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第1章 彪悍孃家

-

《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

小說介紹

主角是左春花,晏適的小說叫做《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北冥烤鯤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越古代繼續廚藝生涯》

第1章

免費試讀

“嘶……好疼……”

左春花睜開眼睛,身上那種被石塊重壓的窒息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如獲新生的暢通感,讓她不禁貪婪的大口呼吸著。

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古色古香的古代建築,她勉強的撐起身子。

“奇怪,我不是被地震給埋了嗎?”

大腦裡殘餘的意識像是被碾過一般,一幕一幕的片段肆無忌憚的衝了進來,混亂的片段像是深海裡的水波,鋪天蓋地的湧了過來。

“啊——”

左春花痛的蜷縮起來,輾轉一翻身,整個人就毫無防備的滾到了地上,帶起一片的灰塵,還稀裡嘩啦的碰翻了周圍一堆物品。

外麵的人似乎是聽到了裡麵的動靜,“砰”的一聲,門被人大力撞開,一群人氣勢洶洶、如狼似虎的朝著左春花撲了過來。

“啥情況!”

左春花驚得連忙往後爬了一下,揉著自己的頭,她腦海裡的記憶還在融閤中,疼的她呲牙咧嘴。

她看了一眼他們身上那種電視劇裡纔會出現的古代服裝,再看了一眼自己周圍古香古色的擺設。

“我……不會是穿越了吧?”

她捧著自己幾乎要炸裂的頭,仰天問了一句。

自己不過是揹著長輩在地堡裡研究了一下菜譜,誰知道就被突如其來的地震直接給活埋了。

要是能夠未卜先知,左春花恨不能化身成大嘴巴子,把現代的那個不聽話的自己抽成旋轉跳躍的小陀螺。

“讓你不聽話,現在穿到這是個什麼玩意的朝代!”

勉強的整理了一下原身的記憶,左春花舉起一隻手,擋住那些衝過的人:“等、等一下!”

那麼多人一下子衝過來,她非得被踩成肉餅不可。

笨拙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左春花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土,用力的晃晃頭,把那種眩暈感趕出了腦海,看了一眼來人。

不知道前身造了什麼孽,那些人看到她的眼神居然帶了一些惶恐。

“咳咳……”

她站起來,疏通了一下胸口的窒悶感,試著活動了一下身子,確認自己四肢健全。

她可不想在現代被砸成肉餅,穿越過來還是殘缺的樣子。

“春、春花,你冇事了?”

說話的人是箇中年女子,衣衫襤褸,臉上掛著淚珠,侷促不安的看著甦醒過來的左春花,愁容滿麵。

左春花抽了一下嘴角,為什麼都穿越時空了,卻還是叫這個無語的名字?

她在腦海裡搜尋了一下記憶,對號認出這是原身的婆婆——盧氏。

還冇有說話,一個模樣彪悍的婦人,大大咧咧的挽著袖子,不由分說的把左春花往自己身後一拉,儼然老母雞護犢,昂脖叉腰:“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春花好好的在這裡,難不成你瞎了嗎!還是說,你盼著我們春花出什麼事情!”

原本就瑟縮著的盧氏被她這麼一說,身子更是如同篩糠一般抖了一下。

而左春花被那婦人用力的一拉,差點又一頭栽倒在地。她看了一眼自己身前的婦人,穿著打扮好歹不像盧氏那般的破布破衫,但也冇有華貴到哪裡去。

這卻是原身的母親——馬氏。

“春花啊,你冇事吧,那個天殺的說你快不行了?”

馬氏拿眼睛剜了一眼剛纔給左春花看診的大夫,又看了一眼幾欲軟倒在地的盧氏:“是不是你們串通起來,要害我們春花,故意危言聳聽!”

左春花翻了一個白眼,原身可不就是不行了,要不然也不會被自己鑽了空子。

她剛張開嘴,又有個身材健壯的男人衝了過來,很是憐愛的摸了一下左春花的臉:“可憐我妹妹都瘦了!不知道在你們家受了多少委屈!那個傻子呢!叫他給我滾出來!”

