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女翻身把歌唱第3章 第3章進府

-

《醜女翻身把歌唱》

小說介紹

《醜女翻身把歌唱》小說是作者葉妖嬈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陌緩緩祁沉軒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醜女翻身把歌唱》

第3章

免費試讀

“小姐。我心裡有些怕。”走在轎旁的女子生的十分嬌俏喜人,雖然五官不甚明豔,卻看著就叫人心裡生出好感來。

轎子裡麵的女子顯然明明白白的聽見了她的話,輕聲說道:“我說過許多次,不必叫我小姐,我心裡從來都是將你當妹妹看的。”

那聲音很清澈,也很溫和,是叫人聽起來覺得舒服的聲音,頓了頓,那聲音又說道:“不用怕,就當是還在藥醫穀裡就好,景王……他民間的聲名極好,應該是好相處的人。”

那打扮作丫鬟模樣的少女笑嘻嘻的說道:“我自然也是拿小姐你當姐姐的,隻是進了王府規矩大,我怕你一人吃虧以丫鬟的身份跟了來,自然也要守好這些規矩,要不然不是被旁人小覷了去。小姐你心裡不怕,自然是因為你心裡盼著他,怎麼會怕。“

那女子的聲音雖然仍是鎮定的很,但卻是可以從中聽出一絲羞澀來。

“香草,你這愛胡說的性子,還是改一改的好。“

那叫香草的少女笑的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我纔不改,有未來的王妃護著我,我怕什麼呢。“

“你……“

快到王府了,轎子裡的人想了想,還是冇有說話。

香草知道她心裡羞澀的緊,也不再打趣她了,隻是想著,這個能被她牽掛那麼多年的男子,究竟該是個什麼模樣。世人都傳言說那個男子生的俊美無雙,氣勢凜然,隻是在她心裡,自己當做姐姐看待的女子,是普天之下最好的女子,她不會配不上他,她心裡隻怕那男子,配不上她。

王府裡卻很冷清,一走進,香草便是一愣,因為迎接的隊伍之前站在的男子,穿著一身白袍,氣質溫文,雖然也生的俊美,但很明顯是個文人模樣,他應該不是景王罷。

果然,那男子一拱手,卻是清清楚楚的說道:“真是抱歉,我家王爺今日公務實在是太過繁忙,所以現在不能來接親。還請王妃等上片刻,待王爺處理完公務,自然會前來迎接王妃。”

香草當即氣急,也不等轎子中的女子開口,搶先說道:“這是成親,又不是什麼旁的事情,怎麼能夠緩一緩,若是誤了吉時,那該如何是好?”

那男子卻隻是不急不緩的說道:“這是王爺的意思,我不過是代為轉達罷了。”

香草幾乎被這樣的一句話氣的不輕,她還欲開口,剛剛說了個:“可是……”便聽見那個轎中的女子清澈的聲音:

“香草,不要說了。”

她還是忿忿不平,卻也隻能將全部的話通通都藏起。那個女子的聲音顯得溫和而動聽,她緩緩地說道:“既然王爺公務繁忙,我怎麼能夠打擾。我自己進去便是了。“

然後,一隻纖纖的素手便緩緩的掀開了轎簾,露出了一角嫣紅的蓋頭,那纖纖的素手在那嫣紅下,顯出一種無聲的嬌媚的美感來。

香草幾乎急得跺腳,也顧不得其他,走上前去直接將那簾子放下,急聲說道:“小姐不可,這樣不和禮數……“還有一句話,她冇有說出來,若是這般直接走進去,日後隻怕是要被人所瞧不起的。不是被丈夫親自迎入府邸的正妻,和那些妾又有什麼分彆?她心思單純,怎麼卻是不懂?

可是那個女子的聲音雖然清澈而溫柔,卻透出了一種堅韌的意味。“香草,讓開,讓我自己進去。你總不想我誤了吉時,若是誤了吉時,那纔是真正的不好。”

香草熟悉她的性子,知道她這般纔是真正下了決心,跺了跺腳,還是無法,隻能讓開。

那女子緩緩的從轎子裡走了出來。

她身穿一襲正紅色的婚服,雖然樣式簡簡單單,傳來她身上卻彆有一種樸素大方的簡約之美,她每一步都走的很端正,低著頭,雖然被蓋頭遮擋,看不清楚她的容貌,卻透出了一種柔和來。

她黑色的髮長長的披散下來,落在那紅色的婚服上,有一種觸目驚心的美感。

“走罷,進府。”她這一句話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香草上前攙扶她指引道路,那文人一般的俊美男子看著她,眼中卻是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神色。

這個女子,似乎……與他想象的不大一樣。

……

一進入府邸,香草便覺得氣氛同她所想象的,一點也不同。

這府裡顯得很冷清。

按照情理來說,大婚之日,理應張燈結綵,好歹也應營造出一個喜慶的氛圍纔是,可是這府裡冷冷清清,哪怕有半絲的喜氣?

香草看著這般淒清的場麵,簡直是氣急。明明是這王爺迎娶姐姐……他做出這般冷淡的模樣給誰看?先前還道是公務繁忙,可是連裝點一下王爺府邸都不肯……這是連表麵功夫都不肯做了。

姐姐帶著喜帕,自然瞧不見這般淒清的場麵。若是瞧見了,心裡還不知是怎樣的傷心與難過……自己與她相處多年,她性子內斂,人又溫和,受了什麼委屈,是從來不看說的。隻是……叫自己看著心疼而已。

她想了想,如今既然已經進了府,也不大能夠鬨得起來。她打定主意,努力裝出欣喜的模樣,對著那帶著紅蓋頭的女子說道:

“小姐,這王府好生的氣派。”

那女子聲音透露出了靜婉的意味。

“王爺的府邸,自然是極氣派的。”

一旁有跟隨的奴仆婆子,卻是語氣中顯出了明顯的自傲來:“這王府是當今聖上特意指給王爺的,哪怕是院子中的花樹,都是貢品,哪裡是尋常小家小戶能夠見到的。常人能夠見上一眼,都是她們的福氣。”

香草聽著,覺得這話語氣實在是怪,但這婆子是王府裡的人,她性子雖然直爽,也不想在這關口生出事來,隻能輕輕的捏了捏自己牽著的女子的手。

她淺淺的開了口,聲音很小,卻能夠讓她安心。“香草,冇有關係。“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牽著她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