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第3章 第3章兩看相厭

-

“改名字?”

盧氏臉上滿是疑惑,不知道左春花為什麼這麼問,她不敢不回答,仔細的想了一下道:“這……婦人家是極少改名的,如果,你想改的話,要去問問適兒。”

她冇敢說,左春花現在是嫁了過來,改名字自然都要夫家同意。

問那個男人?

左春花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彷彿是為了驗證她的猜想一般,從外麵走進來的晏適聽到了盧氏的話,一刻猶豫都冇有,果斷乾脆的拒絕了:“娘,春花這個名字很好聽,我不會同意改的。”

左春花氣得一口老血差點從胸腔裡噴出來:“哪裡好聽了?!”

“故人何不返,春花複應晚。”

晏適用眼神把左春花上上下下都鄙視一遍,雖然腫著眼睛,那眼神依然讓左春花想起了上學時候被班裡學霸鄙視的樣子。

要不是自己現在行動不便,她一定從床上爬起來,撲過去掐著那男人的脖子,怒吼好聽你怎麼不叫這個名字。

“除了這個,還有一個名字我覺得也不錯。”

晏適忽然開口,像是在左春花的胸口燃起了一小簇希望的火光,她猛的抬起頭望向晏適,目光灼灼,對方的形象似乎也高大了起來。

“翠花。”

左春花滿臉的笑容僵在臉上,她努力的睜開自己被肉擠得隻剩下一點的黃豆眼,顫抖的手指指著門外:“滾。”

盧氏趕緊扯住了晏適,示意他不要再說話了:“適兒,你先帶著安兒去看一下大夫吧,讓春花休息下。”

她冇敢再說話,拉著晏適就往外拖,走時還不忘了把門死死的關緊了,生怕左春花突然暴起傷人。

左春花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越想越氣,越氣越止不住的胡思亂想,氣到最後,她很可恥的發現,自己餓了。

肚子咕嚕咕嚕的在唱著空城計,左春花奮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喂,有冇有人啊?”

喊了半天,迴應她的隻有因為粗暴的吼聲而被震下來的灰塵,左春花剛要繼續喊,腦子裡忽然浮現出了以前原主對著盧氏動輒打罵的場景。

……還是自己動手吧。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左春花絮絮叨叨的,踩著笨重的腳步,打開門,在院子裡轉了半圈,才找到了廚房的所在。

她現在每時每刻都能夠感受到來自地心的引力,好不容易紮進了廚房裡,卻發現這裡小得可憐,轉個身都要小心翼翼,以免碰到了那些鍋碗瓢盆。

左春花彎著腰,雙腳都快離地了,才從那麪缸裡刮出少得可憐的一點麪粉。

“這也太窮了吧?”

她回憶了一下,晏家是個外來戶,在村裡連一畝田都冇有,平時也都是靠著晏適去鎮上給人寫字抄書,盧氏做些針線活來維持一家四口的開銷,更彆提還要從中供養個讀書人,生活壓力可想而知。

彆說溫飽了,完全是勉強度日。

“說好的王爺、皇帝呢!”

她把一腔的怒氣都灑在麵前的麪粉中,那麪糰被她摔得劈啪作響。好在案板上還有一些青菜,左春花細細的洗淨。

柴火倒是不少,滿滿的堆了一屋子,左春花抽出一些,蹲在地上開始生火。

“咳咳——”

肚子的贅肉阻礙著她彎下腰去,她隻得趴在地上,吹了一口氣,濃煙噴出來嗆得眼淚都流出來,不過好歹生起火來。

此刻,左春花無比感謝自己前世喜歡研究廚藝,不然現在還真不知從哪下手。絕世唐門

片刻,鍋裡飄出香味,左春花趴下又往灶裡添了一根柴火,開水開始咕嘟咕嘟冒泡,左春花心裡的鬱悶被衝散了一些,就著熱騰騰的蒸汽開始片兒麵。

條件儉樸,最簡單的刀削麪用來應急也還不差。

“還行,總算不至於餓死。”

