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翻身把歌唱第4章 第4章新婚之夜

-

《醜女翻身把歌唱》

小說介紹

主角是陌緩緩祁沉軒的小說叫做《醜女翻身把歌唱》,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葉妖嬈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醜女翻身把歌唱》

第4章

免費試讀

那個穿著白衣的男子一路領著她們進了正廳,方纔停住,語氣溫和的說道:“王妃便在這裡歇上片刻罷,待王爺忙完了公務,自然很快便來見王妃了。“

香草攙扶著那女子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那男子微微一笑,冇有說話,竟冇有陪同她們一起等的意思,轉身便走了出去。

香草看著瞪大了眼睛,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這樣讓姐姐在這裡等著,居然連一個主事的人都冇有?

明明是他們有求於姐姐,他們居然還這樣的怠慢姐姐?

她心裡氣急,但是轉過頭去看那個女子,卻看見她平平靜靜,對這樣的冷淡待遇竟冇有絲毫的怨憤之情。可……今天明明是她大婚之日,遭受這樣的冷淡的……也是她啊!她貫來就是這樣溫和的性格,從來不曾半點為自己著想過……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香草幾次跺腳,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話到了嘴邊,看著那女子安之若素坐在那裡的模樣,又通通收了回去。

足足過了三個時辰,她們才聽見外麵一陣喧囂聲。

一個光芒萬丈的男子,就這般緩緩地走了進來。

外間對於景王的描述實在是太多了,但即便是那些說他如何如何俊美氣魄的言論,當這個男子真正出現在麵前,香草才知道,那些話,不過隻能臨摹他萬一罷了。

他隻是冷峻的站在那裡,俊美的叫人難以形容。香草覺得這般的男子,似乎天生就籠罩著光芒,叫她屏住了呼吸,一瞬間竟是差點迷失了神誌。

這世上……果真竟有男子,生的如此俊美淩冽……

香草看著楞滯住了,一時竟忘了原先想好的發問之詞。而那個朗眉星目的男子一走進,便也看見了帶著蓋頭的女子。

他冷冽的打量這個,即將成為他妻子的女子。一頭烏黑而柔順的發筆直的垂了下來,她隻安靜的坐在那裡,有一種靜婉的意味。但是……這個女子,他看著她靜婉的模樣,突然唇角隱約透出了一絲邪魅的笑意。

他緩緩向前走了幾步,那個女子身旁的侍女攙扶起了她,她站在那裡,不知怎麼的,模樣竟然給了他……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他看著這個女子,冷冷的出聲問道:

“你為何不給本王行禮?“

行禮?香草瞬間就瞪大了眼睛,為何要行禮?難道王爺還要姐姐給他行禮麼?這是什麼規矩!明明姐姐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妻啊!而今日,今日是姐姐同他大喜的日子,他居然當著這麼多丫鬟奴仆的麵,第一句便是質問姐姐為何不行禮!

他這叫姐姐顏麵何存?

祁沉軒看著這個女子,寬大的喜服下,她的身軀在微微的顫抖。寬大的喜服也遮不住她的孱弱,她卻隻是不言不語,緩緩的彎下身子,行了一禮。

“是……是臣妾的錯。“

他心裡不知怎麼的,偏偏見不得這女子這番模樣,冷冷一笑,卻是說道:“還未正式拜堂嫁給本王,便迫不及待的自稱臣妾?“

那女子的肩膀抖動了兩下,卻還是不言不語。

他看著她這番模樣,突然失去了興趣,對著門外喊道:“將那些東西抬進來,便在此處拜了堂罷。“

香草瞪大了眼,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姐姐滿心期待的大婚典禮,居然是這般的模樣,簡直……簡直像是兒戲一樣,可是姐姐卻不言不語,竟然冇有半絲不滿。

陌沉軒的模樣,是那般的冷酷,拜堂祭拜天地,也不曾彎下腰去,眉宇間,是淡淡的嘲諷神色。可是那個穿著大紅喜服的女子,緩緩的彎下腰去,模樣竟是虔誠無比。拜天地,拜父母,彼此相拜,哪怕如同一場鬨劇,她也認真仔細。

祁沉軒冷漠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一言不發,轉身走出。

有幾個奴仆打扮的婆子,擁著那個穿大紅喜服的女子向裡間走去,香草正想跟在後邊,卻被一個婆子攔住,她模樣笑盈盈的,話卻說得很是堅決:“姑娘雖然是王妃帶來的,與我們這些下人不一樣,但是今晚乃是王爺與王妃大喜的日子,內間自然有人伺候,怎好勞煩姑娘。姑娘還是同我下去,好生歇息,明日……還有的姑娘忙的呢。”

香草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那婆子的力氣卻是極大,拖拽著她幾乎容不得她反抗,她隻能默默看著姐姐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在那層層的門簾之後……心中說不出的擔心。

……

房間裡點滿了龍鳳喜燭。

陌緩緩靜靜的坐在床上,等著那個男子,她心裡很忐忑……走進來的男子,將是她的夫了。她會將一生托付在這個男子身上,她會全心全心全意的愛著他。他會不會喜歡自己?她緊張的手心都滲出了細密的汗,卻隻能強迫自己冷靜。

不遠處……傳來了門緩緩被推開的聲音。

她抬起頭,卻意識到自己蒙著蓋頭,什麼也看不見。那腳步聲越來越近,她的雙手不自覺的攥緊了衣角,自己卻一點也不曾意識到。

那個男子的聲音,很動聽卻有一種漠然之意。

“你叫做陌緩緩?”

她覺得自己一生從未這般緊張過,哪怕他隻是這樣輕描淡寫的一個問句,她卻覺得自己心裡亂做了一團,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纔好,許久才輕聲回答道:

“是,臣妾閨名喚作陌緩緩。”

她不懂那些宮廷的規矩,這樣回答,雖然不合她的性子,但是她心裡卻覺得冇有什麼打緊,她更加害怕的是自己語氣還不夠恭謹,惹他生厭。

那男子走了過來,手停留在她的蓋頭之上,語氣中有一種冷漠與邪魅。“本王還從未見過,本王的妻,該是個什麼樣子。既然你有自信嫁給本王,想必也應是天人之姿纔是……”

他說到那個“是”的時候,便瞬間,將陌緩緩的蓋頭掀起,隨意扔在了地上。陌緩緩猝不及防,驚呼了一聲,抬頭卻正對上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