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第5章 第5章

-

《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

小說介紹

名字是《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的小說是作家兜兜缺錢的作品,講述主角江楠陸皓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重生新婚夜治好毀容老公》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他眼眸微眯,看著她問,“你不怕我?”

“怕什麼?”江楠微仰著頭,滿臉不解。

他回,“我毀容了。”

她在聽到他說這句話時,內心驀地一疼。

強忍著心痛,擺了擺手,一臉無所謂,“冇事,男人有疤纔有男子漢氣概。”

陸皓,“!!!”

胖丫頭絲毫不懼怕他,反而表現得很熱情!

也對,他臉上包著紗布。

什麼都看不到。

陸皓眼眸微凝,人狠話不多,抬起修長的左手,摘下頭上的帽子,接著,直接扯掉臉上的紗布......…

注視著他的江楠,“......”

那一刻,除了紗布撕拉一聲,房間裡,隻有兩人的呼吸聲。

江楠看到那殘忍一幕,垂在身側的手,微抖。

上輩子,新婚夜她被他這張臉嚇的暈死過去。

後來再見他時,是猙獰的疤痕。

他時常戴著麵具。

此時,她的心像被利刃穿透般刺痛。

他見義勇為,將自己搞成這樣,值得嗎?

而陸皓,被她這麼瞅著,他眸子逐漸幽深。

意料中驚慌而逃的場景並未發生。

這胖丫頭怕不是個傻子?

很快,陸皓否定了這個想法。

因為,胖丫頭的眼神中,有一種情緒。

不是驚恐,更不是詫異,而是心疼?

傻子是不會流露出這種眼神的。

陸皓見她呆滯著,索性直接將紗布扔到桌上,臉上未結疤的傷口,血肉模糊,猙獰可怖,就這麼大刺刺地暴露在她麵前。

不信她不怕!

就看她能堅持多久。

江楠冇想到這傢夥為了不娶她,竟對自己如此之狠。

可真豁得出去。

她知道,他心裡有人,不會看上現在的她。

可她冇想到,是用這麼極端的方式。

果然夠狠!

江楠垂眸,抬手拿起桌上沾了血的紗布,遞給他,“你還是把紗布包上吧,不要讓細菌飛到傷口上,不然會感染。”

“你不怕?”看著沾血的紗布,陸皓自己都膈應。

江楠挑眉,“不怕啊。”

“你願意一輩子麵對這樣一張臉生活?”他注視著她,想從她那張胖臉上看出些什麼強裝鎮定的破曉來。

眼前的女子,神色淡定,胖臉無所謂,“我覺得冇什麼啊,美醜一張皮,人最重要的是內在美。”

陸皓,“......…”

陸皓冇能用血肉模糊的臉嚇退她,隻得重新拿了個新紗布,碘伏之類的,手法熟練地包好臉上的傷。

然後看著她,語氣愧疚地開口,“實不相瞞,我心裡有人了。”

“如果留你在家裡,對你不公平,你應該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雖然,他變成這副模樣,冇有資格,再去赴跟小姑孃的十年之約。

但,他的心裡,卻再也裝不下任何人。

江楠眸子暗淡,“這些話,你婚前為何不說?酒席都辦了,已經對我很不公平了。”

“我想說,冇機會。”

他因為燒傷,住進了醫院,昨天剛回來,就被送進了洞房。

江楠看著他勾唇淺笑,“我也實不相瞞,我心裡也有人,對方是個帥氣的小哥哥,我這輩子非他不嫁。”

聽聞她的話,陸皓眼眸微動。

帥氣小哥哥?非他不嫁?

陸皓彷彿看到瞭解決問題的希望。

然,她話鋒一轉,“但現在,我不能離開你家,不然我家那幫吸血鬼,恐怕又會將我嫁到彆處,多收一次彩禮。”

陸皓輕咳一聲,給她出主意,“你可以去找你的......小哥哥。”

江楠搖頭,“他去遠方了,我在等他歸來。”

此刻,她很想告訴他,她就是當年他救下的那個被拐小女孩。

他們有十年之約。

可理智告訴她,她暫時無法說出這個秘密。

她這副尊容,哪有十年前漂亮小女孩的一點樣子?

曾經,她答應過他,會努力生活,會變強大,用十年時間,變成最美好的自己去見他。

可她食言了。

這十年,她被那家人摧殘成了這副狼狽模樣。

眼下她若說她是當年那個漂亮小女孩蘭蘭,跟網絡奔現大型車禍現場有啥區彆?

況且,前世,陸皓因為毀容,自卑,也冇去赴十年之約。

他也不想讓他的小女孩看到他這副模樣。

現在她得以他媳婦的身份留下來,積極減肥,抓住最佳時機,給他治臉和右手。

是的,前世她學了醫,跟陸皓是同行。

陸皓是西醫,她是中醫。

等彼此熬過這個劫,他們都變成最美好的模樣,再相認。

或許,都不用相認,她一減肥成功,他就能認出他來。

她繼續說道,“我現在離開你家,對你也冇什麼好處,你家大費周章花那麼多錢娶我,如果我走了,我孃家肯定不退彩禮,到時候人財兩空,得不償失,關鍵是你爺爺,可能會受到打擊。”

“以老人家對你這個孫子的盲目疼愛程度,若我走了,他肯定會讓我孃家其他姑娘補缺,你可能不知道,我孃家還有三個妹妹,一個尖酸刻薄,一個浪盪開放,還有個老實巴交的,隻會哭哭啼啼。”

陸皓,“......…”

所以,江家的女兒,冇有一個正常的?

她仰著頭,眼睛眯成了縫,“說來說去,我最適合你,我思想獨立,人格獨立,將來還有可能實現財務獨立,你選我合作準冇錯。”

陸皓來了興致,“合作?”

“對。”她說,“咱倆的婚姻就是個過渡期,我們假裝恩愛,互利共贏,等今後你回城的時候,把我帶出去,我們分道揚鑣,我絕不纏著你。”

分道揚鑣是不可能的。

先穩住他,慢慢培養感情。

陸皓聽到這,眸子稍稍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