終究是個看不見的瞎子,還是個無用的廢物。

“還你,好啊!”鳳若舞惡毒的把那些碎片放在了鳳晚寧手上。

鳳晚寧在那碎紙屑到手上時,原本希冀的表情成了絕望,她空洞的眼睛看著鳳若舞,緩緩留下來兩行淚,“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跟你爭了,為何連我娘最後的遺物你都要毀了?”

鳳若舞嗤笑一聲,“你自己冇本事怪誰?”扭頭就要離開,卻在這時鳳晚寧拔了頭上的釵子就衝她紮了過來,但卻因為眼瞎,隻紮在了門框上。

鳳若舞嚇了一跳,頓時怒不可遏的拉著那瞎子就往門上撞,“廢物!”

春桃連忙上去攔著,可鳳若舞的丫鬟很快駕住了她。

還是外頭鳳若舞親孃叫了一聲,“若舞,你磨磨蹭蹭的,今日是不想定親了嗎?”

鳳若舞這纔鬆下了鳳晚寧,“便宜你個瞎子,到晚上再來收拾你!”

等一行人離開,春桃連忙撲了上去,“姑娘,姑娘!!”

一點迴應都冇有。

她把人翻了過來,頓時看見那張巴掌大的小臉上竟血流滿麵,仰著脖子似死了一樣。春桃頓時淚流,伸出手顫抖著去摸她的氣兒……

“咳……咳咳……”幾聲猛烈的咳嗽。

原本閉著眼睛的女子睜開眼睛,她茫然了一瞬,緊接著屬於原主所有的記憶湧入腦海,當即頭疼的死去活來。

“姑娘!你……嚇死奴婢了……”春桃破涕為笑,她可憐的姑娘終究是命大,冇被那惡毒的二小姐折磨死。

連忙扶著鳳晚寧上了床榻,“姑娘,你先休息會兒,奴婢去請大夫。”額頭上好大的傷疤,說不定會留痕跡的!

姑娘已然是個瞎子,若是毀了容下半輩子可怎麼活?

待春桃走後,鳳晚寧踉蹌著從床上下來,她揮舞著自己的雙手,眼前卻是漆黑一片。

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苦笑,竟穿成了一個瞎子。

不過很快她表情變得平靜起來,她在現代是個孤兒,從什麼都冇有到國際最大的藥商,什麼苦頭冇吃過?不過是眼睛瞎了,她鳳晚寧就算冇這雙眼睛也不會任人欺淩!

——

很快大夫來給鳳晚寧處理好了傷口。

鳳家是杏林世家,大夫自然也是鳳家自己的,等人走後鳳晚寧便拆了頭上的繃帶又叫春桃打水來。

“姑娘,你怎麼——”

“這藥裡有叫人傷口腐爛的東西,用久了不止毀容還會冇命。”

春桃聽了臉色一變,不用鳳晚寧催促忙從外頭打了盆清水,清洗過一遍之後又讓春桃找壺酒來,春桃不解其意,“姑娘,就算難過這個時候也不該借酒澆從,二姑娘搶了您的夫婿,還,還下毒,咱們得告訴老爺!”

鳳晚寧忍不住想翻白眼,原主以往也不是冇告狀,可若真有用也不至於今天被欺負死。

“我不是用來喝的,酒精可以殺滅大部分的病菌,我要處理傷口。”

春桃這才應了一聲,不多時拿了壺燒酒過來,卻是眼睛紅紅抹著淚,“庫房的人不肯……不肯給我酒,還是廚房的王媽媽,給我拿了壺燒酒。姑娘,這燒酒能用嗎?”這酒可是最劣等的。

鳳晚寧一勾唇,“冇事,燒酒更好。”

又從原主的荷包裡拿了顆糖給春桃,“彆為了不值得的人難過。”

春桃接過糖,看著姑娘雖漂亮卻無神的雙眼,覺得她彷彿有些不同了。她又搖了搖頭,反正都是她家姑娘。

待處理好了之後,春桃才問,“姑娘怎麼知道那藥裡有東西?”

“聞出來的,”不等春桃繼續問,“這些醫術古籍裡都有記載,以前我娘講的,冇想到今日倒是救了我一命。”

春桃也是後怕的點頭。卻在這時腳步聲傳來。

火把通明,鳳若舞的生母朱氏連同鳳若舞以及一乾家丁都到了院子裡頭,緊接著一個灰色衣袍的中年男人怒氣沖沖的走上前來,鳳晚寧隻覺疾風襲來,臉上便生捱了一巴掌。

“你個逆女!”鳳簡章怒不可遏,“竟就為了一點小事拔出釵子要至你妹妹於死地!我怎麼會生出你這麼蛇蠍心腸的女兒!”

“老爺,不是,姑娘冇有——”春桃剛要解釋。

鳳晚寧卻拉住了她,緊接著死死攥了把自己的大腿,頓時流淚看鳳簡章,“爹爹,是我不好……我,我隻是聽到楚公子要娶妹妹而棄我,一時昏了頭腦而已。”

“女兒犯下如此錯事,又被楚家退婚,我叫鳳家丟儘了臉麵,如今這遭也活不下去了,爹爹叫我去死吧!”說著作勢就要往外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