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第6章 第6章

-

《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兜兜缺錢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江楠陸皓,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她感覺到陸皓有妥協的意味,趕緊再給甜頭,“我不會給你造成任何困擾,你家一天管我三頓飯就成,我還會幫你照顧爺爺。”

陸皓沉著眸子,依舊不說話。

他臉上有紗布,江楠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你要不同意,我現在就去跟爺爺說。”

陸皓想到揚言要死給他看的老頭。

他揉了揉眉心。

頭疼,臉上的傷疼,手也疼。

實在不想再折騰。

他妥協,“等等,容我想想。”

江楠眉眼彎彎,“好,你慢慢想,咱們有的是時間。”

她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已經快到中午時分。

江梅那個女人,快來了。

“你先出去吧,我想換身衣服,結婚第二天,我得收拾乾淨漂亮些,不能給你丟人。”

江楠直接將陸皓推出了房門。

第一次跟江梅交手,她得以最好的狀態出現。

她在屋裡翻了又翻,在陪嫁的箱子裡找到兩套新衣服。

一套裁縫做的水藍色布料衣裳。

還有一套是時下最流行的花襯衣,米色褲子。

江楠換上水藍色布料衣裳,頓時感覺比大紅色好看多了。

隻是這水桶腰,大象腿,實在一言難儘。

好在這個年代的衣服都夠寬鬆。

她換了衣服,照了鏡子,感覺這乾枯的長髮有點太累贅。

梳起來不方便,也不修飾臉型。

毛躁的長髮加上一身贅肉,很是邋遢。

既然重生,便從頭再來。

先剪個頭髮,儀式感拉滿。

找了一圈,卻冇找到昨晚的剪刀。

江楠開了門,看到院子裡,陸老爺子正拉著陸皓,神神秘秘的說著什麼。

老頭子眉飛色舞,精神不錯。

“爺爺。”

江楠跟老爺子打了招呼,又開口,“我找陸皓有點事。”

“好,他馬上來。”

陸老爺子推了把木頭疙瘩孫子,讓他進屋。

陸皓像個工具人,幾分鐘之內被推出來,又被推進去。

江楠問,“昨晚那把剪刀呢?”

陸皓睨向她,用眼神詢問她幾個意思。

顯然,昨晚的事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她尷尬的解釋,“我剪頭髮。”

陸皓看了眼她披散的長髮,長臂一伸,在炕櫃上麵取下了剪刀。

江楠接過,直接一剪刀下去,齊腰長髮剪成披肩發。

她小心翼翼的將剪下的頭髮整整齊齊的放到一張紙上。

頭髮可以賣錢,也可以換針換線換床單。

後麵她夠不著剪,隻能求助陸皓。

陸皓本來不打算搭理她,可接觸到她那雙真摯的大眼睛,內心竟有一絲異樣的感覺。

江楠執意將剪刀塞到他手上,“快幫幫忙,我剪一半出門,丟的是你的臉。”

他搖頭,“我不會剪。”

“你拿手術刀的手,剪個頭髮有什麼不會的,就照著我剪的長度就行。”

拿手術刀的手......…

陸皓眸子微垂,不自覺的看向自己的右手。

內心苦澀。

“你幫一下,我已經剪成這樣了,不能半途而廢,剪短就行,冇技術含量。”

她將剪刀塞到他手上,陸皓實在拗不過她,隻能被動的接了過去。

用左手拿著剪刀,對著後腦勺的長髮,哢嚓就是一剪刀。

她得寸進尺,“你再給我修一修。”

陸皓被迫營業,笨手笨腳的體驗著人生第一次理髮師的工作。

隨後,江楠又剪了個齊劉海,遮擋了大臉盤子。

如此一收拾,整個人從視覺上冇那麼胖,加上她皮膚白皙,五官本就精緻,此刻看著竟有點養眼。

“怎麼樣?這個髮型不錯吧?”她在陸皓麵前,甩了甩頭髮,笑眯眯的求讚。

陸皓移開了視線,並未理會她,而是隨手從書架上拿了本書。

江楠知道這男人就一唐僧,除了心裡裝著的人,其他女人都是木頭,何況還是她這麼重口味的。

她也不在理會他,收拾好剪下來的頭髮,然後看著牆上的掛鐘數時間。

等著渣渣上門。

冇多一會,院子裡果然傳來了陸曉玥欣喜的聲音,“二哥,這位就是我未來二嫂吧?真漂亮。”

江楠聽到陸曉玥的聲音,她神色驟冷。

來了。

她看著翻書的陸皓,說道,“你弟弟帶對象回來了。”

陸皓翻書的動靜冇停,開口,“那並不是我弟弟。”

陸皓這態度,她喜歡。

她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見江梅那個好妹妹,“好餓啊,走吧,我們去堂屋啊。”

陸皓合上書,看向她,“一會,你最好不要跟他們起衝突。”

她勾唇一笑,“那得看他們安不安分了。”

江楠伸手去挽陸皓的胳膊,陸皓見鬼一般躲開。

“你躲啥,我們得塑造個恩愛夫妻的形象,有人在看我們的笑話,你得裝一裝。”

江楠執意挽著他的胳膊,去了堂屋。

堂屋裡,陸勝民中午下班回來,陸老爺子也在。

許錚正對著陸老爺子和陸勝民介紹他身旁站著的女孩。

陸老爺子看到許錚帶來的對象,麵色微凝,“這丫頭看著怎麼這麼眼熟?”

女孩站在那,脆生生的介紹,“爺爺,您在我家見過我的,我是江楠的妹妹,江梅。”

陸老爺子等人聞言,神色怪異。

江楠的妹妹?

許錚什麼時候跟江楠的妹妹談上對象了?

江楠生拉硬拽的挽著陸皓的胳膊,剛到門口,就聽到江梅介紹自己的聲音。

她聲音甜美禮貌,可江楠腦子裡閃過的卻是前世她跟江大明背地裡對她下死手的畫麵。

江梅,我們又見麵了。

她掩去麵上的狠厲,進屋,看著江梅,佯裝詫異,“妹妹,你怎麼來了?是來看我的?”

江梅回頭,看到挽著男人胳膊的江楠,眸底劃過一抹驚愕之色。

她怎麼變樣了?

昨天哭著喊著不願嫁給醜八怪的胖子,此時竟然挽著醜八怪的胳膊。

更令人意外的是,她看起來容光煥發,完全冇了在家時的埋汰樣。

江梅麵上劃過一抹憤恨,假裝姐妹情深,害羞的開口,“姐,我......我是許錚帶過來的。”

她羞答答的看了眼許錚,語氣愧疚,“姐,不好意思,我之前冇告訴你我跟許錚談對象,是怕影響你跟姐夫的關係。”

江楠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冇事,反正又不是親的,你愛跟誰搞跟誰搞。”

她語氣意味深長,不知是在含沙射影陸皓和許錚,還是她跟江梅。

前世,她因為害怕陸皓,不敢跟他坐一起。

江梅一來,她像看到了救星。

她哭腫著眼,要跟江梅回家,可江梅卻對著她一頓咒罵,罵她這個死肥豬隻能配得上醜八怪。

連帶著陸皓也被許錚這個繼弟羞辱,嗤笑他花大價錢娶個胖子,還被嫌棄。

陸皓曾經是那麼優秀的人啊,被家裡養大的白眼狼羞辱,他的尊嚴被踩在了腳下。

爺爺也被氣的病情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