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尺度大得讓人惡寒

-

帝都,天氣已入秋,空氣都滲著陣陣涼意。

江晚安背靠著身後洗手間的門,沉悶逼仄的空氣壓的她幾乎喘不過來。

亮著的手機螢幕上是一組照片,男女舉止親密。

女人的臉被完美馬賽克,隻看得見肩膀後的玫瑰紋身。

男人,正是她的丈夫,秦時。

門外傳來水龍頭打開的聲音,伴隨著員工的小聲八卦聲——

“你說江總她這麼能乾,一天到晚在外麵忙,也不怕總裁在外麵乾壞事?”

“是啊,江總雖然能乾,但也不打扮而且快奔三了。”

“他們倆結婚都快三年了吧,也冇個孩子……”

“聽說是江總不能生寶寶……”

嬉鬨聲散開,外麵恢複安靜。

江晚安臉色蒼白的推開門,對麵鏡子裡露出她的臉,一身老氣規整的ol套裝,妝容素淡,長髮紮起卷在腦後,秀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十足的老氣橫秋。

她抬頭看向鏡子,眼前再次浮現剛纔的照片,怎麼可能是她的丈夫,秦時呢?

當初查出她不能生育的時候他都冇有放棄,結婚三年她幫他打理公司,忙裡忙外,也對她體貼有佳。

“晚安姐。”

一道柔媚清婉的嗓音忽然從身後響起。

江晚安收回思緒,冷靜下來。

“晚安姐,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宋心暖走到她身後,關切的看著她。

“冇事。”江晚安往臉上拍了拍冷水,抬起頭,這纔看見宋心暖換了件白色的吊帶長裙,捲髮高高盤起,妝容精緻,還在右眼點了顆水鑽。

“怎麼穿成這樣?”江晚安微愣,拿紙巾擦了擦手。

宋心暖笑彎了眼,親昵的攬住她的胳膊,“晚安姐你是不是糊塗了,今晚是公司慶功宴呀,我們跟薄氏的項目合作成功了。”

慶功宴?

江晚安這才忽然想起,她裡裡外外忙了三個月終於跟薄氏簽了項目,今晚是慶功宴。

差點被剛纔手機裡的簡訊給弄糊塗了。

“那心暖,你等下……”

江晚安手一頓,目光驟然落到宋心暖的後背上,肩膀後的玫瑰刺青明顯不已。

“晚安姐?怎麼了?”宋心暖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般,側了側肩膀,讓刺青顯得更加明顯。

江晚安心臟重重一沉,瞬間跌進穀底。

剛纔還能安慰自己照片是合成的,但此刻,刺青的主人就站在跟前,她還能騙自己嗎?

可是……為什麼是宋心暖?

宋心暖大學一畢業就被她看重選進公司,這些年她對她簡直像對親妹妹一般,秦時也時常打笑她對宋心暖是不是好得過分了。

冇想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