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仇之戀第1章

-

“王純,出去後找個工作,好好做人。”獄警打開門囑咐了我幾句。我點了點頭,透過監獄的鐵窗,我看到監獄門口停著幾輛黑車。梁恭的奔馳,施禮的帕拉梅拉。冬雪紛飛中,兩個人靜靜地站在車前。施禮撐著黑傘,直直地看著門口,梁恭不停地看著手錶。一個是我前男友,一個是我的青梅竹馬。...

“王純,出去後找個工作,好好做人。”

獄警打開門囑咐了我幾句。

我點了點頭,透過監獄的鐵窗,我看到監獄門口停著幾輛黑車。

梁恭的奔馳,施禮的帕拉梅拉。

冬雪紛飛中,兩個人靜靜地站在車前。

施禮撐著黑傘,直直地看著門口,梁恭不停地看著手錶。

一個是我前男友,一個是我的青梅竹馬。

看起來多深情啊,如果不是他們兩把我送入監獄,還囑咐彆人好好“關照”我,我都要感動哭了。

五年前,我把施甜給捅了。

施甜是施禮捧在手心的妹妹,他找到我們的時候。

我還雙手握著滿是血的刀刃向他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

施甜坐在地上帶著哭腔喊了句哥。

施禮的第一反應就是跑到我麵前,反手把我控製在地上。

我當時還懷著施禮的孩子,身體虛弱得冇辦法反抗。

梁恭趕過來的時候,他紅著眼睛質問我為什麼這麼惡毒。

我還冇解釋,就被拷走了。

在法庭上,我冇有律師,而施甜那邊的律師是梁恭。

施甜是輕傷,梁恭唇槍舌戰要求判我五年。

他說“王純,這是你應得的報應。”

我蹲監獄的時候,一開始老被欺負,冇監控的地方,冇人的時候我就捱打。

被扯著頭髮按在臟水桶裡,後腰總是被踹,常常都是淤青的。

一開始我不懂事,總是倔著,彆人打我我也不哭。

打得多了,我就琢磨出味了,為什麼彆人老打我,我就和其中的一個女老大套近乎,我給她洗腳,洗腳水濺我一臉我也笑嘻嘻的。

我還給她洗內衣,乾活。

後來她偷著告訴我了。

“妹子,你也怪可憐的,是有人塞錢了說教訓你。”

我知道是誰,是施禮。

我傷了他的至親手足,他的寶貝妹妹,所以他要讓我不得好死。

恍惚間,我想起來曾經施禮追我的時候,他包了二十幾架無人機。

他說:“純純,以後讓我來保護你。”

我拜托了獄警讓我從後門走,我不想看到他們兩個人。

更何況,萬一他們還冇解氣,還打算報複我咋辦。

我拿他們權貴冇辦法,我的命賤,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我還記得呢,施甜抱著狗站在我麵前語氣叫囂道:“我的狗七十萬,你爺爺一條賤命值幾個錢?”我聽了後瞬間紅了眼睛,我摸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向她衝了過去。

我五歲的時候,我爹騎摩托車出車禍死了,我媽跑了。

我就冇爹冇媽了,就一個爺爺撫養我長大。

我身上吃的穿的,都是爺爺疊紙盒子,踩塑料瓶子,收破爛賺的錢。

我讀初中的時候,我爺就帶我去市裡住了,我們住在棚房下麵,我爺說市裡破爛多,賺的多。

其實不是這個理由,而是爺想讓我在市裡讀書。

市裡的孩子都有小髮卡,我小時候不懂事也鬨著要亮晶晶的小髮卡。

那天,我爺在精品店門口轉了五圈,走進去給我買了個小髮卡。

學校申請貧困生的時候,班主任幫我申請了,還讓她兒子梁恭多照顧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