下了麵,再颳了罐子裡最後的一點鹽,左春花操起案板上的菜刀,三下五除二乾淨利落的把那些青菜切成絲。

她身體雖然笨拙,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含糊,菜刀在她手裡閃閃發光,切的那些青菜絲整整齊齊,分毫不差。

從破爛的櫥子裡找了幾隻碗,勺子在她掌心裡翻了一個漂亮的花樣,她看也不看,隨手一抓,把那些青菜絲撒到碗裡,勺子裡的湯麪接著灌下去。

青菜細絲像網格一般鋪在了湯麪上麵,看得人食慾大開。左春花盛好湯麪,放到中間那張破破爛爛的桌子上,也許是太重了,那桌子都有些不堪重負的樣子。

“你在乾什麼!”

左春花踮起腳,努力颳著鍋裡的最後一點的殘羹,冷不丁的在身後炸開一道暴喝,她嚇得一個激靈,差點一頭紮進鍋裡。

“香!好香!”

緊跟其後的晏安十四五歲模樣,眉目很俊秀,隻是眼神發愣,傻乎乎的笑著,不停的嗅著鼻子,貪婪的聞著廚房裡的香味,開心的撲倒了桌邊坐好了。

剛纔怒喝的晏適大跨步的走了進來,看架勢他可能是想要把左春花提下來,但一看左春花肥壯的體格,還是放棄了。改為怒目而視。

盧氏瞪大眼睛,下巴驚訝得都要掉在地上了。

左春花撐著鍋沿,站穩了腳步,她也回頭瞪著晏適,這傢夥剛纔冷不丁的一吼,要不是她福大命大,保不準就滾進鍋裡,變成了烤乳豬。

“餓了,做點飯吃。”

她忍住要爆粗口的衝動,白了一眼晏適,把最後一碗放在了桌邊,從一邊抽出筷子,遞給早就在桌子邊坐好的晏安:“吃吧。”

晏安憨憨的笑著,也不知道人間疾苦,一看到吃的,全然忘記了眼前這個女人不久前還追著自己狠打,接過筷子,埋頭在碗裡就開始扒拉了起來。

左春花遞給了盧氏一雙筷子:“娘,你也坐。”

盧氏顫巍巍的雙手接過筷子,坐在了遠離左春花的最邊角上了,她仍然用不確信的眼光看向她:“春花,這些都是你做的?”

左春花迎著她的目光,很誠實的點點頭:“條件簡陋,也就做個青菜湯麪。”

話音剛落,晏適冷笑了一聲,“原來你會做飯,以前卻裝成自己不會做的樣子好吃懶做,什麼都讓我娘為你操勞,若不是這次餓的狠了,還不知道要裝到什麼時候!”

“適兒,都是一家人,不說了。你來嚐嚐,春花做的這個湯麪聞起來真香。”

盧氏生怕兩人打起來,連忙給晏適一個台階,順勢轉移了話題,晏適卻是忍無可忍,怒髮衝冠,在他眼裡,左春花就如同仇人一般。

“娘,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彆喝,冇準她在裡麵下了什麼,她會有什麼好心!”

他話音剛落,另一邊呼嚕呼嚕飛速解決完自己碗裡湯麪的晏安,又探著頭,舔著嘴唇,可憐兮兮的看著左春花。

晏安長得水潤白嫩,若不是呆愣愣的癡傻樣子,顏值比那些個流量明星都高。左春花看了他一眼,又把自己碗裡的湯麪分了他一點。

“嘿嘿。”

晏安對著她傻傻一笑,又低頭扒拉湯麪去了。

他吃的狼吞虎嚥,再看看另一邊兩看相厭的晏適,左春花現在也不奢求這個名義上的丈夫是個王侯貴族,隻希望他能夠像晏安一樣是個傻子。

至少晏安不會在自己吃飯的時候講這麼多倒胃口的話。

“你不吃是吧?”

左春花站了起來,朝著晏適走了過去。

晏適見她來了,頓時想起無數在暴力下斯文掃地的屈辱時刻,不僅冇怕,麵上的怒色反而更勝了:“你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