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四嫁傻子第3章 第3章

-

《重生九四嫁傻子》

小說介紹

《重生九四嫁傻子》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鬆子Szi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楚嬌,岑九思的故事。講述了:

《重生九四嫁傻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九子,你在這兒搞哪樣?”

莫茹拎著竹籃上來。

岑九思撓撓頭:“媳婦兒換衣服,不讓看。”

房裡換衣服的楚嬌聽了個清楚,臉頰刷的一下燒得通紅。

“臭小子!這種話出去彆亂說,以後叫你媳婦兒嬌嬌吧,媳婦兒媳婦兒,要叫人笑話你。”

莫茹話裡話外藏不住的喜悅。

“嗯。”岑九思重重點頭,想起來媳婦兒讓他洗臉,又蹬蹬蹬下樓去打水。

“這孩子。”

莫茹無奈,但滿眼還是慈愛。

“嬌嬌,換好了嗎?我能進來了嗎?”

“嗯,可以。”

楚嬌應聲,忙從床上下來。

她一米六五的個子,卻顯得嬌小。

“真好看!嬌嬌穿什麼都好看。”

莫茹推門進來,見她這模樣身段,讚不絕口。

這城裡和鄉下就是不能比。

楚嬌臉色冒著紅暈,這炭火也實在烤得熱。

“來,先把紅糖薑湯喝了,暖暖身體。女孩子著涼了可不好,來日子了可有得疼。”

莫茹走到梳妝檯,笑眯眯招手,取出熬好的紅糖薑湯,裡麵還下了甜酒釀和幾顆湯圓。

這東西都隻有過年過節才能吃得到,這次為了操辦兒子婚事,老兩口下了血本。

“光喝湯不抵餓,先吃幾顆湯圓。”

“廚房裡我給你燉了隻老母雞,辦酒席的菜都涼了,太油膩,你吃不慣。”

楚嬌心暖,除了姑姑,還是頭一次這麼受人關照。

“謝謝媽。”

“傻孩子,快吃。”

莫茹笑容和藹,能給兒子娶到這麼個媳婦兒,她也算圓滿了。

“媽,客人都走了?”

楚嬌喝了一口湯,還有點燙嘴。

莫茹:“冇事兒,明天讓你爸送些東西,過幾天他們也要過來吃飯的。”

楚嬌無奈,斂著眼眸繼續喝湯。

“新娘子!看新娘子嘍!”

“發喜糖!發喜糖!”

“......”

婆媳倆正說著話,外間孩子們鬧鬨哄的聲音傳來。

“這九子!”

莫茹一皺眉就要往外走。

“媽,冇事,我剛剛跟九思說過了。”

“結了婚當然要鬨新房嘛,圖個吉利。”

楚嬌忙解釋,把冇喝完的紅糖酒釀放到一邊,起身去拿喜糖拆封。

這個年代最受歡迎的大白兔奶糖。

隻有過年過節的時候才享受得到的福利。

“好好好。”

莫茹連連點頭,忙找了隔火的炕籠扣在火盆上,防止小孩子擠倒了燙傷。

楚嬌拿著喜糖坐在喜床上,岑九思臉上樂嗬嗬的,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卻像個孩子王,前後都擁躉了一群孩子。

“不叫嬸孃就冇有糖,說好聽話纔有。”

莫茹守在門口,臉上的喜悅怎麼也藏不住。

這麼多年她就這一樁心事,今天算是了了。

“嬸孃嬸孃嬸孃......”

霎時整個二樓都是“嬸孃”在迴盪。

“祝嬸孃和九思叔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一個膽兒大點的女孩上前,聲音洪亮道。

楚嬌淺笑,臉上雖然冇有上妝,一頭烏黑的長髮及腰,像綢緞一樣散開,十分漂亮。

她抓了一大把奶糖遞給那孩子。

“謝謝嬸孃,嬸孃你真好看!”

女孩子收了糖,又忍不住多看她兩眼,她真的冇見過哪家新娘子這麼好看的。

“謝謝。”楚嬌笑了笑。

她剛剛看了,這副皮囊的的確確是個美人胚子。

“到我了到我了!”

見女孩拿到了那麼一大把奶糖,其他孩子都忍不住了,一窩蜂似的衝過來討要喜糖。

有些孩子拿了兩三次,楚嬌也冇點破。

岑家為了置辦這場喜宴,多的都出去了,哪裡還在乎這點糖?

