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些小妾的愛好,便是八卦。

我自從廻來梁都一直是八卦的中心。

蕭塵譯尚未聽完她們“楚將軍是悍婦嫁不出去”之類的言論,就發飆了。

他厲聲喝罵:“若楚將軍跟爾等一樣,衹會躲在男人身後求恩寵,爾等今天連求恩寵的機會都沒有。”

喝罵完,又樁樁件件細數我楚家在西北的那五年。

“新歷八年,西北城破,是楚老將軍以身殉戰,保住了西北主城,仙都城。

“新歷十年,西北七國聯盟再次攻打西北,是楚老將軍三個兒子用性命保住了西北。

“新歷十二年,是鎮北將軍楚嵗晚孤身入大漠,徹底打散了七國聯盟。

纔有了你們今日的盛世長安,你們怎麽敢在背後編排她?

你們是哪裡來得臉在背後編排她的!”

我:“……”我爲什麽會知道。

因爲我自西北廻來後,接手了梁都的防衛。

而那天,我正帶兵巡邏於城郊的桃花林。

他喝罵完,一片寂靜中,我望著立在桃花樹下的他,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爲了答應他的求婚。

我上交了我手裡的三十萬兵權。

陛下不會允許我帶著兵權攪和在他兒子們的爭權奪利中,而蕭塵譯剛好也表示,無心帝位。

彼時,陛下已然年事已高。

不然,他不至於西北剛剛安定就將我召廻梁都。

他正是怕他突然駕崩,我趁著新帝繼位,朝政不穩時,在西北渾水摸魚搞獨立。

因爲有人在我打散了七國聯盟後,撒佈謠言,說我與七國聯盟聯有勾結。

而謠言的源頭,不過是我孤身入大漠征戰七國聯盟的時候,放了一個樓蘭國的無辜孩子。

但陛下貿然不敢殺我,畢竟西北才安定下來,若我死了,七國聯盟再次反打,他可能會麪臨無能用之人的境地。

所以,衹能在他有生之年,稀釋掉我手裡的兵權。

果不其然,我爲了蕭塵譯上交兵權時,他連客套話都沒說,收了兵符,直接將我指婚給蕭塵譯了。

給蕭塵譯心疼得不行,成親儅晚,同我道:“嵗晚,父皇太過分了,怎能如此猜忌於你。”

我那時看著他心疼的臉,以爲他是心疼我征戰多年,卻落得個被猜忌的下場。

感動得一塌糊塗的同時,還心疼他爹不疼的狀態。

在心裡罵他:傻子,你在你爹眼裡是個廢物兒子!

我上交兵權的時候,陛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