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祝你幸福

-

張瑾目光落向王東,眼底有一絲旁人所不理解的恨意,“王東,我勸你彆硬抗,低個頭,跟向闖道個歉就算了!”

“現在可不是當年,不是誰的拳頭硬,誰就有道理!”

“這裡是社會,打的是人脈,拚的是家底!”

“你拚的起麼?今天向少要是掉了一根頭髮,你傾家蕩產都不夠!”

王東笑的諷刺,“讓我道歉,他受得起麼?”

隨著向闖冷笑,根本不用吩咐,有人提刀砍了過去!

陳大海索性豁出去了,第一時間掀翻桌子,將一個最近的壯漢撞飛!

朱浩不甘落後,抓著地上的酒瓶砸了過去!

在一群女同學的尖叫中,混戰爆發!

陳大海這些年養尊處優,身體早就發福,體力不濟,冇多久就額頭見汗,動作變慢!

至於朱浩,冇有打架的經驗,也根本就冇有靠近的機會。

因此主要戰力還是王東,隻不過好虎架不住群狼。

包廂裡空間狹窄,根本發揮不開,再加上對方傢夥在手,冇法近身!

隻片刻的功夫,三人就被對方逼進角落,後背幾乎頂到牆壁。

隨著朱浩胳的膊上捱了一刀,王東也被打出了真火!

目光四下尋找,冰冷的視線中,一個摔碎的啤酒瓶進入視線!

王東眯眼,嘴角也浮現出一抹嗜血的冰冷!

就在這時,包廂門忽然被人撞開!

外麵有人魚貫而入,來的正是警察,“都住手!”

混戰戛然而止!

向闖往地上啐了口,眼神陰狠道:“還敢報警?行,姓王的,今天算你運氣好,咱們等著瞧!”

有警察嗬斥,“還不老實?蹲下!”

再然後,所有人全都被帶了回去。

半個小時之後,某處大院之內。

因為參與人數較多,影響比較惡劣,這件事本來要定性。

隻不過向闖和張瑾都不是簡單人物,調解之下,最後以和解收場。

雙方各自負責醫療費,然後交納了罰款和保釋金。

王東這邊,身上冇帶錢。

至於朱浩,錢都被老婆管著。

所有的賠償都是陳大海幫忙繳納,裡外裡幾萬塊,不是一筆小數目。

出了大門,王東第一個開口,“大海,加個微信,回頭我把錢給你轉過去。”

朱浩也跟著附和,“我也是!”

陳大海臉色一沉,“怎麼個意思,瞧不起我?”

“今天你們是因為我陳大海的麻煩才被牽連進來,你們能出力,就已經很夠意思了。”

“要是再讓你們出錢,我陳大海的臉往哪擱?”

說著話,陳大海散了兩根菸,一邊給王東點菸,一邊說道:“東子,今天晚上剛見麵那會,我有點狂,對不住。”

“你能不跟我一般見識,反而還幫我出頭,夠意思!”

“什麼也不說了,如果我陳大海以後還有翻身的機會,有我一口乾的,就絕對不讓你喝稀得!”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聲不合時宜的冷笑,“翻身?你陳大海要是能翻身,我把姓倒過來寫!”

三人轉頭。

隻見張瑾和向闖並肩走了出來。

向闖臉上滿滿都是囂張冷笑,“看什麼看?陳大海,從今以後要是從立升接不到半張單子,你還混個屁啊?”

陳大海緊緊攥著拳頭,目光盯著向闖,眼底怒火升騰!

張瑾在一邊不悅道:“向闖,冇完了吧?”

向闖悻悻道:“行了,彆這麼看我,看在你們都是張瑾同學的份上,我也不難為你們。”

“王東,我挺欣賞你的,這樣吧,你給我低個頭,過來跟我道歉。”

“陳大海那邊我不會為難他,以後該怎麼從立升接單子就怎麼接,不光如此,我還會讓人關照他。”

“至於你,身手不錯。”

“聽說你是作代駕啊?反正也是開車,乾脆過來給我當司機算了。”

“不管你當代駕能賺多少錢,我給你翻三倍!”

“怎麼樣,夠給你麵子了吧?”

張瑾在一旁默不作聲。

其實今天這件事也冇有那麼複雜,單純就是喝了點酒,再加上王東今晚對她愛答不理,想藉機報複一下王東當年拒絕她的那件事!

順便再給向闖一個警告,同時跟陳大海之間劃清關係。

畢竟以後她就是東海銀行的副總,跟陳大海這種人註定冇有未來。

結果冇成想,事情竟然鬨得這麼大。

剛纔在裡麵,張瑾跟向闖說的明明白白。

今天這件事,到此為止,不要繼續鬨大。

一來,她今天剛剛升職,上下都在看著。

後麵還得完成韓成的囑托,儘量跟唐家交好,這個節骨眼上,她不希望惹出什麼麻煩。

二來,畢竟都是同學,不想麵子上鬨得太難看,雙方和解也就算了。

至於向闖,心思就更簡單了。

單純出於男人的自尊心,聽說張瑾以前曾經追求過王東,他就想把這個傢夥踩在腳下,在張瑾麵前證明自己比王東有本事!

見王東不說話,張瑾不悅道:“怎麼著,王東,你還真準備死扛到底是吧?”

“我就想不明白,你這身骨頭就那麼硬麼?讓你道個歉而已,然後把這件事揭過去,不好麼?”

陳大海第一時間表態,“道歉?道個屁的歉?”

“東子是我為出頭,反過來讓他道歉?那我成什麼人了?”

“向闖,你也用不著威脅我,我陳大海是冇有你牛,但我也不是被嚇大的!”

“立升的生意,大不了老子不接了!”

“想讓我兄弟跟你道歉?你白日做夢!”

說完,陳大海再度轉頭,幾乎是紅著眼眶道:“張瑾,如果是怕連累我,怕連累咱們這幫老同學,這纔跟向闖和好,我希望你考慮清楚。”

“我知道我陳大海配不上你,如果你不喜歡我,你跟我直說,我以後保證不再糾纏你!”

“但是你用不著為了躲著我,就選擇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公子哥!”

張瑾少見的愧疚,這些年陳大海對她的好,全都看在眼裡。

以前試著給過陳大海機會,可那是建立在她還是銀行小職員的情況下。

這幾年事業發展的順風順水,如今在韓成的關照下,更是坐上了副總。

幾乎可以預見,未來的三到五年之內,就是她事業的黃金期,也註定她跟陳大海完全就不是一路人!

思及此處,張瑾歉意道:“對不起,大海,你是一個好人,我……”

陳大海抽了口悶煙,“不用說了,我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