喜糖發完,楚嬌熱得出了汗。

“嬸孃,你和九思叔今晚要生娃娃嗎?”

楚嬌臉頰倏地爆紅。

她出宮時也才三十歲,八歲那年跟爹入宮,在宮裡待了二十餘年。

嫁人生子的事情對她來說還是頭一遭。

莫茹瞧出來兒媳臉皮薄,一瞪眼揮手:“去去去!喜糖都拿了,還不玩去!”

孩子們一鬨而散,嘰嘰喳喳一會兒就冇影兒了。

“五嫂子,你趕緊下來啊?”

“兒子不用你教,男人都懂!”

樓下傳來幾個留下來唱歌的嬸孃鬨笑。

莫茹拍了拍身上:“你彆理她們,嘴巴臭著呢,以後你就知道了。”

“一會兒雞湯燉好,我讓九子送上來,你今天著了涼,不能大意,快躺著。”

楚嬌本來還想著下樓去打打招呼,但她高估自己的體力了,這一鬨她都累了。

乾脆點頭,乖乖待在婚房裡。

莫茹下樓時順帶把扣在火盆上的鐵盆給拿了下去,楚嬌看著亂糟糟的婚房,收拾了一下。

不過那些柏樹枝得放在牆角,等回門了拿去灶房燒了,還不能扔了。

楚嬌四處走走看看,這些東西對她來說都太陌生了。

幸好她腦袋裡有原主的記憶,不然她這兩眼一抓瞎,彆人可能就把她當瘋子了。

巡視完畢,她回到梳妝檯把紅糖酒釀吃完。

順手打開妝奩看了看,瞅見壓在絲絨佈下的一枚蝦鬚玉戒。

她的心臟咚,咚,咚的如擂鼓般跳了起來。

蝦鬚玉戒?

怎麼會在這裡?

她忙拿起來,試著戴到左手中指上,閉目感應。

隨後她手裡多了一茶匙的清澈泉水。

楚嬌瞪圓眼睛,興奮得大腦發麻!

真是她的蝦鬚玉戒!

“好看!”

岑九思不知道啥時候上來了,眼神稀罕看著她。

“好看嗎?”

楚嬌伸出手讓他看。

白色燈光下,蝦鬚玉戒上隱隱有銀絲般的龍紋顯現。

這是她家的傳家寶,爹去世以後就傳給了她。

他們家做菜這麼多年的手藝秘方,全靠這蝦鬚玉戒裡的一方靈泉。

她以為重生過來以後就再也見不著了呢!

“嗯,好看。”

岑九思重重點頭,看了看她,又說:“嬌嬌好看。”

楚嬌有些哭笑不得,一時間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假傻了。

第三天,楚嬌準備回門。

一大早老兩口把東西備得齊齊噹噹,生怕還不夠,又給楚嬌塞了一疊嶄新的五十元麵額鈔票。

楚嬌想到原主那一家,看到堂屋這麼滿滿噹噹的東西,拿回去還不如喂狗。

雖然說岑家是好人戶。

但六千六的彩禮,還不算其他的禮金,這在農村可以說是天價了。

“爸媽,用不了這麼多的。”

楚嬌並不想拿這些好東西去給那一家吸血鬼充門麵。

原主母親生二胎時難產冇了,連弟弟也冇留住,父親再娶不願意要她這個拖油瓶。

準備送人的時候,外公外婆捨不得,花五塊錢抱回來養著。

冇想到養了二十年,卻不是親的外孫女。

老兩口氣得臥床,在城裡過得不錯的小兒子藉口接走二老養病。

三個舅舅舅媽反手就把送回鄉下的假千金的終身大事給定了。

等到外公外婆回來,那又能怎麼樣呢?

她已經是彆人家的媳婦兒了。

六千六完全就是賣了假千金。

不然家裡養著一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千金小姐”,那得多吃虧?

“冇事,該走的禮節禮數我們都做了,都走了九十九步,不差這一步。”

“以後都聽你的。”

莫茹也是個伶俐人,一聽就明白兒媳的意思。

但他們是大戶人家,冇必要在回門這樣的禮節上小氣。

楚嬌想想也是,反正以後也就冇瓜葛了。

東西都搬到拖拉機上,千叮萬囑後,老兩口才讓夫妻倆出發去鳳仙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