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殘疾大佬讓我親親他第6章 第6章

-

《新婚夜,殘疾大佬讓我親親他》

第6章

第6章

內容試讀

第6章

林琴碰了碰方瑩瑩的手臂,在霍青崖看不到的角度,一個勁地朝她擠眉弄眼。

方瑩瑩懵逼了,“什麼是女兒,能吃嗎?我餓了,我要吃......”

她捂著小肚子,舔了舔嘴角。

林琴看到她這副不中用的模一樣的,差點被她氣死。

“......霍總,你看她就是腦子不好使,儘愛瞎說,她的話做不得真。”林琴笑容諂媚。

“我冇搞錯的話,你的女兒,不是個傻子,可她,是。”霍青崖似笑非笑,笑意不達眼底。

聞言,林琴到嘴的話卡在喉嚨不上不下,隻好扭頭惡狠狠的瞪了旁邊一臉單純的方瑩瑩,隨後一臉尷尬的解釋道:“這孩子我從小帶到大,即便我不是她的親生母親,但也勝似親生母親了......”

“哦?”霍青崖勾唇,不怒自威,“是嗎?”

林琴連忙點頭應道:“是......是的......”

“纔不是呢!”方瑩瑩嘟著嘴抗議道:“村裡的阿姨說小孩子隻有一個媽媽,林姨纔不是我媽媽呢!”

林琴麵色僵硬:“......”

小**,不說話會死嗎?!

霍青崖似笑非笑的看著林琴,等著看她接下來又該怎麼圓這個謊。

“霍......霍總,您聽我解釋......”

代嫁這種事要是放到林家之下的那些家族身上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可偏偏這是霍家,但凡有點兒腦子的人都不會傻到去與霍家為敵,這也是林琴為什麼這麼慌亂的原因。

“方夫人,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霍青崖頓了頓,繼續道:“霍家的能力你是知道的。”

林琴臉色鐵青,偏偏還不能發作,隻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您放心......”

就在場麵尷尬到極致時,盧嫂端著剛做好的小蛋糕從廚房走來,敏銳的察覺到客廳內的氣氛不對勁,不動聲色的走到方瑩瑩跟前,“方大小姐,小蛋糕好了,快試試,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

“哇,小蛋糕!我最愛的小蛋糕!”

話落,方瑩瑩直接接過盛小蛋糕的小籃子,左右開弓往嘴裡噻,白淨的小臉上洋溢著孩子的童真和歡喜。

見她這樣,盧嫂忍不住歎了口氣。

雖然方家耍了少爺,嫁了個傻子過來,但這方家大小姐也是個可憐人呐。

“方夫人,想好了嗎?”霍青崖端起盧嫂泡好的茶輕抿了口,似笑非笑的看向低著頭髮愣的林琴。

方瑩瑩聞言,從小蛋糕中抽回視線,眸中劃過一抹精光,笑嘻嘻的開口:“林姨,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

這無疑是火上澆油。

林琴恨得咬牙切齒,還隻能賠笑哄著這個傻子,“瑩瑩乖,你快跟霍總說,林姨平日裡待你是不是很好。”

方瑩瑩眨了眨眼,神情突然一變,恐懼的往霍青崖身後縮了縮,隻露出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林琴。

“嗚嗚嗚......林姨你不要打我,我會乖乖擦地洗碗的,不要打我嗚嗚嗚......”

女孩兒的哭腔來的很是突然,聲音中滿是恐懼,讓人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可想而知,方瑩瑩之前在方家過的都是些什麼日子。

客廳裡瞬間雅雀無聲,室內的溫度驟然下降。

反應過來的盧嫂連忙上前安撫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方瑩瑩,“瑩瑩乖,以後冇人打你了,不哭了不哭了,乖哦。”

“方夫人,今日霍家不待客,請回吧。”霍青崖冷若冰霜的隱隱劃過一道怒氣,“盧嫂送客!”

“是!”盧嫂看向驚慌失措的林琴,做個手勢:“方夫人請。”

林琴:“......”她居然被這小**陰了!

一想到方遠成要是知道了這事兒,她忍不住心煩意亂,畢竟霍青崖現在的態度很明顯是要維護這個小**了,如果因為她的關係導致霍家和方家的合作項目吹了,方遠成絕對不會給她好日子過......

可事已至此,她再想挽回也已於事無補,隻能悻悻然的離開了。

轉身時,她看了方瑩瑩一眼,意外的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幸災樂禍,可等她仔細再看時,對方依舊是那副傻子模樣,口水流到衣服上了都不知道擦。

難道是她看花眼了?

帶著疑問,林琴走出了霍家大宅。

而屋內的方瑩瑩自然冇錯過林琴離開前的那抹震驚,心裡冷笑。

裝了這麼多年的傻子,讓他們一家人欺辱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讓他們付出點兒代價了,不然怎麼能對得起她這麼多年的隱忍呢?

不過在這之前,她得先治好霍青崖的腿......

收斂心思,她扭頭直視霍青崖的眼睛,嘟著嘴指示道:“我要看喜羊羊!”

霍青崖臉黑了黑:“......”

霍家老宅。

“青崖那邊怎麼樣了?”一身藏藍色旗袍的霍夫人躺在貴妃椅上詢問身邊人。

周管家低頭恭敬的回道:“盧嫂那邊傳來訊息,方家換了新娘,將癡傻的方家大小姐頂替方寧寧送來了。”

霍夫人聞言,秀美緊蹙,厲聲道:“方家好大的膽子!連霍家都敢戲弄!”

周管家道:“方家畢竟不是什麼根基久遠的豪門望族,據說這次事情是方遠成的妻子林琴一手策劃的......”

林琴自以為這件事百無一失,卻不料在霍家發現新娘掉包後就把事情查了個底朝天。

霍夫人抬手揉了揉眉心,問道:“青崖那邊怎麼說?”

“盧嫂說,少爺很維護方家大小姐,甚至為了方家大小姐趕走了林琴......”周管家一字不漏的將盧嫂傳來的訊息說了出來。

當時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他也很意外少爺的反應,畢竟自從少爺出事後,脾性變得格外暴躁,這次居然為了一個癡傻的方家大小姐做出這樣的事,怎能讓人不意外。

聽完周管家的話,霍夫人揉眉的動作猛地一頓,旋即歎息一聲,疲憊的說道:“罷了,隻要青崖喜歡,那丫頭癡傻點也無礙,總歸是明媒正娶回來的霍少奶奶,倒也不算虧待,就是苦了青崖那孩子了......”

人家都說女子本弱,為母則剛,霍夫人就是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