左春花臉頰被他大手一扯,紅了一片,忍不住額角直跳。左家倆兄弟左大牛、左二牛排行在她前麵,這就是她哥——左家老大。絕世唐門

加上自己,泰山猿人三人組。

左春花默然無語的看了一眼自己腰上的贅肉,都快成了一個水桶了,這還叫瘦?左老大的妹控濾鏡未免太目中無膘了。

“馬伕人,人是我推的,有什麼氣衝我來。”

左春花聞言在人群裡掃了一眼,左二哥正如同老鷹提小雞一般,拎著剛纔說話的那人。

見自己手上的人說話,左二哥一梗脖子,他胳膊比那人的大腿都要粗,說話間揮舞著自己的拳頭,粗聲粗氣的吼著:“你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推我妹妹!休要狡辯,定是那個傻子乾的好事!”

盧氏欲言又止。

“晏安被我關在柴房裡了,不是他。”

左春花往那邊看了一眼,那人被左二哥扯著,鼻青臉腫,身上漿洗髮白的儒衫被扯得破破爛爛,髮髻也歪的亂糟糟,像一隻炸毛的刺蝟。

那“刺蝟”說著,還望向左春花,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竭力的從左二哥的手裡掙脫出來,走到盧氏身邊扶住瑟瑟發抖的盧氏。

左春花仔細辨認,才認出這是原身的丈夫——晏適。

雖然晏適供認不諱,但腦中殘留的記憶告訴她,推自己那個人是她的小叔子晏安。

鬥毆原因也是哭笑不得。

原身懶覺睡到晌午才起,見到冷鍋冷灶冇給她留飯,便在院子裡破口大罵婆婆,嗬斥撿柴回來的晏安給她做飯,晏安一向癡癡傻傻,哪裡懂得做飯?原身便發飆拿棍子追著抽打,被逼急了的晏安無意一推,好巧不巧,一頭磕到了石階上。

“……太慘了。”

數不清的原身欺壓丈夫指使婆婆還辱罵小叔子的片段湧入腦海,她不免有些同情的望了晏適一眼,頓時明白了他攬責任的意圖。

無外乎是想犧牲自己,來保護弟弟。真是個好哥哥。

晏適被她突如其來的一眼看得愣了一下。

“你還有了理?晏左兩家結親,你不改口叫爹孃也就罷了,我把春花嫁給你,可不是讓她來你這裡受委屈!”

馬氏拍拍自己女兒肥壯的胳膊:“你聽!春花她都說慘了。你們還有什麼話說!春花彆怕,今天我們給你撐腰!”

她一說完,身後的左家兩個兄弟也都紛紛應聲:“就是!春花彆怕!”

左春花:……”

她才發現這裡的人自動的站成兩隊,一派是看熱鬨的村民,另一派是要給自己撐腰的孃家人。

“馬伕人,你這話說得也是可笑,我哪裡給過她半點委屈受!”

晏適憤然回話,他渾身都是塵土,說一句話就要喘三次,左春花真的擔心他一氣之下直接背過氣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疼自家村的秀才被人如此的欺負,晏適一開口,馬上就有村民上來幫腔:

“左家的,說話要講理,我看她整天咒罵自己的婆婆,還恐嚇自己的小叔子,哪裡慘了!”

“就是!左家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人群中起了哄,似乎是再也不滿左春花壓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跟著晏適一起,憤憤揭露原身以前的種種惡行。

左春花一件一件的聽著,心想原身冇有被婆家人打死,也多虧了這彪悍的孃家後援。

“我們欺人太甚!?”

馬氏聽到此話,麵容扭了一下,抬起一隻手戳著那些群情激奮的村民。聲音提高了八度:“我們春花差點就被你們給害死了!我還冇有讓你們賠命呢!到底是誰欺人太甚!”

左二哥一聽這話也是炸開了:“你們說得是人話嗎?!”

他看起來比老大要衝動多了,挽起袖子來,粗壯的肌肉比磚頭還要硬:“春花在家的時候,就是我們寵著的,憑什麼到了這裡就要伺候你們!”

“你們看我們孤兒寡母的好欺負是不是!我告訴你們,要不是春花他爹出去辦事情去了,今天我們非把你們這裡拆了!”

馬氏怒不擇言,連孤兒寡母這樣的詞語都出來了。

左氏三人組力挫群雄,強勢維護著左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