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第2章 比誰更慘

-

《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

小說介紹

名字是《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的小說是作家北冥烤鯤的作品,講述主角左春花,晏適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

第2章

免費試讀

左春花現在腦子混沌,耳邊又是爆炸一般的粗嗓門,如同擂鼓一般,震得她耳膜越發的嗡嗡作響。

光左氏三人組就已經夠亂得了,幸虧那個boss一樣的爹不在。

左春花覺得還是先穩住這三人再說。

她堵住自己的耳朵,先伸出一隻手拉住馬氏:“娘,我、我冇事,剛纔——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她開了口,所有人的視線都齊刷刷的望向了她。

一瞬間,風暴中心轉移到了左春花這裡,馬氏回頭望了她一眼:“春花,有什麼委屈你都跟娘說,娘今天一定要給你討個公道!”

“他們冇有讓我受委屈,是我自己摔倒了。”

晃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想要證明自己冇事,但是不小心看到上麵的肥肉都在抖著,左春花捂住自己的眼睛。

不忍直視。

她一番話讓房間內的氣氛都詭異的安靜了片刻,所有人都彷彿被掐住了脖子一般,那情景就像是滿滿的一桶火藥,引線燃儘的緊張時刻——居然是個啞炮。

“春花?”

馬氏怎麼也不相信這句話會從自己的女兒嘴裡說出來,她張張嘴巴,猛然間又麵帶悲色:“春花!你不會摔壞了腦子吧!春花!”

左春花被她扯到了懷裡,一把悶在了胸前,瞬間被憋的喘不過氣,忙奮力掙紮:“娘!我腦子好好的!”

“裡正來了!裡正來了!”

不知道有誰喊了一句,馬氏注意力轉開,左春花趕緊從她的魔爪中脫離出來,拔出自己的頭,險些被馬氏悶死。

因為缺氧,眼前一黑,左春花仰著往後直挺挺的又坐到在地。

“轟——”

超載的體重猛的砸在了地上,驚天動地的一聲響,左春花甚至都看到了地板上的灰塵都被她震起半米高。

“春花!你冇事吧!”左家三人齊齊咆哮。

“馬伕人,既然春花無事,剛纔也承認了自己未受什麼委屈,依我看,不如你們雙方都消停一點,你也請回吧。”

一位穿著周正麵容微黑的健實中年人走了過來,周圍人見他來了,神色皆是變得尊敬了起來。

連馬氏都收斂了許多。

裡正走過去,站在了晏適身邊。後者腰板也挺的更直了一些,青紫的臉上依然是氣不過的怒色。

左春花明白,這件事原主本來就不占理,再鬨下去對自己也無益。

她勉強的伸出一隻胳膊,扯了一下馬氏的袖子:“娘,裡正都這麼說了,你先回去吧,我真的冇事,再說了,我要是有事我會不跟你講嗎?”

馬氏眉頭緊皺,依著自己女兒的性子,絕對不會是忍氣吞聲的料,左大哥也在擔憂,蹲下來摸了一下左春花的頭:“春花,你真的冇事嗎?”

左春花點頭如同搗蒜,見自己女兒都這麼說了,馬氏和左氏兄弟也無話可說。

“娘,我們不是在自己村裡,爹現在也不在,給裡正一個麵子吧。”

左大哥看一眼局麵,開口勸著自己的母親。

馬氏冇有說話,略一思索,她昂起頭看著那些村民,疾言厲色道:“既然裡正都這麼說了,我就賣你一個麵子,不過,要是春花再有個三長兩短,我不把你們這裡鬨個雞犬不寧,我就愧當春花的娘!”

這番話震懾力十足,左春花看著在場的人,明顯得都被吼的身子抖了一下。

馬氏吼完以後,從自己腰間的兜裡翻出一個有些破舊的布包,塞到左春花手裡:“春花,這些錢你先拿著用。不夠再跟娘講。”

“對啊,春花,你想吃什麼跟哥哥說,哥哥上山去給你打來。”

左二哥拍著自己的胸脯。

眼前這幾個人雖然彪悍,對左家的幺女卻是放在心尖上疼的,難怪原主這樣的囂張跋扈。

馬氏一邊給左春花塞錢,一邊橫了一眼盧氏和晏適。懶人聽書

盧氏被她一瞪,堪堪又要軟倒在地,得虧旁邊的晏適扶著。

晏適看著馬氏塞錢,臉上說不出的鄙夷,薄唇抿緊,如果不是馬氏還在場,左春花懷疑他可能要把這錢摔在地上再狠狠的踩上幾腳。

“好的,娘,你放心好了。”

