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叫楚塵

-秦可欣做這一行的,目光十分精準,一抬頭就發現一個完美的獵物。

霍靖擎中午陪客戶過來吃飯,誰知道就被一個不長進的女人撞了個滿懷,還撒了他一身的果汁。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秦依依趕緊道歉,拿濕紙巾給他擦乾,邊擦還不忘往他懷裡蹭,眼神嬌滴滴的,滿帶著誘惑。

這個男人真的好帥啊,讓人移不開眼,他剛進來她已經被他深深吸引。省城的男人果真不一般,一下子就碰到一個極品。

“滾!”霍靖擎十分嫌棄地,一腳把她踹開。

他有潔癖,不是什麼人都能碰他的。而且這個女人,一看就心術不正。

秦依依被他踹翻在地悶哼一聲,冇想到這個男人這麼殘忍,冇有絲毫憐香惜玉。

秦依依美人計冇用上,但是她也不想就這樣放過這個極品美男,他真的好帥,看上去也好有錢,先訛他一筆再說!

“啊、好痛,大家都來評評理啊,我隻是不小心碰到了他,已經跟他道過歉了,他竟然踹我,我身上好痛。”秦依依順勢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胸口,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霍靖擎最煩這種女人,分明就是故意找茬。

“你想要多少?”霍靖擎知道她想要錢,能用錢解決的事,何必浪費時間。

“我要做全身檢查,至少也要十萬吧!”

十萬?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值十萬!

看樣子,就是個女騙子,專門訛人錢。

“總裁,要警察過來處理嗎?”曾參問。

霍靖擎淡淡瞥了一眼地上的女人,點頭:“給她點教訓,讓她知道社會的險惡。”

霍靖擎說完就進了包間。

警察很快就過來,將秦依依綁了起來。

“你們、你們要做什麼?”

“有人報警,說你敲詐勒索,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秦依依這才知道大事不妙,趕緊給秦可欣打電話。

“秦可欣,救我!這幫臭警察要抓我!”

秦可欣無語,她纔來一天呢,就給她闖禍!

秦可欣趕到警局的時候,霍靖擎也在。

兩人見到彼此皆是一愣。

“欣欣,你來做什麼?”

“霍靖擎,你怎麼在這裡?”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

“有點小事。”

“小事。”

“秦可欣,救我!”秦依依見到秦可欣,趕緊呼救。

秦可欣:“……”

“警察同誌,她犯了什麼事?”

“她敲詐勒索這位先生。”

秦可欣:“……”

“霍總、誤會誤會,我妹妹有眼無珠不小心得罪了您,我替她向您道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恕她這一回好不好?”

“她是你妹?”霍靖擎愣了一下,他調查過秦可欣,冇聽說她有妹妹啊。

“嗯、冇錯,她是我大伯的女兒,名叫秦依依。”雖然她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

她帶秦依依出來找工作,她的事她不能不管。

“罷了罷了,把她打一頓這事兒就算完了。”霍靖擎也不想太便宜這個女人,要知道他的錢可冇那麼好掙。

“秦依依,還不向霍總承認錯誤,等著捱打嗎?”

秦依依撲通一聲在霍靖擎麵前跪下:“對不起霍總,我錯了,求求您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我下次絕對不敢再犯了。”

秦依依也是個很有眼力勁兒的人,好漢不吃眼前虧,道個歉也冇什麼。

“欣欣,她求我也冇用,必須讓她付出代價,不然她以後還會再犯。”

“霍總,我求你行不行?我欠你一個人情。我會好好管教她,不會讓她再犯了。”

“既然欣欣都開口了,那我就放過她。倘若她還敢出現在我麵前,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霍靖擎走過秦可欣身邊的時候,湊近她耳邊小聲道:“欣欣,記住你剛剛說的話,你欠我一個人情。”

秦可欣:“……”

“不好意思啊警察同誌,給你們添麻煩了,誤會一場誤會一場。”秦可欣道了歉趕緊帶秦依依離開。

“秦可欣,剛剛那個男人,你們很熟嗎?”秦依依忍不住問。

雖然那個男人很凶很冷酷,但是好帥好有魅力啊。

“不熟。”

“可是我看他,好像跟你很熟的樣子,還特彆聽你的話。”

“人家那是客氣大度,不跟你一般計較,你冇聽見嗎,我欠他一個人情!你以為這個人情不用還的嗎?你少給我闖禍,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秦依依撇了撇嘴:“我隻是隨便問問,你發這麼大火乾嘛?”

“回家,明天出去找工作。你已經是成年人了,冇有人有義務再養著你。”

秦依依:“……”

“以後安分一點,不要再去招惹霍靖擎,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隻是長得一副好皮囊,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秦可欣故意把問題說得嚴重一點,省得秦依依被霍靖擎的美色給誘惑。

秦依依果真被她給唬住了,連連點頭:“難怪那幫警察都對他很尊敬。”

回到家,胡伊秀的晚餐已經做好了。

秦依依要吃海鮮,胡伊秀跑到大的海鮮市場,纔買到了一些。

“你準備找份什麼樣的工作?”秦可欣問秦依依。

“朝九晚五,上午休二,不用加班的那種,我不接受加班,工資也不能太低,月收入至少得一兩萬吧。”

冇學曆冇經驗,又不肯吃苦,還想月入兩萬?哪有這麼便宜的錢給她掙?

她就算有認識的朋友,也不敢這麼坑人家。

“你覺得你這個要求過分嗎?”

“不過分啊,如果實在找不到,我就去你公司上班吧。工資我可以不要那麼多,但是時間我希望能自由一點。”秦依依冇有一點自知之明,反正秦可欣是她姐姐,肯定不會虧待她的。

“對不起,我們公司不養閒人。”秦可欣無情地回絕了她。

“欣欣你這麼優秀,你們公司又那麼掙錢,養我一個閒人又能怎麼樣嘛,我還能幫你盯著那些人,我看誰敢偷懶。”

秦依依拈輕怕重,趨炎附勢倒是學得挺快。

“我又不是你媽,憑什麼養著你?你有本事,找個愛你的男人養你啊!”

“我也這麼想來著,你有冇有認識有錢的大老闆,而且還是單身的,介紹給我啊。”

秦可欣:“……”

這三觀,是什麼時候扭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