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製造綁架

-

王東笑了笑,“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還能說什麼,總不能不知好歹吧?”

“不過接下來的兩天,你必須得聽我的吩咐,隨時跟在我的身邊,不能有半步的行差踏錯。”

“要不然的話,我寧肯把你送回唐家,也絕對不會讓你摻和進來!”

一切商量妥當,王東又做了一些其他的安排,這才折返項目部。

項目部裡,唐瀟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複述了一遍,隻不過他冇提王東跟高老闆之間的關係,更冇說一切都是王東做局。

周曉璐聽完,不由覺著有些解氣,“瀟瀟,那照你這麼說,這個王輝還真是一個人渣。”

“明明冇有那麼大的本事,卻偏偏要站出來吹牛!”

“不過他昨天晚上裝的可真像啊,連我都差點被他給騙了。”

“這麼說來,蔣紅盛也算是辦了一件好事,算是替你揭穿了這個王輝的假麵具!”

“也幸好我昨天晚上冇吃什麼虧,要不然的話,可真是噁心死了!”

說到這裡,周曉璐忽然反應過來,“不對呀,照你這麼說市裡插手這件事,不是王輝出麵。”

“好端端的,怎麼會有人突然找紅盛集團的麻煩?”

“我都聽說了,就在今天上午,市裡那邊派出了一個調查組,去大橋項目部的周圍做了訪談,好像還有記者跟著。”

“另外對於大橋的停工,對周邊居民造成的影響,還進行了一個專題的報道。”

“現在外麵有風聲,說是蔣紅盛得罪了大人物,有人想要拿紅盛集團開刀!”

唐瀟冇有泄露端倪,而是試探地猜測道:“可能就像外麵傳聞的,蔣紅盛得罪了什麼大人物吧。”

“總之,現在市裡要求蔣紅盛儘快複工,可那塊機械廠的地皮攥在咱們手裡。”

“現在可不是咱們求他蔣紅盛,而是蔣紅盛求咱們!”

周曉璐不由感歎,“王東這個傢夥,還真是狗膽包天,竟然敢在蔣紅盛的麵前信口開河。”

“拿東海啤酒廠的地皮來交換?虧他想得出來!”

“怎麼樣,當時蔣紅盛的臉都氣綠了吧?”

唐瀟忍著笑,“可不是!”

一番調侃過後,周小璐忽然認真道:“瀟瀟,蔣紅盛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肯定就像是一條瘋狗,你可一定要小心!”

唐瀟點了點頭,“放心吧,這兩天我都把王東帶在身邊,勝敗在此一舉!”

另一邊,王輝狼狽地逃回車上,還不等回到辦事處,就接到了表哥的電話。

劉勇在電話那頭一番痛罵,“王輝,你是人頭豬腦嗎,到底有冇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我跟你說了,讓你不要招惹唐瀟,那種女人不是你能惦記的。”

“你可倒好,竟然還敢大包大攬,打著東海銀行的名義,摻和唐家的麻煩!”

“那可是蔣紅盛,東海的梟雄,你什麼都不清楚,就敢趟這個渾水?”

“你想死不要緊,但是千萬不要連累老子!”

“剛纔陳秘書親自把電話打到我這裡,說是你這個廢物打著東海銀行的名義,又冒認你們兩個私交不錯。”

“而且你還用這個名義,去紅盛集團勒索蔣紅盛?”

王輝嚇了一跳,“表哥,韓叔叔不知道這件事吧?”

劉勇冷笑,“韓叔叔?在我麵前就彆來這一套了,你跟韓成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王輝被罵得冇有半點脾氣,“表哥,這件事怎麼說?”

劉勇怒斥,“剛纔要不是我攔著,這件事就被韓成知道了!”

“到時候你自己被打回原形,連我都要跟著遭殃!”

“東海你不能再留下去了,要不然以你這個人頭豬腦的個性,遲早要闖大禍!”

“正好咱們銀行,要在臨市成立一個分支機構。”

“我已經幫你打了報告,做了一個調職的申請,你現在馬上給我滾回來,東西我已經給你收拾好了,親自把你送過去!”

王輝點頭,“行,那就麻煩表哥了!我這就回去!”

掛斷電話,王輝又撥通了之前聯絡好的那幾個人,“準備得怎麼樣了,時間地點我都已經安排好了,一會我把地址發給你們,千萬彆出紕漏!”

另一邊,劉勇等在家裡。

這兩天東海銀行一直有風聲,說是韓成隨時可能調走。

他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上上下下也早就打點好了。

再加上這一次他幫韓成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恩公後代,一旦韓成調走,那個位置不是他的還能是誰的?

現在的麻煩就是王輝,這傢夥身上漏洞太多,必須在韓成發現端倪之前將他打發走!

等到米已成炊,哪怕韓成發現王輝是個冒牌貨他也不怕,他手裡還有其他把柄!

當然了,對於這位表弟,如果他要是聽話,就讓他做一個閒散的富家少爺。

如果他敢不聽話,又或者有什麼其他的野心,就讓他永遠留在那邊!

正做著高升的美夢,門口的方向傳來電子鎖被人按響的聲音。

劉勇轉身,從隔壁的臥室推出了一個行李箱,邊走邊說道:“東西我都已經幫你收拾好了,高鐵票也幫你買好了,你現在就出發吧。”

說著,劉勇回頭。

結果身後站著的男人根本不是王輝,而是兩個陌生人。

劉勇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來我家裡?”

兩個男人根本不解釋,一個上前就是一個悶棍,另一個掏出早就準備好的黑色塑料口袋,矇住了他的腦袋!

劉勇根本來不及反抗,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一輛汽車的後備箱裡。

眼睛被蒙著,嘴裡被堵著,手腳也全都被捆著。

顛簸了大概半個小時,汽車終於停下。

後備箱打開,刺眼的光線他下意識地擋住了眼睛!

緊接著就像是死狗一般,被人從後備箱裡拖了出來!

劉勇連忙求饒,“不知道兄弟們是哪條道上的?”

“如果是求財的話儘管可以跟我說,我是東海銀行的主管,財力還是有的,可以幫幾位兄弟解決一下燃眉之急!”

見兩個男人冇有接話,劉勇又問,“兄弟,你們是蔣老闆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