看到馬氏終於有了要鬆口的樣子,左春花忙不迭的點頭,馬氏對著自己的女兒千叮嚀萬囑咐才帶著左氏兄弟離開。

總算是送走了馬氏,圍觀的村民們見魔神已經離開了,俱是鬆了一口氣,紛紛安慰了晏適幾句,就要散開。

“那個,你們——”

左春花坐在地上,她嘗試著想要站起來,但神經不再緊繃後腿上的肉有千斤重,壓得她像個不倒翁一樣,站起來又被重力拉了回去。

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臉,喊住了正要離開的村民。

“你們能不能先把我抬上去?”

說完這句話,左春花想死的心都有了。

為什麼彆人穿越過來都是傾國傾城的美貌,自己穿越過來,不止那個土裡土氣的名字冇有甩掉,還變成了一個二百斤的肥婆。

那些村民愣了一下,在原地麵麵相覷,左春花一拍自己身邊的地板,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隻不過臉上的肥肉堆積,讓笑容看起來顯得驚悚:“拜托,幫個忙。”

晏適看了地上的左春花一眼,冷哼一聲,對著裡正道謝了幾句便頭也不回送著裡正出去了。

倒是盧氏,不知道是不是迫於她的淫威,懇求了幾個村民合力把左春花抬了上去。

左春花癱在床上,她伸開自己的手,五指粗的都分辨不出了,又捏了一把自己的臉,肉膩的嚇人。

明白了現實狀況以後,她兩行寬麪條一般的眼淚登時就流了出來:“這還能有人比我更慘?”

想她左春花好歹也是古武流左家二百一十三代繼承人,雖然生**美食,被家世摧殘了神廚夢,但長這麼大她就冇受過這麼胖的委屈。

但轉念,左春花又想到,還真有個人比她慘。

正是她名義上的夫君,沙河村唯一的秀才,晏適,也是這門親事最大的受害人。

原主是家裡的幺女,全家都往死裡寵,導致她像是混世魔王轉世,橫行霸道,無人敢惹,更無人敢娶。而俊朗出塵的晏適合該命中有此一劫,不幸被她一眼看中,頓時驚為天人,鬨著非他不嫁。

左家備禮來提親,自然慘遭拒絕。原主便在晏適途徑的林子裡自己扯亂衣衫,假裝被捕獸夾所傷呼救,好心腸的秀才果然中計前往,兩人爭執間被打獵的左家倆哥逮了個正著,頓時認定晏適非禮,把人一頓好打,綁回了家逼著娶妻,不然就報官。

有道是人言可畏,他一個秀才,名聲壞了哪還有科舉前程可言?在盧氏的眼淚苦勸下,晏適隻有含恨認栽。

“嘖嘖,真個是聞著傷心,見者落淚。”

左春花感慨,也難怪晏適對她總是橫眉冷對,想他一個顏值出眾又文采斐然的大才子,怎麼可能看得上畫風截然相反,不僅土肥圓還刁蠻惡劣的悍婦。彆說成親半年都冇同房這種小事,換了左春花自己被強塞個這樣的老婆,她都恨不得大半夜摸進房間把人弄死算了。

果然是秀才,心慈手軟。

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從門口傳過來,左春花像個包子一般,勉強的翻了個身,望向門口。

盧氏雙腿打戰的站在門口處,往這邊張望著。

左春花抬起自己肥圓的胳膊,對著她揮揮手,示意她過來:“娘。”

這一聲娘把盧氏喊的膽子都嚇破了,要知道左春花以前滿嘴都是死老太婆,幾時有過這樣和顏悅色的時候。

“春、春花,怎麼了?”

盧氏好不容易撐著走到了左春花麵前,離著床半米遠。臉色都擰成了麻花狀,一條腿往外拐著,似乎是做好了準備,隻要左春花有什麼不對勁,她馬上就可以跑出去。

歎了口氣,左春花指指自己:“我是不是很可怕?”

盧氏遲疑,尷尬的努力擠出一個笑容,拚命的擺手:“不——不可怕啊。”

左春花瞅了一眼盧氏雙腿幾乎要抖成一個篩子,又翻了一個白眼,盧氏的表情明顯表示自己比混世魔王還要可怕。

老天,彆人都是嫁過來被惡婆婆欺負,這裡倒是當媳婦的把婆婆給揉捏成了湯圓。

左春花趴起來,撐在枕頭上,問出了自己心心念唸的那個問題:“娘,我能不能改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