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的狂龍小說免費閱讀第11章

-

葉風實在想不明白,劉梅對她的敵意到底怎麼來的,為什麼每次見到她,就跟渾身長刺似的,非要紮死她才甘心。“你這張嘴,也不見得多討人喜歡。”葉風冷笑。劉梅麵色微變,隨即想到金縷衣要辭職,馬上要變成無業遊民,而她男人還是堂堂科長,對比之下,她就有優越感了。於是,尖酸刻薄的態度就帶了那麼點得意揚揚,“聽說陸主任要被宋廠長開除了?不對,被開除了可就不能叫主任了,真可惜,大好前途就這樣冇了,家屬院肯定也不...

葉風實在想不明白,劉梅對她的敵意到底怎麼來的,為什麼每次見到她,就跟渾身長刺似的,非要紮死她才甘心。“你這張嘴,也不見得多討人喜歡。”葉風冷笑。劉梅麵色微變,隨即想到金縷衣要辭職,馬上要變成無業遊民,而她男人還是堂堂科長,對比之下,她就有優越感了。於是,尖酸刻薄的態度就帶了那麼點得意揚揚,“聽說陸主任要被宋廠長開除了?不對,被開除了可就不能叫主任了,真可惜,大好前途就這樣冇了,家屬院肯定也不能住了,難道要睡大街上?”葉風一頓。開除?不是金縷衣主動辭職嗎?劉梅終於有種把就意歡比下去的勝利感,又說:“你還欠不少債吧?陸主任冇工作了,誰幫你還錢?”葉風淡淡道:“我為什麼要他還?我自己能還。”“你就吹吧!冇了陸主任,就憑你能乾啥?陸主任的錢都被你揮霍光了吧,他冇工作了,怕是連飯都吃不上,誰來養活他?”劉梅一臉同情,實則尖酸刻薄,“本來有大好前程,要不是娶了某些人,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他冇工作了,我養他,不用彆人瞎操心。”“你憑什麼養他?”劉梅語調尖銳,發現葉風神色平靜,聽到金縷衣要冇工作了,冇有生氣,根本冇有跳腳,這怎麼行?葉風是個潑婦,應該像以前一樣大喊大叫,打滾撒潑,然後瘋狂罵金縷衣冇用纔對。這麼平靜,甚至說要養金縷衣,反而襯托她像個跳梁小醜!心高氣傲的劉梅老師,怎麼受得了?“就是因為你,陸主任才被開除的!你這個害人精,把陸主任害成這樣,憑什麼還心安理得?”她指著葉風的鼻子罵,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金縷衣什麼人呢。葉風無法理解她的腦迴路,也不想理解,隻冷聲說:“劉老師還是多關心自己和自己男人吧,我男人就不用你多操心了。”“你啥意思?說我多管閒事嗎?”劉梅當場跳腳。葉風冇理她,而是看向旁邊走過來的陳少榮,客氣地笑了一下,“陳科長,麻煩管好你媳婦,她隔三差五就跑到我麵前來說三道四,不知道她這是要乾什麼。”陳少榮麵紅耳赤,一把拉住劉梅,“跟我回去,不要再丟人現眼了!”“我丟人現眼?”劉梅語調拔高。他竟然聽葉風的話教訓她?到底誰纔是他媳婦!葉風冇興趣聽他們夫妻吵架,撿起掉落的食材,直接上樓回屋。劉梅取得麵目猙獰,還想衝上來刺葉風幾句,被陳少榮給拽了回去。看著張牙舞爪的女人,陳少榮頭痛欲裂。他發現,劉梅越來越像以前的葉風了,尖酸刻薄,心眼又小,還滿身都是戾氣,好像一條磕了藥的狗,逮著人就咬。逮到葉風,更是發了瘋要咬死人。反倒是葉風,越來越溫柔有氣質,跟她截然相反。“梅子,你就不能多向人家葉風學習學習?好歹是老師,上課的時候也這麼張牙舞爪嗎?”劉梅當場就炸了,“我張牙舞爪,葉風難道就是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