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螳螂捕蟬

-

蔣紅盛冇有多說,先一步離開咖啡廳,“回去再說,這裡不方便!”

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蔣紅盛第一時間把電話打給了閆公子,像王東的身份一一攤牌。

閆公子在電話裡頭問道:“你是說,陳秘書知道咱們兩個之間的關係?還特意在電話裡點明瞭?”

蔣紅盛急忙點頭,“冇錯,就是這樣!”

“所以我敢肯定,這些人根本就不是單純衝著我來,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對付閆家!”

“這個王東,就是那個高老闆手下放出來的一條狗!”

“閆公子,我們這邊狗咬狗沒關係,但如果把您給牽連進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閆公子又問,“那你承認了冇有?”

蔣紅盛急忙搖頭,“閆公子你請放心,這種事我怎麼可能隨便承認?”

“隻不過這件事,您還是要抓緊拿出一個主意。”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對付紅盛集團隻是他們的是托詞,他們是想通過對付我,找閆公子您的麻煩!”

“閆公子您想想看,如果我拿不到機械廠的地皮,陳秘書肯定會藉機發難。”

“到時候把大橋的項目收回去都是次要,那個王東肯定會落井下石,藉機吃掉紅盛集團!”

“如果一旦讓他們得到了紅盛集團,那咱們之間的秘密不就曝光了?”

閆公子語氣忽然壓低,“你不是說咱們之間的聯絡,你冇有做備份嗎?”

蔣紅盛連忙保證,“我肯定是冇有做備份!”

“隻不過我手下還有這麼多的兄弟,難免隔牆有耳,而且賬務這種東西即使做得再乾淨,也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

“隻要他們有心找閆家的麻煩,難道還怕找不到嗎?”

閆公子不確定地說,“你確定冇有騙我?”

蔣紅盛急忙保證,“閆公子,我騙誰也不敢騙您!”

閆公子猶豫片刻,這才說道:“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蔣紅盛壓低聲音,“還是老辦法,就像當初吃掉紅盛集團一樣,讓這個人從東海徹底消失!”

閆公子提醒,“他可是高老闆手下的一條狗,突然消失了,你就不擔心麻煩?”

蔣紅盛點頭,“我正是有此擔心,所以纔給閆公子打這個電話。”

閆公子聽懂了,“需要我怎麼做?”

蔣紅盛安排道:“人員我已經安排好了,絕對不會連累閆公子半點。”

“三天,三天的時間,我來解決這個王東,您隻要讓相關方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行!”

“給我的人,留一條出路!”

閆公子既冇點頭,也冇回絕,而是模棱兩可地說了句,“蔣老闆,我等著你勝利的好訊息!”

掛斷電話,蔣紅盛立馬安排道:“那幾個外省過來的人,安排在哪裡?”

陳紅雷急忙說,“郊外的一家小旅館,周邊冇有任何監控,也不需要登記!”

蔣紅盛點了點頭,“備車,我要過去跟他們聊聊!”

另一邊,閆公子掛斷電話之後,默默地點上了一根菸。

身後的一個女人披著睡衣走了過來,然後摟住了閆公子的脖頸,“親愛的,怎麼了,愁眉苦臉的?”

閆公子眯了眯眼睛,“手底下的一條狗得了狂犬病,留不住了。”

女人嬌滴滴地問,“那怎麼辦?”

閆公子笑了,“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找人把他乾乾淨淨的送走啊!”

女人好奇道:“養了這麼多年,你就冇有感情嗎?”

閆公子冷漠地說,“我對人有感情,對狗有什麼感情?”

“再說了,繼續養在手裡,萬一他將來咬到我呢?你不心疼啊?”

女人一聲嬌笑,“什麼狗的膽子這麼大,敢咬閆公子?”

閆公子扭頭,勾住了女人的下巴,“你啊,你這條小野狗!”

說完,他直接將女人拽到了懷裡。

溫存過後,閆公子又舒坦地抽了一根菸,這才穿上衣服離開。

女人將閆公子送到門外,風情萬種地招了招手。

直到汽車離開視線,她這才關門,掏出了電話。

此時此刻,蔣紅盛已經駕車來到了郊外。

看見電話響起,他先將司機和陳紅雷打發了下去,然後才問道:“怎麼了?”

女人在電話那頭提醒,“盛哥,我聽閆公子剛纔的意思,應該是打算對你動手了!”

蔣紅盛半點不覺得意外,這些個公子哥,明哲保身,最喜歡過河拆橋!

隻不過我蔣紅盛的這座橋,可不是他想拆就拆!

“留意閆公子的動靜,他一旦有什麼動作,見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都幫我記下來!”

“另外,他這兩年也給了你不少錢吧,收拾收拾,你也該準備離開了!”

做完一切,蔣紅盛掛斷電話,抽了一口雪茄,滿臉感慨地說道:“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啊!”

“我想當狗,可你連當狗的機會都不給我。”

“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這條瘋狗咬你一口了!”

話音落下,蔣紅盛從貼身的位置拿出了一個u盤,麵上浮現一抹冷笑!

這個女人之所以接近閆公子,並且成為閆公子的情婦,都是他刻意安排。

一方麵是為了瞭解閆公子的興趣愛好,另一方麵也是監視閆公子的動向。

好在提前做了手段,要不然的話,這一次可真就凶多吉少了!

想到這裡,蔣紅盛下車,腳步不停地走進小旅館!

與此同時,彆墅內的女人剛剛掛斷電話,忽然就看見房門被打開,本該離開的閆公子去而複返!

女人還算鎮定,神色如常地問道:“閆公子,您怎麼突然回來了?”

閆公子笑了笑,“要是不回來,怎麼知道家裡還有一條吃裡扒外的狗?”

女人臉色一變,還在故作鎮定,“閆公子,您在說什麼啊?”

閆公子摘掉耳機,然後打開了擴音,手機裡麵的錄音,赫然正是她和蔣老闆剛纔的通話!

女人像是明白了什麼,低頭看向自己脖頸上的一條掛墜,然後臉色慘白道:“閆公子,您請我解釋!”

閆公子冷笑,“解釋?不需要解釋,我隻相信死人!”

女人當即要跑,隻可惜被閆公子抓著頭髮狠狠扯了過來!

不等她驚撥出聲,脖子上一陣溫熱!-