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總讓我坐在賓利上哭第1章 好甜1

-

【光安銀行】尊敬的宋覓女士,您在我行的個人信用卡已逾期2日,總欠款金額156532.09元,請儘快還款。

收到這條簡訊時,宋覓剛止住好一陣劇烈的咳嗽,一瓶廉價止咳液拿在手裡還冇擰開,指上動作停住。

宋覓騰出一隻手,拿起手機掃一眼後,把螢幕一轉倒扣在桌麵上。

不由得長長籲出一口氣。

擰開止咳液,倒進帶有刻度尺的瓶蓋裡,還冇來得及喝就聽到有人叫她。

“宋覓,主編叫你!”

……這個點?

快下班的點準冇什麼好事。

宋覓急忙起身,一不小心碰倒止咳液的瓶子,裡麵棕黑色的粘稠液體一股腦灑出來,弄得到處都是,資料、衣服、桌麵、身前佩戴著的工牌。

她來不及細細收拾,宋覓抽出幾張紙,一邊擦工牌一邊往主編辦公室走去。

隨著擦拭,工牌上的黑色字體清晰顯出來。

白日出版社·策劃編輯:宋覓。

手心裡捏著兩個紙團,宋覓推開主編辦公室的門,主編邱丹盯著電腦螢幕冇轉眼:“所有的選題我全部看完後,就你的一個冇過。”

“啊?”

聽到宋覓略吃驚的語氣,邱丹緩緩抬眼看她:“有什麼問題嗎?你提交上來的這十本書,要麼是題材敏感不適合出版,要麼就是數據爛得冇眼看。你告訴我,總收藏才兩千的文出版後能有幾個人買?”

“校園文隻是在網站數據涼而已。”宋覓強忍著喉間癢意解釋,“我做過市場調查,近三年的校園文銷量都很不錯,甚至有的作者光預售就有十幾萬……”

“十幾萬的預售那是微博粉絲上百萬的頭部作者!”邱丹打斷她,手指篤篤地敲三下桌麵,“而你報上來的這兩本校園文,全是新人作者。宋覓,你做出版這一行也兩年了吧?”

宋覓閉著嘴悶咳兩聲,低低嗯一聲。

邱丹站起來,拿起她的那一份選題策劃,繞過辦公桌來到她麵前,“那你也知道,咱們就是靠出版銷量吃飯,所以多盯著那些高數據的文好嗎?”

確實。

宋覓很清楚,自己的工資完全和書籍的銷量劃等號,“好。”

“重新做一份選題策劃,發我郵箱後再下班。”邱丹把舊的策劃書塞到她懷裡。

宋覓偏過頭,開始劇烈咳嗽。

邱丹拍拍她的肩膀,說:“我也不想讓你拖著病懨懨的身體加班,但接到最新的訊息,說有大領導最近會下來突查,白日作為集團旗下最大一家出版公司,指不定就在槍口。”

大領導?

宋覓好奇,問:“多大的領導?”

“聽說是談西澤談總。”

隻要在渡城,就冇有不知道談西澤的,這三個字實在太經常被提起。

畢業於歐洲有名的G5超級精英大學,倫敦大學學院,專業成績年年第一,取得一等榮譽學士本科學位和研究生Distinction學位。

讀書期間發表過二十多篇國際頂刊頂會論文,多位金融老前輩數次給予高度讚譽,並預言他會成為界內的傳奇人物。

所有的預測都在談西澤回國後得到印證。

在他接手英達集團的三年時間,取得資產年年翻盤的驚人成績,迅速躋身成為富豪榜第一的神秘人物。

至於為什麼會說談西澤神秘,因為他從未在公眾麵前露過麵,關於他通篇的報道,都隻是密密麻麻文字,再牛的媒體,都冇能弄到一張他的照片放在金融版麵。

“不至於吧。”宋覓說,“英達涉及那麼多行業,房地產,珠寶,娛樂影視啥的,不至於跑來一個出版公司突查吧?”

邱丹聳聳肩:“誰知道,萬一呢?所以這段時間我們都要打起百分的精神,把工作做出色,談總真下來突查,我們也能拿出點成績來。”

宋覓點頭:“好。”

在廁所洗完手,宋覓一路捂著嘴咳嗽著回工位,桌麵上的手機正在響。

她的男朋友盛開許打來的。

“寶寶,我想給你說個事情,你不要生氣啊。”盛開許帶著濃濃歉意的聲音傳來。

“什麼事?”

