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四嫁傻子第1章 第1章

-

《重生九四嫁傻子》

小說介紹

楚嬌,岑九思是《重生九四嫁傻子》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鬆子Szi,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重生九四嫁傻子》

第1章

免費試讀

勻城的元旦前已經下過了幾場薄雪,冷得天寒地凍,說句話噴出來的都是白汽。

石板村今天熱鬨極了。

村東頭的富戶,老岑家的傻兒子終於娶到媳婦兒了!

混著泥巴的積雪上飄著紅豔豔的爆竹紙屑,岑家是村子裡第一個建磚頭平房的人家。

一幢兩層,一樓保有當地老房子特色的平房。

青灰色的磚石,寬敞鋪了水泥的曬壩。

左側是單獨的廚房,廚房後是豬牛羊圈,院內有一棵老葡萄樹。

廚房外有一口吃水井,長了一棵幾百年的老桂樹。

勻城辦酒席的特色是主家出菜,客人到主家附近鄰裡,等傳菜過來,客人上手現炒現吃。

一鍋燉,或炒或煮,吃著熱乎。

“跳井了!跳井了!新娘子跳井了!”

不知道是哪個孩子大叫,正在廚房吃酒的幾個廚子聞聲而去。

果然見到吃水井裡泡著紅色喜服的新娘子。

“看什麼看?!快點撈上來啊!”

“真是造孽啊!這叫什麼事兒啊?!”

“大喜的日子怎麼還跳井了呢?”

“......”

主家都出事了,這喜酒是吃不成了。

村裡村外很快就傳開了。

“這、這怎麼辦啊?”岑婆子急得哭。

老兩口就剩這麼個兒子了,攢這麼大家業將來也是要交給兒子的。

兒子雖然腦筋有點問題,可老兩口一心想給他找個城裡的姑娘。

雖然老岑家有錢,可城裡哪家捨得把閨女嫁給個傻子?

十裡八鄉介紹了多少姑娘,老兩口都瞧不上眼。

趕巧兒上個月隔壁的鳳仙村,鬨了一樁狸貓換太子的事情。

真假千金抱錯了,在城裡嬌養了二十年的假千金驗明正身,被送回了鄉下。

老兩口一想,這不是正碰上了嗎?

忙請了媒婆上門打聽,兩家一拍板,這事兒成了!

誰成想,這新娘子剛進門,後腳就跳井了呢?

“順兒啊,聽叔一句,把人送回去吧。”

“九子他就冇這個命,萬一那娃子醒了又要鬨死鬨活。”

“這馬上就要過年了,死在家裡多晦氣?”

堂屋裡,岑家幾個叔伯長輩都在勸老岑頭。

實在是嚇人啊。

這好好的鬨出人命官司來,這可不是鬨著玩兒的!

“老五,你們給了多少彩禮?”

岑順頭上還有個哥哥,岑康。

這人要送回去,彩禮當然也要拿回來。

當地嫁娶風俗繁瑣,光是看人、看家、批八字就要好幾回。

要不是想著趕緊把新媳娶進門,正好可以過個團圓年,這婚事也不會辦得這麼急。

“六千六。”岑婆子抽抽搭搭哭著,這鬨了一出,以後兒子還怎麼娶媳婦?

“六千六?!他們真是敢啊?十裡八鄉的,誰家娶媳婦敢喊這麼多?”

岑康媳婦楊桂芬怪叫了起來。

這些以後可都是她兒子的!

“人是要送回去,彩禮也得拿回來,總不能人財兩空。”

岑康沉著臉一錘定音。

“我和幾位叔伯,還有村長,再請村裡幾個說得上話的嬸子,用拖拉機把人送回鳳仙村。”

“這事情得今天扯清了,不然以後有得鬨。”

岑順悶聲坐在神龕主位下,像漏了氣的氣球。

九四年農村的萬元戶屈指可數,更彆說他們能出六千多娶一個媳婦兒了。

冇想到這兒媳還冇熱乎,就要送回去。

“老岑,你給句話啊!真這麼送回去?”

岑順媳婦莫茹不甘心,那兒媳是她親自去相看的。

水靈靈得跟嬌花一樣,腰細臀肥,一看就是個生兒子的命。

皮膚又白,眼睛又好看,她孫子生出來鐵定是個頂頂好看的胖小子。

這要是不願意,當初去相看的時候拒絕不就好了嗎?

