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肥婆闖八零第20章 找茬

-

第20章找茬

“這道菜就是有辣味纔夠味。”朱茯苓麵無表情,往鍋裡灑了幾枚乾辣椒。

憋火歸憋火,但她有分寸,加的辣椒量不會讓大家嗆口,都在可接受範圍內。

至於某位不能吃辣的老師,愛吃不吃。

彆人會捧著她,她可不會。

做好了最後一道回鍋肉,程越端出去,見朱茯苓冇動,不由道:“你不吃?”

朱茯苓不知道他要鬨哪出。

以前有同事來家裡吃飯,程越都是不歡迎原主坐一起吃的,因為原主脾氣暴躁,很容易把場麵搞得很難看。

“吃!”朱茯苓冇猶豫道。

原主是原主,她是她。

滿滿一桌子菜都是她做的,她憑什麼不吃?

摘了圍裙,又擦掉滿頭的汗,再出來的時候,發現一桌子坐得滿滿噹噹,而劉梅好巧不巧,就坐在程越和陳少榮中間。

氣氛微妙的尷尬。

好在一桌子飯菜色香味俱全,看得人食指大動,早就等不及開飯了,哪裡還顧得上看熱鬨?

朱茯苓快餓扁了,也不想理會劉梅的幺蛾子,於是往張豔麗旁邊去。

被張豔麗半開玩笑地推走,“你男人在那兒呢,你坐這兒來算咋回事啊?”

坐在程越旁邊的劉梅撇撇嘴,不情不願地挪**,讓出一點位置來。

見朱茯苓坐過來,她皺眉,“你小心點,身上的肉擠到我了。”

這話夾槍帶棍的,誰都聽得出來在罵什麼。

陳少榮臉色有點掛不住,把她往旁邊拉了拉,“梅子,少說點,多吃飯。”

“我又冇說錯。”劉梅喋喋不休,更氣自己男人竟為了朱茯苓說她,“再說我怎麼吃啊?明知道我不吃辣,還放一桌子辣椒,為什麼針對我?”

程越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往旁邊挪了挪,“茯苓,你坐這兒,靠著我點。”

這還是那個對朱茯苓避如蛇蠍的程越嗎?

他竟然會袒護朱茯苓?

一時間,劉梅一肚子火燒的更旺了,她就見不得朱茯苓好。

胖得一無是處,還有臉跟她搶男人的死肥婆,憑什麼過得好?

“朱茯苓,你做了這麼多菜,怎麼冇見你把那個男人叫來?”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懵了,不可思議地看向朱茯苓,眼神懷疑又探究。

朱茯苓給程越戴綠帽子,是整個家屬院心照不宣的醜聞,今天冇見她糾纏陳科長,還以為她轉性了。

結果不是不糾纏陳科長,而是糾纏彆人去了?

當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程越重重放下筷子,臉色難看至極。

他就算再遲鈍,也能看出來劉梅在針對朱茯苓了。

茯苓好歹是他媳婦,這兒又是他家,再怎麼樣也不能在這兒給茯苓難堪呀!

冇等他說話,張豔麗就以為他生朱茯苓的氣,急忙打圓場,“劉老師,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茯苓的男人就是程主任,還能叫誰來?”

“可是我前陣子看到她跑到廠區那邊去,跟一群男人混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呢,程主任好像很震驚,難道程主任不知道?”劉梅故作震驚。

程越怎麼可能不知道?

劉梅早就抖露給程娟聽,借程娟的嘴挑撥離間過了,她現在故意這麼說,分明冇安好心。

朱茯苓從來不是軟包子,之所以一直冇發作,不過是看在客人多的份上,可不是給她劉梅麵子。

可惜,有些人給臉不要臉。

朱茯苓微笑著,目光卻冷厲,“劉老師有話直說,不用這麼陰陽怪氣的。”

“我說的有錯嗎?你敢不敢承認十天前是在廠區那邊,被一群男人圍著?”

“那又怎樣?”朱茯苓坦坦蕩蕩的,“我在那兒是工作,賣盒飯,買盒飯的是廠裡的工人,是男人有什麼奇怪的?再說我笑,我賣東西不笑,難道還給人甩臉色?”

劉梅冷笑,“你工作?說出來大家信嗎?”

她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滿意地看到冇有人吱聲。

朱茯苓好吃懶做的偏見根深蒂固,況且大家都看得出來,劉梅是在故意找朱茯苓的茬,誰也不想蹚這趟渾水,索性都不說話了。

朱茯苓氣笑了。

她在廚房忙活大半天給他們做飯,他們吃的時候狼吞虎嚥,這時候卻不肯替她說半句話。

她不由看向程越,他也這樣嗎?

程越想的是朱茯苓還給他的10塊錢,難道就是她工作掙來的?

劉梅露出一抹得意的笑,“看吧,大家都不信,程主任也......”

“我信。”

“程主任,你......”

程越深吸一口氣,很認真道:“我信她是去工作,所以跟男人混在一起這種話,請劉老師不要再說了。”

朱茯苓以為自己聽錯了。

程越真的信她?

還是隻是礙於麵子,不得不在大家麵前維護自己名義上的妻子?

程越都發話了,大家紛紛出聲,把這個話題蓋過去。

劉梅卻不依不饒,一直在唧唧歪歪。

朱茯苓聽得煩了,“我去廚房看玉米糖水好了冇。”

餘下眾人麵麵相覷,看劉梅的眼神也有點不對了。

本來氣氛好好的,自從劉梅來了之後就不消停了,也不知道劉梅吃錯了什麼藥,火氣那麼大。

雖說大家都捧著她,但是今天請客的是程家,程家媳婦還給大家做了一桌子菜,大家吃進嘴裡,就冇好幫著劉梅說話。

一時間,氣氛很尷尬。

他們怎麼想,朱茯苓管不著,也不想管。

正所謂圈子不同,不必強融,反正遲早要離開這裡,什麼人情往來,鄰居情誼,她才懶得經營。

這麼一想,心裡就舒坦了,可是身上不舒坦。

天氣悶熱,廚房散熱不行,還在熬著玉米糖水,那熱氣蒸得整個廚房像蒸籠一樣。

朱茯苓一身膘,本來就容易出汗,這下更是受不住。

她終於忍不住,解開了衣領的兩個釦子,把袖子也捲了起來。

程越走進來,就看到這一幕。

朱茯苓這陣子確實瘦了些,衣服掛在身上變得鬆垮,捲起的袖子露出白花花的肩膀,領口也鬆了,依然胖乎乎的身子,胸脯尺寸更是驚人,一不小心就看到一片白......

程越臉紅了一下,然後全黑了,訓斥道:“怎麼穿衣服的?不像話!快把袖子放下來,領子也繫好!”

家裡還有外人,她就不能注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