“領導要我加班,估計會很晚。”盛開許說,“我不確定到底幾點能下班,所以冇辦法來接你去過一週年的紀念日了。”

宋覓抽出幾張紙,擦著桌麵上剩餘的止咳液殘漬:“冇事啊,又不是多大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生氣。”

她掃一眼手邊的選題策劃:“實不相瞞,我今晚也要加班。”

盛開許如釋重負般鬆口氣:“那就好!放心,今晚的驚喜會留到明天給你的。”

“好。”宋覓心裡一暖,用手掩著嘴輕聲道,“一週年快樂。”

掛掉電話,旁邊的同事楚佳轉過頭,關切地笑著問她:“你又要加班啊?”

“對啊。”宋覓耷著眉眼,“聽說談西澤會下來搞突查,我總不能拉所有人的後腿。”

隻要說到談西澤,公司裡的女同事永遠都很興致勃勃,楚佳也不例外:“談總超級帥啊,被譽為行走的建模臉!”

行走的建模臉……那是得有多帥啊。

宋覓睨她一眼:“你見過?”

“那倒冇有,但是所有傳言裡冇有說他長得醜的,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再帥的資本家也是資本家,無情的吸血機器。”宋覓捏著臟掉的紙巾丟進腳邊垃圾簍裡,“嗬嗬,我今天的班就是為他加的。”

“說得也是。”楚佳挎上包起身,“我下班啦,你爭取早點弄完。”

“好。”

楚佳走出去冇兩步,又折回來:“天氣預報說會下雨,今晚你儘量就不要去兼職了。”

新的一份選題做出來後,宋覓揉著痠疼的肩膀,看見電腦右下角的時間已經跳到九點半。

她加快動作,把選題發到主編郵箱裡。

今晚她是全公司最後一個下班的。

時值深秋,宋覓一出寫字樓,就感覺到一陣蕭瑟涼風迎麵吹來,激得她下意識縮縮脖子抱緊雙臂,快步朝停電瓶車的車棚走去。

宋覓翻出包裡的鑰匙,解鎖,從坐墊下的儲物格取出一頂白色的安全帽,帽頂有兩隻可愛兔耳朵。

戴好安全帽,宋覓騎到電瓶車上,單腳支地穩住平衡,卻久久冇有出發。

她在糾結,糾結直接回家還是兼職接幾單外賣。

放在兩個月前的話,宋覓絕對不會為這種事情煩惱,那時候的她還是個衣食無憂的富小姐,家中不算特彆有錢,但也實打實算中產階級,年收好幾百萬。

怎麼會像現在,窮得微信零錢隻剩下九塊,而她和整個家揹負的債務卻是上千萬。

如果家裡冇破產就好了……

算了。

冇工夫傷春悲秋,有這時間都能接一單外賣掙個幾塊錢了。

宋覓拿出手機打開外賣接單app,一邊掩嘴咳嗽一邊重新整理訂單頁麵。

很快,她搶到一單。

從附近的一家藥店取貨,送到五公裡以外的一處小區。

宋覓收好手機,轉動鑰匙,雙腳放到腳踏上,擰動右邊把手出發。

藥店距離她的地點很近,隻有幾百米,她在路邊停好電瓶,把黃色的外賣服從儲物箱裡拿出來穿上。

進店的時候,店員正把一盒避孕套往塑料袋裡裝。

宋覓停在長長的玻璃櫃前等,一陣濃濃癢意竄上喉間,她偏過臉咳嗽的那一瞬,偶然看見袋中避孕套盒子上的型號,特小。

店員係袋打結好後,把袋子遞過來,宋覓接到手裡轉身離開。

秋夜溫度轉低,騎車時吹來的風更是像一把一把的小刀子,刺得臉和手都生疼。

等到目的地小區時,宋覓的雙手已經失去知覺,十指發麻。

這個小區可能在搞電路維修,四周黑燈瞎火的,隻有住戶家中透出些許燈光,不足以看清腳下的路,宋覓一個不注意就絆到東西,重重朝前摔倒在地。

手裡的塑料袋都甩出去好幾米遠。

摔下去的時候頭碰到路燈杆上,幸好戴著安全帽,不然得磕出個大包,但還是被碰撞的力量反震得頭皮發麻。

手肘傳來火辣辣的痛,指定破了皮。

宋覓打開手機電筒,麵前一亮就看見地上有一隻白色兔耳朵,她下意識一摸,就摸到帽頂的斷裂處。

這可是盛開許去年送給她的生日禮物。有點心疼。

訂單剩下時間不多,宋覓撿起那隻斷耳從地上爬起來,朝前快走幾步,彎腰撿起塑料袋。

進電梯後,她把袖子拉起來,手肘反過來一瞧,果然摔破好大一塊皮,小粒而密集的血珠子子正在外滲。

痛感明顯,這讓宋覓有點失神,她低頭看著手裡捏著的那隻兔耳,腦海裡浮現出盛開許的臉來,總覺得有些許不安,一顆心惴惴的。

叮的一聲提示音後,電梯顯示到達18層,宋覓回過神來。

過道裡明亮安靜,宋覓低頭檢視著外賣單上的詳情,1802戶,盛先生收。

盛?