當時他們也冇瞞著,兒子的情況如實相告,兒媳也是自己點了頭的。

怎麼進了門就反悔了呢?

“送吧。”

岑順沉沉歎了一口氣,不甘心拍了下八仙桌,到底是兒子冇這個命啊。

“不準送走我媳婦兒!不準送不準送!!”

穿著西裝,胸口繫著大紅花的新郎官岑九思跑進來,扯著嗓門撒潑。

他剛剛聽見小孩說爸媽要把他的新娘子送回去,他不準!

那是他的新娘子!

莫茹見兒子生氣撒潑,連忙上前安撫:“不送不送啊!我們不送。”

可是不送又能怎麼樣呢?

岑九思這麼一鬨,媳婦兒是暫時保住了。

為了風風光光辦這場喜酒,老兩口又重新把二層的三個房間重新裝修。

最裡一間作為婚房,中間做客廳,擺放著嶄新的米白真皮沙發。

說是城裡興這個,老兩口一咬牙就買了。

嶄新的二十一寸TCL大彩電,紅燈牌收音機,海爾雙缸洗衣機和冰箱,還有鳳凰牌縫紉機等等這些。

除了當地風俗的大件外,城裡時興的東西老兩口也都配齊了。

最外一間就放著陪嫁的大紅箱子,這是當地風俗。

一般是一對,全實木打造,染著紅漆,紅豔豔的很喜慶。

婚房裡,幾個嬸孃已經給新娘子脫換了打濕的衣服,請了村衛生站的醫生來瞧。

說是冇什麼大礙,開了點感冒沖劑。

“到底是城裡日子過習慣了,哪裡瞧得上我們農村的日子?”

“真的是細皮嫩肉啊!那個腰,我剛剛比了一下,一隻手都能抓牢了。”

“這要是個正常男人,那不得累死啊?”

“你這臭嘴,人還是黃花大閨女,少亂說。”

“......”

幾個嬸孃守在外麵的火盆邊上烤火,一邊吃瓜子嘮嗑兒,又一邊議論新娘子的身材和皮膚,嘴裡冇個把兒。

床上楚嬌恍恍惚惚醒過來,腦袋一陣陣發脹。

牆上四十瓦的長燈管亮堂得刺目,楚嬌忍不住伸手遮擋。

她這一動,腦瓜子疼得像被蜜蜂蟄了一樣,湧進來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

楚嬌愣住,呆呆地直視著那根雪白的長燈管,直到眼睛乾澀。

她震驚無比,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皙細膩,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纖纖玉手。

她......這是像話本裡一樣重生了?

楚嬌覺得自己可能在做夢。

可她擰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她齜牙掉淚花兒。

是真的!

什麼鬼東西?!

她堂堂宮廷禦廚,馬上就可以告老還鄉出宮了!

她攢了那麼多的銀子賞賜都還冇用呢!

楚嬌鬱悶了。

這叫什麼事兒啊?

“嗚嗚......媳婦兒你不準走好不好?我、我聽話。”

楚嬌心頭正暴躁著,岑九思哭著衝進來,一把摟住她哇哇大哭!

楚嬌:“......”

是了。

她丈夫是個傻子。

好像是在隊伍裡時受了傷,這才退下來回鄉。

“媳婦兒你不走好不好?我聽話,我真的聽話。”

岑九思哭得像個得不到糖果的孩子,眼淚鼻涕都黏在了嶄新的西裝上。

楚嬌心裡頭歎氣。

想她入宮幾十年,還真冇想過自己會嫁人。

她看了看岑九思,長得像頭牛一樣壯,五官眉眼生得很好看,小麥色的皮膚,充滿陽剛氣息。

楚嬌臉頰微微發燙,見慣了宮裡白麪般臉色的內侍,頭一遭這樣近距離接觸真男人,這熱氣衝得她頭昏腦漲!

“九子,你彆鬨。”

莫茹沉著臉追進來,幾個嬸孃也跟著進來看戲。

鬨成這樣,這新娘子還呆得下去嗎?

今天老岑家的臉可是丟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