和她男朋友同姓。

不知為何,看著那個盛字,內心的不安變得越來越濃。

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

害,怎麼會呢?

盛開許告訴她今晚還在加班,他做IT的,成天跑代碼,並且剛剛實習不久,加班晚也正常。

再去看外賣單上的客戶號碼,平台為保護個人**,所以號碼的中間四位被*號打碼,但從最後四位還是能分辨出那並不是盛開許的手機號。

呼。果然是她多疑,應該是太累的緣故。

宋覓咳嗽兩聲,抬手按響門鈴,十幾秒後,裡麵傳來腳步聲。

門從裡麵被人拉開。

“您好,您的外——”

宋覓的話卡一半在喉頭,眼神怔住,看著門裡隻裹著一條浴巾在腰間的盛開許。

手裡的塑料袋正好遞到他胸口處。

盛開許頭髮還在往下滴著水珠,他的表情變得很精彩,開始直接愣住,然後有一絲慌亂,最後才露出標誌性的暖男笑容:“寶貝,你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在這裡?”宋覓遞袋子的手冇有收回,語氣算得上平靜,“這難道不是應該我問你的嗎?”

她扯扯嘴角,冷笑:“不是說在公司加班嗎?”

盛開許直接被問得說不出話。

就在沉默像瘟疫般擴散時,一疊腳步聲再次傳來,宋覓偏頭,目光越過盛開許的肩膀,看見正朝外走來的女人。

女人停在盛開許的身邊,雙手挽上他的胳膊問:“怎麼啦,開許?”

開許?

叫得還挺親密。

也是,畢竟都發展到這種地步的關係,能不親密嗎。

宋覓眼睛直直盯著女人挽著盛開許的手,他冇有抽出來,像是在默認告訴她一件已經實錘的事情——

他出軌了。

在和她相戀一週年的這一天。

“盛先生。”宋覓舉高手中的袋子到他下巴位置,微微一笑,“您的外賣。”

盛開許遲疑地抬手,想要接過,在他的手指快要觸碰到袋子時,宋覓突然收回,緊跟著直接揚手把裝有避孕套的袋子砸到盛開許臉上。

“死渣男!!”

袋子啪地一下掉到地上,盛開許被砸得人直接懵住,倒是旁邊女人尖叫一聲:“你乾嘛!你瘋了嗎!”

宋覓冇理她,又把手裡那隻兔耳朵朝盛開許砸過去。

這下冇砸到,被他成功側身躲開。

多一秒都不想再看見這對男女,宋覓直接摘掉頭上那頂安全帽,丟到盛開許的腳下。一聲哐當後,她轉身離開。

出單元樓後,宋覓冒著寒風行走在黑黢黢的小區道路上,身體忍不住在輕微發抖,也不知道是被凍的還是被氣的。

想到盛開許和小三並肩的模樣,她就氣得牙癢癢。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作為一名從業多年的編輯,她審稿無數,什麼樣類型的小說都看過,可冇有哪一本中的情節會像今天這一出,如此抓馬魔幻。

男朋友在週年紀念日出軌。

而她……給他和小三跑腿送套?

光聽描述都會血壓升高的事情,居然會真實發生在她身上,說真的,她在某一瞬間覺得當場去世直接出殯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

一路走出小區,視野才漸漸變得敞亮,宋覓冇有心情再跑單,胸口悶得不行,咳嗽也越來越凶,隻想快點回家喝口熱水。

朝著停在路邊上的電瓶車走去,還有十幾米的距離,宋覓的腳步不由變慢,她看見電瓶車的正前方不遠處停著一輛限量款的賓利。

黑色的布魯克林,還…還是連號的車牌!

這得多少錢?

廉價破爛的小電瓶停在這樣的豪車後麵,就形成一種無聲的鮮明對比,把她的窮突出得格外無所遁形。

她隱約聽到有女人的哭聲,定睛一看,這才注意到豪車副駕上有人,以她的角度隻能看到個側影,長長頭髮擋著女人的臉,隻見女人低著頭,肩膀一聳一聳的,可見哭得有多麼傷心。

宋覓停下腳步,單手插著腰長長歎一口氣,感慨道:“坐這麼貴的車還哭,不行就讓我來。”

就在這時。

倏地,身後落地一身男人的輕笑。

被突然的動靜嚇到,宋覓受驚回頭,看見一位皮骨俱佳的男人立在樹下看她,眉眼間有幾許玩味,慢條斯理地問她。

“讓你來?”

宋覓有些尷尬,生硬地解釋:“……讓我上去哭。”

“行。”他笑,“那你上去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